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五、三人宴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734 2019-08-07 09:35:25

  午宴结束,赵敏回家之前问我何时回C城。

  “不确定。”我说,“我辞了职,不急着回去找工作。”

  “好吧。”她略有些失望的说,“半个月后我要去上班了,还以为可以搭你的顺风车过去。”

  小表嫂偷偷捅了一下我的背,我谨慎的对赵敏说道:“既然这样,我尽量调整行程。”

  “你的回答还真的很不绅士呢!”她严肃的说道。

  “呃……”

  “开玩笑的啦。”她灿然一笑,“请你按你的计划来吧。我先回家了。”

  我本想问问她在C城有没有找好住的地方,但这样问,有引火烧身的风险。她走后,小表嫂狠狠数落了我一顿。

  “你可真是的!人家女生都这么主动了,你一个大男人推三阻四的,就不能果断点吗?我跟你说,像她这样优秀的女生,你不抓紧,很快就会被别人追走。你也不小了,男人三十一二还很吃香,拖到三十五六,就不好找了!你读那么多书,这点道理都不懂吗?我知道你挑剔,但该出手时要出手!我听小姑说,你不想结婚?你现在年轻可以逞强,人总会老的啊,到时怎么办呢?孤苦伶仃一个人,逢年过节不难受吗?有个病痛灾难谁来照顾你?你别嫌我啰嗦,我是为你好。你平时不在家,是不知道小姑有多担心你!”

  我觉得头痛。无力反驳。

  她说得没错,所有劝我结婚的人都没有错。错的那个人是我,虽然我不明白错在什么地方。我一整个下午都躺在房间里思考这个问题。或许人类社会,不随主流就是错,而党同伐异是印刻在基因里的本性。

  回来不过一两天,我便开始怀念C城自在洒脱的生活。之前是离家久了,想回来看看。然而这里过多的束缚牵连真让人疲累。曾几何时,回家还是一件单纯而美好的事情。

  一下午时间,我抽掉了一包烟。晚饭时我没见到赵敏。晚饭后,宾客一起起离开。母亲把她的车留给我,她开我的车回县城修理。我送她到停车的地方。

  “不必当成任务来完成。”母亲说,“也不要有压力,你喜欢最重要。”

  我目送她驾车离开,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我钻进车里,打开播放器听音乐。

  母亲一向要强,当年父亲出轨,对她打击深重。如今我年过三十仍未婚,在村里,已是男人最失败的象征。我突然意识到,母亲不仅是担心我,还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你要去哪里?”

  我一转头,就看到车窗外赵毅的脸,他夹烟的手撑在车顶,弓身面朝我笑着。

  “不去哪里。”我忙摇下车窗,“你刚收工?”

  他后退一步,我关了音乐从车上下来,接过他递来的烟。他身着红色无袖T恤,头戴白色棒球帽。活像个运动少年。

  “我妹帮我买的。”他笑道,把帽檐挪到脑后。

  “很帅。”我由衷的说,”你很适合穿红、白、黑。”

  “我妹也这么说。”他笑,“我的衣服都是她挑的。”

  “你人长得好,身材也棒,怎么穿都好看。”我笑看着他说。

  “我哪有你长得标致。”他搭住我的肩,“去我家喝两杯。”

  “还喝啊?”

  “怕什么,喝醉了就睡我那里。”

  我们走过晚风轻拂的小巷,一块块或黄或白的灯光夹着电视声从敞开的屋门透出来。他不时与树下乘凉的熟人打招呼。我趁夜色靠紧他坚实的胸腹,呼吸着他的呼吸,沉浸在天花乱坠的绮梦里,浑然忘我。

  他家在村子最里边,背靠青山,下临小溪,门前栽着两棵桃树,屋侧一口荷塘,幽香暗浮。我们走过一条月光流泻的田间宽埂路,村里的喧嚣悄渐不闻,溪水清脆的回响随风滚到耳边。

  “再等十分钟,就可以开饭了。”赵敏从屋里迎出来,朝我微微一笑,又转身进了厨房。

  “我妹厨艺很不错。”赵毅对我说,“小时候爸妈在外面打工,她锻炼出来了。”

  他招呼我进屋,从冰箱拿出两罐冰啤酒,丢给我一罐。

  “爽!”他咕噜噜喝掉一半,吁出一口酒气,笑容明亮。

  “你爸妈呢?”我慢慢喝着啤酒,问道。

  “估计打牌去了。”他不以为意的说,“来,搭把手,把桌子抬到门前去。”

  清凉的夜风从远方掠过稻田和小溪徐徐吹来,摇落几片桃叶在桌面。我和赵毅坐在桌旁,看星空浮月,一边抽烟,等菜上桌。

  值此良辰,美人在侧,还未饮酒,我已有了几分醉意。紧缩已久的心慢慢舒展开来,如浸泡在夏日清凉的泉水里。母亲殷切却难以现实的期望,我那漫无边际的灰暗未来,所有一切纠缠不休的现实烦扰,皆如我们口中吐出来的烟,被晚风吹散了。

  我们默默抽着烟,禾苗在风中细细簌簌响着,由远及近,再由近推远。我很想知道赵毅是否如也沉浸在这微醺的仲夏夜里。我转头看向他,恰巧他也转过头来看我。

  “在想什么?”我轻轻问道。

  “啊?”他似乎有些懵,随即又笑了,“什么也没想啊,吹着风很舒服。”

  “我也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