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八、破晓前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837 2019-08-08 10:08:49

  我出离了愤怒,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我不再看他,毅然上岸,迅速穿上衣服准备离开。我走了几步又停下了。我必须说点什么,不然怒气无处发泄。

  我转过身,发现他面向我呆呆站在溪水里,月光在他身上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我看不清他的双眸。他依然迷人,可我无心欣赏,甚至更觉难受。

  “也许我没有资格生气。“我快速的说道,”但我确实很生气。我不怪你,你是应该这么做的。不过我从来没想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你们不必担心!“

  不等他说话,我头也不回快步离开了那里。冰冷的水滴从湿漉漉的头发流进脖子里,十分难受。夜半三更,我不便回小舅家,直接回了车上。我摇下车窗,手仍在抖,我点了一支烟。

  夜很静,草丛里蟋蟀在鸣叫。夜风吹干了头发,也吹散了心里的怒气。我不担心他们会将我的秘密散布出去。心情由愤怒渐变为失落,最终归于平静。我明白奇迹不常存于现实中的道理。

  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沙漠里的甘泉,而是虚幻的海市蜃楼。

  我深吸了一口气,发动汽车,穿越稻田,来到马路上。蓝白色的月光笼罩四野,我像在水底行车。树影在风中摇晃,如水草轻摆。夜漫长,我四处兜风,在夜的村镇间穿梭,音乐静静流淌。没有车,没有人,恍惚置身于空寂的月球。

  天色渐渐发白,我毫无困意,兜了一圈后,心情完全平静下来。这短短两天时间,我仿佛做了一个梦,如今梦醒,我已无必要在此停留。吃过早饭,就该告辞回家。

  车开到村口,朦胧天光下,大樟树间似乎站着一个人。我放慢车速,车灯打过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毅。他斜靠在摩托车上抽烟。

  我本该无视他,直接开车进村,可我神使鬼差的关灯停了车。他站起来,静静的望着我。我透过车窗与他对视。他面容模糊,双眼莹亮如星。我知道他是为我而来。

  我暗吸了一口气,推门下车,走到他面前。他从烟盒里掏出烟放在嘴唇上点燃,递过来,眼神恳切,像做错事的孩子。或许这只是我的错觉。我接过烟抽了一口。

  “你在这里干嘛?”我说。

  “我有话跟你说。”

  “说吧。”我平静的说道,可我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我隐约有种预感,但我不敢想太多,怕猜错,空欢喜一场。

  “你走之后,我回到房间。我睡不着,心里是空的。”他开始低声诉说,他的声音柔而缓,如拂晓前的清风。“我刚离婚那段时间,就是这种感觉。我每天都喝很多酒。后来我习惯了,戒了酒。那天见到你,我突然很想跟你喝酒。当时我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直到刚才,我看着你离开,心又变空了,比以前更强烈。我很难受,我忍不住出来找你,你的车刚开出去。我想追,但没追上。”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眼望着我:“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我有点乱。”

  “没有,我想听你继续说。”

  天边泛起鱼肚白,他的脸渐渐变得清晰,下巴浮出青青胡茬。

  “我妹她喜欢你,才让我试探。你说你很奇怪,这么出色却一直单身。我答应了她,其实是我自己想知道。我不是在演戏,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开心和放松。我喜欢那种感觉。但我不确定,我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他说完后眼望着我,可我已乱成一团。我知道只要我一点头,就能得到他。哪怕只是安享片刻欢愉,也不枉此生了。可那之后呢?无数念头在脑海里缠绕,我原来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洒脱。

  我的人生或许没有未来,我可以不在乎,但他的呢?这条艰辛的不归路,我已深受其苦,还要把他拉下水吗?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荒诞可笑,眼看就要成功了,愿望即将达成,为何又畏畏缩缩,不敢品尝这心心念念的美味果实?

  清风徐徐拂来,风中浮荡着露水的气息。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他一瞬不瞬的望着我,等我回答。

  “你不要想太多。我们只是很投缘的好朋友,而不是有别的什么感情。”我强忍住心痛说道,“我真的没有怪过你。你应该多交几个朋友。或者找个女人结婚。那才是你该走的路。”

  “是吗?你看着我的眼睛。”

  他走近了一步,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到十厘米,他健康的呼吸随晨风扑面缠来,灼热而清新。我欲往后退,脚却像长在了泥土里,挪不动分毫。

  他的眼神变得明亮而坚毅,他的脸不断在我眼前放大。我屏住呼吸,我们掉入彼此的眼眸深处,那里有真实的欲望在闪动。

  “我不信这是你的真心话。”他呢喃道。

  “我为什么要骗你?”我尽量平静的道,心里早已山崩海啸。

  “你在害怕什么?”他突然激动起来,捉住我的双肩,“你喜欢我,我能感受到,我不傻!”

  他一把抱住我,他抱得很紧,紧得我几乎无法呼吸。我只觉天旋地转,浑身绵软无力。我没有挣扎,却心酸难耐。就让这美好多延续哪怕一秒也好。

  我已决定无论如何等会都要抽身从他的世界离开。他太诱人,过分危险,我即便不是毫无定力的小年青,也一定会深陷不可自拔。我讨厌那种心不由己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