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七、夜迷离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648 2019-08-08 10:02:41

  我们悄悄下楼。安静的夜里,任何响动都会成倍放大。大门外仲夏夜的慵懒馥郁气息弥漫四野。银色的月光在禾尖上随风摇摆,蛙声咕呱交织溪水叮咚扑面袭来,像忽然调大了音量,充盈整个耳廓。

  他要带我去的地方,是门前坡下的小溪。溪流在月光下跃现出银白色光泽,蚊子睡着了,青蛙未眠,。他拉着我走过月色下的草坡,来到溪边的岩石滩。溪水在这里打了个弯,溪面迂阔,岩石湿润光洁。

  他脱光衣服,滑入水中,只露肩头在外。他侧仰着头,向我伸出一只手。水珠沾满手臂,晶莹闪亮。

  “快下来,很凉爽。对了,先给我一支烟。”

  我给他点上烟,月光清亮与白昼无异。

  “大半夜,没人的。我睡不着的时候,经常这样。”他说。

  可我怕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溪水从他身上流过,月光折射,他水下的精壮身躯隐约可见。我不断深呼吸,勉强按下心头躁动。如若脱掉衣服,身体有所异动,被他瞧见,那才尴尬。

  “来啊。”

  他一直伸着手,月光下的笑容多了一分似水柔情,我几近眩晕。他带我来这里,是出于习惯,还是别有用意?我无暇分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我决定搏一把。我麻利脱掉衣服,如他一般滑入溪流。

  水比预想的要冷,我憋住气,沉在溪底。清凉的溪水熄灭了脑中横冲直撞的燥火。我从水下冒出头来,划到他身边斜躺下。他点了一支烟放在我唇上。我们抽着烟。溪水隔断了我下半身与大脑的连结。我得以从容与他对视笑谈。

  月色溶溶,大片禾苗无声而动,远处零星几声狗吠。

  “今晚的月色真美。”我看着他的双眼,说道。

  “你好白,会发光一样。”他笑道,“脱了衣服还挺壮。”

  这算是有感而发,还是蓄意挑逗?

  “我喜欢你的身材和肤色。”我认真的说,盯着他的双眸。我们离得很近,我捏了捏他手臂上的肌肉。

  “手感怎么样?”他笑着问。

  “想天天捏。”我也笑着回答。

  他的眼神有些迷离,很快又恢复正常。我收回手,我们一时间都未言语,溪水滑过岩石,发出轻柔的汩汩声。

  他忽然笑了笑,对我吐了一个烟圈。轻风微拂,烟圈扩大,飘飞,消散在夜色里。

  “我没有练过。”他说,“高中毕业后,我去南方的工地,干了几年活。”

  “很累吧,那几年。”我没料到他会说起这个,此前他很少提及过往。

  “后悔没好好读书。”他笑。

  “书读多了也不见得好,只会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你现在挺好的,他们说你赚了不少钱。”

  他笑了笑,没说话。或许在溪水里泡得久了,清凉的夜风吹在身上有些冷。

  “你不会看不起我没文化吧?”他盯着缓缓流逝的溪水。

  “怎么会!”我断然否定,“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你着迷呢。”

  “那倒是。”他嘴角微微上扬,“我不缺女人。不过,也就那么回事,没多大意思。”

  他神情自然,语气平淡,像在讨论天晴下雨,却让人信服。然而我的心渐渐冷了下去,对他的幻想和憧憬终于破灭。我很快调整了心态,毕竟这种情况仍在预期。

  “那赶紧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吧。”

  “哈,你还不知道?”他张开手掌,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过去,“我早结过婚,又离了婚,有个两岁大的儿子,跟他妈生活。”

  “什么?!”我说不上来是震惊还是失望,“怎么从来没人跟我说起过?”

  “在农村里,我结婚算晚的。”

  “那也是,连我表弟都结婚了。”我苦笑道,“你老婆怎么舍得离开你。”

  “再好看,久了也不新鲜。有一天,她突然跟我说她受不了了,要离婚。”

  “你没问她原因吗?”

  “她要离,那就离,我懒得问。”他淡然一笑道。

  “没想过再婚吗?”

  “没那个必要。”他说,“婚姻很麻烦,有过一次就够了。”

  “确实,所以我也不想结婚。“我说。

  他看着我,笑了笑,说道:“你不结婚,哪来小孩?“

  “为什么一定要有小孩?我不喜欢小孩。”

  “你真的只是不喜欢小孩?”他继续笑着,那笑容暧昧而性感。

  我呆看着他,他涉水过来,手放在我肩膀上,脸越凑越近。我心跳加剧,陷入他笑意深邃的眼神里,失去思考和行动的能力。

  我闭上双眼。

  他的呼吸开始急促,灼热的气息喷在我脸上。可过了许久,仍未等来那一刻。我睁开眼,只见他猛的后退,把头沉入水中,水花四溅。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他才从水里冒出来,脸上带着尴尬的笑。

  “我妹没说错。”他说,“原来你……”

  “什么意思?”

  “她让我求证一些东西。”他说。

  刹那间,我全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