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六、仲夏夜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787 2019-08-07 09:41:59

  青椒五花肉、葱煎蛋、拍黄瓜、卤猪耳、油炸花生米,荤的素的热菜冷盘摆满一桌。赵毅起身去提酒,赵敏点了一盘蚊香放桌下。我的脑海忽然浮现出一些微妙的意象。假如我选择跟赵敏结婚,这场景便可永续。

  这念头一闪而过,随即消逝无痕。

  “先说好,今晚不准喝醉,我一个人可照顾不了两个醉鬼。”

  “你就买了这点酒,怎么也喝不醉。”赵毅笑道,“今晚没外人,自己家里,你也喝两杯。”

  “好吧。”赵敏举起泛满泡沫的玻璃杯,“来,为这月色和晚风干杯。”

  我已吃过晚饭,肚子饱胀,一杯啤酒下去,撑得慌,忙按住给我倒酒的赵毅的手。

  “不舒服?”他关心的看着我。

  “啤酒胀肚。”我说。

  “那就喝杨梅酒吧。”赵敏道,“今年我妈新酿的。我也不喜啤酒,我陪你喝。”

  “也好。”

  冰镇过的杨梅酒酸酸甜甜,带着淡淡果香,入口清爽。

  “这种酒会哄人。”赵毅对我笑道。

  他说得没错,那一晚的酒异常醉人。或许是那时的夜色太迷人,也可能是清凉的夜风让人沉醉,我不知不觉间喝醉了。

  我脑袋发沉,身体却轻飘飘如悬飞在半空中,意识尚存一二,言语行为好似脱缰野马,难以收束。醉的不止我一个,赵敏已醉趴在桌面。赵毅最清醒,脚步却也虚浮。他送赵敏回房休息,又摇摇晃晃泡了茶来解酒,陪我抽烟,留我过夜。

  “我还是回去吧。”我言不由衷的说,怕会影响赵敏的名声。

  “别回去了,今晚跟我挤一挤。夜路难走,喝了酒不安全。”他说,并且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灼热湿润,强而有力。我酒后薄弱的意志力在他面前不堪一击。喝光了茶,我搭着他的肩膀上楼去了。

  他的房间宽大却空荡,靠门的墙面意外立一个放满了书的书架。我要走近去看,站立不稳差点摔倒。赵毅一把拉着我,我趁机搂紧他。饱满而富有弹性的肌肉触感袭来,我脑中轰然巨响。

  他扶我到床上躺下,推开窗户。夜风清凉,困意像海潮阵阵袭来。我甩了甩头,赵毅点上一支烟递给我。他脱掉上衣,坐着抽烟。我看着他肌肉明晰的后背,心跳加速。

  “你也喜欢看书?”我问。

  “我妹买的,我闲了看一看。”他回头笑了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抽完了烟,他上床挨着我仰面躺下。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一会儿他便睡着了。呼吸匀细,带着淡淡酒味。我悄悄起身把门锁了。关灯回到床上,只觉浑身燥热,睡意顿消,视线一刻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银色月光下,他的肌肤紧滑光洁,起伏如山峦的俊脸安然恬静。我越看越觉心痒难耐,无数香艳画面在脑里乱窜。四周很安静,蛙声鼓噪。我终于忍不住轻抚他的脸颊,小心翼翼,似做贼,刺激又兴奋。他毫无所觉,酣睡正熟,连翻身也无。

  这些年,我经见过的人物不算少,非是初出道的雏,仍为他感到意乱情迷。在我心里,他身具山川河流自然朴拙之美,持续释放着热烈的原始冲击力。

  我就那么看着他,看不够,内心的煎熬与燥热无法疏解。我咬了咬牙,悄悄把手覆在他柔韧而紧实小腹上。突然间,他捉住了我的手,我猛的一缩,手没缩回来。

  我抬头一看,他还眯着眼,却含混不清的说:“睡吧。”

  我放下心来,任他握住我的手,在那动人的触感中沉醉入眠。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尿憋醒,他仍紧握着我的手,肌肤相触的部分,已泡在汗水中。我一动不敢动,怕惊醒他。

  窗外月光如薄纱轻笼,蛙声片片。清凉的风中浮荡着禾苗和泥土的气息。我猜想在我们睡觉时,下过阵雨。我的目光从窗外移到他熟睡的侧脸上,心中生出岁月静好的满足感。

  这样就好。我努力抵抗着他健康而精壮的肉体带来的诱惑。有那么一两次,我几欲缴械投降,不顾一切的想要贪欢半晌。

  可他是否对我有意?

  我一遍又一遍问自己。是有暧昧的,我想。回顾见面至今相处的点滴细节,那种略显暧昧的亲密感无处不在。或许这是他对待好友的一贯方式?我无法向他求证,他本就具有轻易消除相处边界的魅力。

  我思绪纷飞,他熟睡正酣,一副任我采撷的姿态。我生怕错失美好,又怕一脚踏空,后患无穷。那就这样静静的躺着,直到天明吧。过犹不及,反不如细水长流,我想。

  然而没过多久,我的膀胱几近胀裂。我不得不试着把手抽出来。他握得太紧,我的抽动把他弄醒了。只见他的眼皮忽的动了动,我忙屏息静气,却忘了闭眼。

  “你醒了?“他转过身来,睡眼惺忪。

  “想尿尿。”我说。

  “我陪你去。”他坐起身,“我也要尿。”

  尿完回来,我们重新躺下。我试着去捉他的手,没想到他主动的握住了我的手。我心神一荡,闭上眼睛,准备入睡,却怎么也睡不着。没过一会儿,赵毅爬起来喝水,摸出烟来抽。见我醒着,给了我一支。

  “你睡不着?”他问。

  “有点。”

  “我带你去个地方。”他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