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四 探险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744 2019-06-04 09:26:55

  班里的男同学都会购买武侠小说,却不会多买,相互之间交换着看,看过后再折价卖给书摊。只因买一本小说几乎要花掉一个星期的伙食费。到了月底,没钱吃饭了,便要向女生借饭票度过难关。

  我让父亲给我买,他拒绝了,怕影响我学习。无论我怎样恳求,他都不答应。我只好趁月假时,用自己的零花钱偷偷的买了带回学校看。

  周六晚上,我照例在陆尚飞的陪同下给家里打电话。这一回却是父亲接起。他说母亲在姨妈家帮忙没回来,大表姐明天出嫁,他们不能来学校看我。这一消息让我当场哽咽了。

  “男子汉志在四方,你太恋家了。”父亲说着叹了口气。

  我长大之后,让父亲失望了。我虽在远离家乡的城市生活,却胸无大志,沉迷于触手可及的小幸福得过且过。

  不过,是他先让我失望的。

  挂断电话,我无法从哀伤的情绪里走出来。陆尚飞搂着我的肩,默默陪我走回宿舍。他大概也找不到新鲜的话语来安慰我。很久之后我才明白,陪伴本就是最大的安慰。

  我睡不着,他陪我躲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看小说。已是初秋,夜里清凉,秋虫在窗外鸣叫,仿佛在说,“快睡吧,快睡吧。”

  我们睡着了,忘了关电筒。

  次日天清气朗,凉风习习,秋日的阳光纯净明亮,蓝天之上无一丝云翳。桂花开了,浓郁的香味随清风送进教室。早上是自习课,我恹恹的,打不起精神来。

  “你看书吧,我帮你放哨。”陆尚飞说。

  “好吧。”

  班主任不时从窗外窥探,陆尚飞很警觉,我从未被抓到过。小胖子没那么好运,他正在看的下册被缴了,还挨了一顿训斥。我手上的中册马上看完,无下册为继,不由闷上加闷。

  中午勉强吃了几口饭,陆尚飞见不得浪费,劝我多吃,可我嗓子像被堵住了,食难下咽。他摇摇头,把我剩下的饭菜也吃了。

  回到宿舍,我倒在床上午休。阳光过于刺眼,难以入睡。心里难受如坠铅块,抬脚轻轻踢了踢上铺的床板。

  陆尚飞探下头来:“走,我带你出去玩。”

  “去哪啊?”我并无多大兴趣,只觉得累。

  他翻身下床,凑到我耳边说:“想不想去县城?”

  “怎么去啊?学校都出不去,出去了也没车。”我看着他,他抬了抬眉,眼里闪烁着胸有成竹的笑意。

  “这个你不用管,我有办法。”

  他不由分说把我拉起来,我只得穿上衣服随他出了宿舍。午间阳光亮得晃眼,悄无声息的洒在安静的校园里。陆尚飞在前,一路往操场走去。我很好奇,也有点期待。

  要是能出去,回不回家呢?表姐结婚,爸妈应该不在家。不回的话,哪怕买几本书和吃的也好。这样一想,心情似乎好了些。

  多年之后,偶然想起这段时光,记忆已模糊不清,可发生在这个下午的事,却清晰如在昨日,每一个细节,都似深深印在心头,时光无论如何冲洗不去。

  那一路上都没见到有人活动,鸟儿在树梢鸣叫,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我们来到操场边的一条臭水沟旁。水沟里长满了黄白色的絮状物,随水飘动,臭气熏人。

  “怎么出去啊?”我忍不住问道。

  “跟我来就是了。”他回头笑道,“当心别掉进沟里,不然臭死人。”

  他不放心的拉住我的手,沿着水沟往前走去。岸边长满比人高的茅草,在风中簌簌作响,越往深处去,茅草越茂盛。我兴奋起来,有一股置身于探险的紧张激动感。

  “到了。”

  我们来到了水沟的尽头,一堵围墙拦在前面,水沟从墙下流出去了。

  “从水沟里穿过去?”我惊讶的问道。

  “怎么可能!”他指着靠墙长着的一棵泡桐树,“看到没,那树后的墙头缺了个口子。我们从那翻出去。”

  “可我不会爬树。”我望着高高的墙头,有点害怕,“太高了,上去了下不来怎么办?”

  “不要紧,我保你摔不着。墙的那边有石头垒的台阶,很容易下去。”

  “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人说的。”

  他说着走到树和墙的中间,蹲下去,向我招招手,说道:“你相信我吗?”

  “当然相信啊。”

  “那就听我的。你扶着树,踩在我肩上,我送你上墙头。”

  他的语气让人无法拒绝,我慢慢挪到他身边,双手抱住那不甚粗大的树干:“你要是受不了就跟我说。”

  “你放心踩,一百多斤的稻谷我都扛得动,你才多重啊。”他笑道。

  我还是脱了鞋子,左脚轻轻踩上他的肩窝:“我要上去了。”

  我双手用力,右脚也踩了上去,全身重量压在他身上。他略一晃就稳住了。

  “你扶稳,我要起身了。”

  他慢慢发力稳稳的站起来,似乎很轻松,我也松了口气。

  “你攀住那根树枝,我要转向了。”他叫道。

  有一根手臂粗细的树枝伸向墙头,我忙用手钩住,随着他转身,一点点靠向墙头。当我的双臂成功搁在墙头,心里涌起难言的兴奋和愉悦,此前缠绕盘桓的愁绪如烟云散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