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四、迎亲日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884 2019-08-07 09:29:01

  那一晚我喝醉了,醉到断片。

  最后的记忆碎片是赵毅半抱着我在路边呕吐。当我醒来,我独自躺在志达的房间里,阳光刺得睁不开眼。我勉强坐起来,喝光摆在床头的水,从烟盒里抖出烟抽着。

  宿醉让我头痛欲裂,胃阵阵收缩。昨晚那大段失忆的时间里,我有否做出丢人的事情?我不确定,也无信心,酒会让人失控。一想到这点,我就一阵心惊肉跳。

  我努力回想,仍想不起任何事情。往常的他不言不语,我已心旌摇荡。而彼时的他醉意朦胧,眼角眉梢皆是旖旎春光,如烈焰如蜜糖,而我无异于失去自制力的飞蛾。

  我到底有没有暴露自己?

  我越想头越痛,却没有勇气去找人求证。今天是志远结婚的日子,楼下异常安静,大概是迎亲队伍已出发了。可我不敢出这个房门。若是昨晚真有出格举动,后果不堪设想。母亲也会受到连累,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我开始后悔不该喝那么多酒,可昨晚的赵毅兴致勃勃,我根本无法刹住车。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再无力改变什么。我深吸一口气,来到窗前,点上一支烟。

  窗外阳光灿烂,清风微拂,天空碧蓝如洗,远山青翠,横亘在稻田尽头。这是一个宁静而美好的平凡夏日清晨。心头的焦虑和后悔沉淀下来,一股莫名的轻松感在慢慢的旋转上升。

  若一切不可挽回,我相信母亲依然会爱我。我会劝她提前退休去我那边生活。破而后立,人生或许会明朗起来。当然这是最好的结果。但我仍不敢主动去打破现有的平衡。

  我胡思乱想着,母亲推门进来,见我醒了,少不得数落我一顿,怪我喝太多酒伤身体。尽管我毫无胃口,她仍煮了鸡蛋面端上来。我仔细观察母亲的脸色,未见异常。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先喝这杯蜂蜜水,你大表舅自家养的蜜蜂,再吃点面填填肚子。”母亲说。

  “昨晚我是太高兴了。”我说。

  “你跟赵毅关系倒好,两个人醉得站不稳了,还拉着手,扯都扯不开。”母亲笑道。

  我听得冷汗直冒,忙说:“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这也好。”母亲笑着说,她似乎很开心,“我今晚先回去,明天得上班。你就在舅舅家多住几天,抓紧时间把关系确定下来。”

  “也行。”我点了点头,有美相伴,在乡下放松身心度几天假倒也不错。一想到等会能见到赵毅,不由心情大好。

  看来母亲和其他人都误会我与赵毅亲近是由于我看中了他妹妹,借他搭桥铺路。我不想辩解,实事应该反过来说才对。可这样的误解也不无可取之处。

  我突然想到,赵毅待我异乎寻常的亲密,是否只为了他妹妹?虽然这让人失望,却是最有可能的动机。不过从一开始,我对他期许就不高,我只是天然的受到吸引,想要亲近他。我所要满足的,也仅是这个欲望而已。

  大学里那一场漫长艰辛,以失败而告终的单恋曾让我久久无法释怀。时过境迁后重新审视过去,我所遭受的痛苦并非毫无意义。我明白了一些道理,心态趋于平和坦然。既然求之不得,便须趁早放手,及时止损。

  世间并无永垂不朽的感情,往往是心随境转,境转而情移,再深沉稳固的爱,也会消逝在岁月的长河里。很早我便知晓自己没有世俗所谓的未来,又无力另辟天地,只得全力过好现在,安享片刻欢愉。

  那一天的婚礼极热闹,我作为旁观者,也深受甜蜜气氛感染,却也仅此而已。那是仪式的魅力,像短暂的绚烂花火,现实生活终归平淡而漫长。因此童话故事总会心照不宣的在王子与公主牵手后戛然而止。

  午宴摆在村里的祠堂,十来桌相对排开,客人坐得满满当当。我再次见到了赵敏。她坐在表嫂身旁,穿着修身的浅黄色淡纹格子衬衣,搭配水磨白牛仔裤,身姿曼妙,活力四射。我环顾四周,未见赵毅身影,心下失望。

  我自然的走到她身边坐下,笑问道:“怎么不见你哥?”

  “他去工地了。”赵敏笑着摇了摇头,“他昨晚烂醉如泥,回家后吐了一屋子,今早差点起不来误了班。”

  她这么一说,我有点儿尴尬。不过她似乎并无见怪之意。

  “男人嘛,高兴了就爱多喝,都是这样的。”表嫂适时插了一句话。

  “嗯,昨晚看你们喝得那么尽兴,我也挺高兴的。”赵敏看着我说,“其实我哥很久没有喝得这么开心了”

  “是吗?他平时不喝酒?”我的心情开始雀跃,在他心里我是特别的存在?

  “倒也不是,因为一些事情吧。”

  我想知道缘故,她没有具体说,我也不便追问。我打算直接问赵毅。我和他现阶段的关系正处于表面繁荣的顶峰,需要一个契机来进阶和沉淀。深入谈论彼此涉及部分隐私的问题,是最好的方法。依我的经验,朋友间交互越深,感情越亲密。

  我中午不再喝酒,甚至闻到酒的味道,就一阵恶心欲呕。志远携新娘来敬酒,我勉强喝了一杯,缓了半天,饭菜也没吃几口。母亲陪坐在女方亲属那一桌,谈笑风生,酒到杯干,看上去比小舅妈还开心。

  赵敏替我盛了一碗丝瓜瘦肉汤。我点头致谢,慢慢喝了一口,心下不安。在相亲的大前提下,任何一方的微小示意,都具有深重的意味。我不敢随便表态,可她的意向已越发明显。

  我是否太自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