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五 崩塌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902 2019-06-04 09:32:49

  我们翻过围墙,越过小溪,在长满了青草的泥路上见到三四个中年大叔。他们靠坐在摩托车上抽烟,向我们招手。

  我惊讶的望着陆尚飞,他说他们在这里等客。我们上了其中一辆。师傅避开校大门,专拣小路绕着走。车速很快,我有些害怕。陆尚飞从后面搂紧我的腰,我也紧握住他的手。

  “很快就到了。”他凑在耳边说。

  秋日澄明的阳光在眼前铺开,金色的稻田成片相连,一眼望不到边际,沉甸甸的稻穗轻轻摇颤,稻香在风中浮荡。

  我的心忽的动了动,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我感到有一股力量从陆尚飞手心传过来,暖洋洋让人身心怡恰。我惊奇的发现,这个世界前所未有的清晰明亮起来。

  “师傅慢点开。”我激动的叫了出来。

  “好嘞。”

  我回过头想跟陆尚飞分享这一奇特的体验,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

  他冲我笑了笑,道:“你很少坐摩托吧?”

  “嗯。”我点了点头,“我现在很开心。”

  我希望这一段路途更长一点,最好永远不会到达终点。

  师傅送我们到县城外郊的公交站,不愿意再往里走。我准备付钱,一掏口袋,发现钱不见了。我把全身的口袋掏了一遍,只掏出一串钥匙。

  “我记得我带了钱的。”我说,十分懊恼。

  “可能在翻墙,要不就是在来的路上掉了。”他说罢付了车费。

  他的钱只够再坐车回去,没法买书和零食。

  “反正都出来了,我们随便逛逛吧。”他笑着说。

  我勉强点了点头,随他上了公车。车上人不多,我们找了位置坐下。

  掉钱的事让我心气难平,本来书和零食买不买无所谓,一旦计划好了,那就非买不可,不然我心里过不去。我妈常说我性子倔,虽然我表面看起来很温和。

  “你家住哪啊?”

  他似乎觉察到了我低落的心情,不断逗我说话。公车走走停停,驶入了城区。周日下午,街上比往常热闹,我看到不少其他学校的学生。

  “就住在河那边。”

  忽然之间,我想到了什么。公车到站,我急急拉着陆尚飞下了车。

  “走,去我家,我有钥匙。”我兴奋的说道。“我家里有钱!”

  我带着陆尚飞走过拱桥。桥上热闹,挤满了卖吃食的小摊贩。桥下一弯碧水浮荡北流,蜿蜒穿出城去。河岸边种满了樟树,四季常绿。

  “从那棵大樟树往左拐,上坡就到我家了。”我对陆尚飞说。

  转过路口,是一条徐缓向上的宽阔水泥路,路边种着高大的广玉兰。越往里走,越是清静。

  “这里住着蛮舒服的吧。”陆尚飞道。

  “是啊。快到了,你看到前面院子里那两棵桂花树了吗?像伞盖一样的,那就是我家了。”

  我掏出钥匙,打开前院的绿漆铁门,发现父亲的车停在桂花树下,车顶星星点点落了薄薄一层花粒。客厅的门未关,我心中一喜,跑进去却没见到父母的身影。

  我张口要叫,转而又想他们可能累了,在楼上睡觉,便住了口。我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和水果放在茶几上,又从柜子里翻出饼干和糖来招待陆尚飞。

  “你先坐会儿,我存的钱放在房间,我上去拿。”

  “你去吧,这电视机真大啊。”陆尚飞惊叹道。

  我替他打开电视,调小音量,才往楼上走去。

  二楼有个小客厅,我的房间在左边,父母的房间和书房在右边。我正准备往房间走去,忽然听到他们的房间传来一阵声响。我以为他们起床了,高兴的跑过去,正想敲门。

  门突然间打开了,父亲站在门口,吃惊的看着我。他的衬衣敞开着,脸上红晕未消,像喝过酒,没等我叫他,门“嘭”的一声又关上了。

  门关上的瞬间,我似乎看见了父亲身后的人影。直觉告诉我,那个人一定不是母亲。我有点懵,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门再次打开,父亲的衣服已经整理妥当,他从半开的门挤出来,反手把门关上。

  “妈还在睡觉吗?”我说,低下头没有看父亲的脸色。

  “是啊,她累了,我们别吵她。你怎么回来了?好了,我们先下楼去。”

  “嗯。”

  父亲牵我下楼,他的手很烫,手心里全是湿粘粘的汗。那段楼梯路似乎比以往要长一些,父亲没有说话,我也保持沉默。

  下到一楼客厅,一切才恢复正常。陆尚飞站起来叫了一声叔叔好。

  “好,你们是偷偷跑出来的吧?”父亲在沙发上坐下,点了一支烟,笑着说道。

  “是我带卢青出来的,他在学校不太开心。”陆尚飞也笑着说。

  “他就是太恋家了。你在学校多开导开导他。”

  “他学习成绩比我好得多,是我向他学习。”

  他们在聊天,我无心插言。脑海里不断闪回父亲关门的片断,那人影明显是个女的,却不是母亲。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一想到这里,就再想不下去。

  父亲的一支烟抽完了,他对我说:“你妈还不知道你回来了,你不要对她说,免得她担心。你们这样偷溜出来很危险,这一次就算了,下不为例知道吗?”

  “知道了。”我应道。

  父亲掏出钱包,给我了一笔钱。

  “我等会还有事,不送你们回学校了。你们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他站起来送我们出门,我不时回头,父亲仍在门口,直到我们走到路口,他才回去。我停下脚步,回头望着那栋我从小住到大的房子,心里充满了难以断绝的悲伤。

  “你怎么了?”陆尚飞道。

  “没事。”我紧紧握着他的手,“我们走吧。”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