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三、兄与妹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2016 2019-08-04 21:03:55

  母亲下楼后,我躺在床上,思绪万千。父母离异后,母亲所有心力全放在我身上。我努力学习、工作,不想让她失望。可是有些事情,勉强不来。

  迷糊中,我听到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睁开眼,赵毅正看着我笑,他的眼眸明亮如星,笑意敛在眼底。他说,我终于等到你了。他的脸越凑越近,我努力抬身,想尽快接触到他的唇,可我怎么都用不上力。他的笑容渐渐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我猛的坐起来,窗外的阳光火热依旧,热风一阵阵涌进来,我浑身被热汗浸透。原来是南柯一梦。我坐在床边点了一支烟,一时忘了身在何处。

  日渐西斜,热浪丝毫不见消停。志达叫我下楼吃饭。一楼堂屋摆下三张圆桌,菜品陆续上桌。我终于见到了这场婚礼的主角。

  志远下午去县城装饰婚车,顺带拉满了一车冰啤酒回来。他肚子上长了一小圈肉,看起来成熟稳重许多。

  “恭喜啊。”我笑道,“这车很漂亮。”

  “表哥,这回我抢先了。”他大笑道。

  “对了,赵毅会来吃晚饭吗?”

  “会啊,你跟他还有联系?”

  “没,今天在村口碰到了。”我心中大定。

  客人依次落座,屋里嘈杂,我不时抬头往门外望去,晚风在夕阳斜照的田野上掠过,并无赵毅身影,却见小表嫂带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那女孩身材高挑,粉白肌肤,穿着浅绿色连衣裙,亭亭玉立,如一支含苞待放的夏荷。她大方与我对视,点头微笑。那双清透的眼眸带给我一丝似曾相识的错觉。

  在哪里见过呢?

  小表嫂巧妙的把她安插在我旁边坐下,还不住给我使眼色。我暗叹了一口气,即便我对她无所求,作为男人,此时情景下主动开口,也是一种礼貌。

  我思考着该如何搭话,她突然凑过头来,轻轻说道:“听你表嫂说,你从来没有恋爱过,是真的吗?”

  她身上有着沐浴过后的清淡香味。我想起小时候的夏日傍晚,母亲带我在河边散步的画面。那时母亲身上浮荡着的,也是这种让人安宁的气息。

  “如果单恋不算的话,应该是的。”我笑着说。

  “不好意思,我只是很好奇,没有冒犯到你吧?”

  “没事。”我笑道,“这是事实。”

  她点了点头,笑望着我道:“对了,我叫赵敏,我们小时候见过的。”

  “难怪我觉得眼熟。”我说,实际上我毫无印象,或许是女大十八变的缘故。

  她的姿态落落大方,我也未故作冷漠高傲,我们断续聊着,气氛融洽。一顿饭快吃完了,仍不见赵毅踪影。

  表弟他们很热情,一个劲灌我酒。也不知喝了多少,只觉头脑发沉,身体却轻飘飘的。我找个借口避到大门外的田埂上透气。

  天尚未全黑,大地笼罩在一片濛濛的蓝光里,晚风终于清凉。赵毅为什么没来呢?真让人失望啊。我点上一支烟抽着,拍打脚上的蚊子。

  “你还好吧?”赵敏从身后走来。

  “酒有点多了。”我转身答道。

  “你们男人是不是都爱抽烟啊,我哥也是,烟像长在他嘴上一样。”她笑着说。模糊天光下,她白皙的面庞浮现一抹红晕,如夏日刚熟的蜜桃。

  我暗叹一声可惜,准备找机会终止这次相亲。我不擅于拒绝,因为我深知被拒绝有多难受。她若对我无意倒也罢了,否则我必须要掐掉这苗头,以免引发更大的伤害。

  “男人爱抽烟大概是一种天性。”我笑。

  “就像女人爱买包一样。”她哈哈一笑。

  “天性不可违。”我道。

  她若有所思的望着夜空渐亮的星,忽道:“你应该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按理说不可能一直单身,更不需要相亲吧?”

  “你也不需要相亲啊。”我笑道,“学校里追你的人数不清吧。”

  “哪有那么夸张!”她直视着我的眼,“对了,你说你单恋过?”

  “大学时候的事。”

  “没有表白吗?”

  “喜欢一个人是瞒不住的。”我说。

  “那挺遗憾的。”她理了理垂在耳边的秀发。

  “感情的事无法勉强。”想起那个曾经求不得的人,我心里仍余淡淡酸楚,“喜欢与不喜欢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任你如何努力,也无法跨越。如今那个人已婚,要有小孩了,我也看淡了。”

  “听起来很无奈。”她轻轻说道。

  “嗯,人生无奈的事挺多的。”我熄灭烟头,“慢慢习惯就好。”她目前暂无明确的表示,我直接拒绝会显得自作多情,只好委婉暗示。

  “我们都还年轻啊,未来很长,愿望总有实现的机会。”她笑道。

  “你年轻,我不年轻了。到我这个年纪,人生的大框架已定,可能性在慢慢减少。”我叹道。

  “你有点悲观啊,男人三十不是正当年吗?何况你看起来是很年轻的。”

  “其实,我对婚姻也是持……”我刚说到这里,被身后传过来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蹲在那里不怕蚊子?吃过饭了吗?”

  我心中一喜,急忙回头,只见赵毅棱角分明的脸浮现在淡微的月色中,他正慢慢走近来。我这辈子,太容易被这样的长相惑了心神。

  “哥,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们都吃完了。”赵敏叫道。

  “今天忙,我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他穿着白背心,脚趿拖鞋,手里夹着根烧了一半的烟,笑向我点了点头。

  “你们是亲兄妹?”我心中转过无数念头,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不像吗?”赵毅笑道。

  他们站在一块,确有几分像,特别是眼睛。我的脑袋乱成一团。我对婚姻持悲观态度这样包含拒绝意味的话已说不出口。除非我不想再见到赵毅。

  “哥,你还没吃饭吧?”

  “还没。”他非常自然的舒展手臂搭上我的肩,“走,我们进去喝两杯。”

  我沉醉在他混合着烟味的清爽气息里,无力抗拒,其他的事先丢过了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