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第五节 直下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545 2019-05-17 17:00:03

  “你知道吗?我刚知道老婆怀孕时,也有点懵。可一切已成定局,想改也改不了。说实在的,我很羡慕你现在的状态,想干嘛就干嘛,自由潇洒。”

  “行了,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无房无车,将来也不会有家庭,大概率孤独终老,哪比得上你,坐拥两套房子,有家庭有事业,马上又要当爸了,标准的成功人士。”我尽量在控制,可语气仍发酸。

  “你不知道我压力有多大,每月还了贷款,也不剩下多少。现在老婆怀孕,工资收入少了很多,将来孩子一出生,各种花销更是不用说,像个无底洞。我岳父母逼着我买车,说有了孩子,没车子不方便,可我哪还有钱?每天一醒来,这些事就堆在心里,一刻也不敢松懈。“

  “别说得这么可怜,实在不行可以卖一套房子。”

  “我想等将来宽裕点了,卖掉一套,换套大的住,不然小孩出生,住着挤。现在卖了,也没钱买大的,要是到时候房价再涨一涨,卖低买高,岂不吃亏?”

  “这些我不懂。我过生活不喜欢勉强和将就。换成我是你,大概早崩溃了。”

  “当初叫你买房,你一直不买,现在要买得多花一倍的钱。”

  “行了,不说这个了,往事不可追,确实有点遗憾,但终归是我自己作出的选择,后果只能自己来承担。后悔也无用。来,喝酒。”说不后悔是假的,可又能怎么办呢?个人终究无法对抗大势。逆势而为,难逃成为炮灰的下场。

  一瓶酒很快又见了底,他说兴致好,又叫了一瓶。三瓶红酒下肚,彼此皆有了四五分的醉意,我喜欢这种微醺的感觉。整个世界的边界都在慢慢消融,包括我和他。

  “你明天就要走了,下次见面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我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因酒劲而变得粘连。

  “是啊,一年能见一次算好的了。”他的话语也有些缠绵的意味。

  “不如晚上去你的酒店促膝长谈吧?”我终究说了出来,心跳加速。

  “好啊。”他笑着一口应下了。“我们好久没睡一张床了。”

  “我们走吧。”我立即叫来服务员结账。

  结了账,我把着他的手臂下楼,在路边打车回到他住的酒店。电梯里,他身上的酒气混合着汗味直往我鼻子里钻,仿佛世上最烈的催情药,我的理智在逐渐丧失。

  房间很大,拉开窗帘可俯瞰城市绚烂的夜景。霓虹闪烁,耀人心目。他似乎累了,一进门就往床上一趴。我打开空调,觉得口渴,喝了半瓶水,走到床边坐下。

  他突然翻身坐起来,说要喝水。我把剩下的半瓶水给他,他接过喝干,空瓶拿在手里,用力捏扁,扔进垃圾桶。

  “有烟吗?”

  我掏出烟点上递给他:“我以为你戒了。”

  “戒了一段时间。”

  我们在房间里抽着烟,一时间都没说话,烟雾飘上天花板,又扩散开来,被玻璃消弱的汽车喇叭声听起来闷闷的。

  他先抽完了烟,进了洗手间。门被关上,传来马桶盖掀起的声音,尿尿的声音,冲水的声音,洗漱池水龙头极速出水的声音。接着门打开,他走了出来,脸上挂满水珠,衬衣半敞开,露出厚实的胸肌。

  我突然有点害怕,这害怕甚至压倒了长达十年的期待和此刻蓬勃的欲望。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以后该如何面对彼此?我像突然才想起他已婚,是别人的丈夫这个事实。

  他慢慢走过来,我不敢看他的脸。他在我身边坐下,柔软的床往他那边倾斜过去。

  “我有件事想找你帮忙。”他开口说道,声音有点低沉。

  “什么事?”我迎上他的目光,他却撇开了脸,望向窗外被灯光染成暗红的夜空。

  他在犹豫。我的心快要跳出胸腔。是要我帮忙解决生理问题吗?毕竟他老婆怀孕了。

  “能借我点钱吗?”

  “多少?”

  “八万。”

  “用来干嘛?”

  “付车的首付。”

  “好。”

  “我是没办法了,只能向你借。”他叹了口气,双手握住我的肩膀。他的手心很热。

  “我知道,没问题。”我说,“我手机没电了,明天要上班,得回去充电。”

  “你要回去了?”

  “是啊,你也困了,早点休息吧。”

  我起身出门,他要送我下楼,被我制止了。只在房间门口告别。他的眼神一直在渴望着与我对接,我却无心于此。门关上的瞬间,我终于望向他。他呆呆的立在房内,目光哀伤而无奈。

  我笑了笑,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