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五、无望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955 2019-09-10 11:08:59

  “我也不确定是否好消息。”他搭着我的肩头说,“他们大概谈了快一个小时,具体我听不懂,但可以确定是在谈生意。也偶有涉及其他话题,两人很熟的样子。其实你爸挺招女人的,看上去风度翩翩,又有钱。

  “你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我说。

  “好啊,你想去哪里?”

  “我爸的新家。”

  “你是想……”阮峰睁大了眼睛。

  我点了点头。

  我们返回大马路,打的赶到父亲的住宅。那是一栋带花园的两层小别墅。

  “没有亮灯。”阮峰道,“你爸可能还没回来。我们等一等吧?”

  我们坐在路口一家便利店外的椅子上。河风清凉,漫卷拂来,高大的樟树轻摇出淡香,蚊子在身边旋绕。

  “人要是长不大就好了。”我说。

  “人总是要长大的啊。”他笑着说,“你应该是从小被保护得太好。我却希望自己能快快长大,工作赚钱,独立生活。”

  正说着,我瞧见父亲的车在前方拐弯。我忙躲到店里,等车过去。

  “那个女人也在车上。”阮峰道,“你还要去吗?”

  “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说,“要是等太久,你就先回家。”

  “你快去吧,我在这等你。”他说,很坚定也很温柔。

  我一步一步慢慢走到别墅门前,前院的铁栅栏紧闭,一楼客厅的灯光从窗户透出,院中的花草挡住了屋内的情况。我使劲拧下门铃,很快大门开了,父亲出现在庭院里。他见我站在铁栅栏外,面露讶色。

  “你怎么来了?”父亲打开铁门,让我进门内,“是不是没钱了?”他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取出一张银行卡,“你拿着,里面有钱,密码是你生日。”

  他站在院中的桂花树下,并不慌乱,反有些激动。

  “我不是来要钱的。”我故意冷冷说道,“我有事要谈。”

  “你先拿着。”父亲把卡塞进我手里,“我这里有客人,天也不早了,你先回去睡觉,有事明天再说。”

  “不,我就要今晚说个清楚。”

  我往客厅走去,父亲并未阻拦,随我进了屋。那个女人缓缓从客厅中央的沙发上站起来,看上去不过三十许人,比我预想的年轻貌美。

  “你是谁?”我直冲冲的问。

  她没有回答,而是笑着看向父亲。

  “我和董小姐正在谈生意。”父亲道。

  “大晚上的在家里谈?”我冷笑。

  “这是您的公子吧?”她柔柔笑着,拿起沙发上的包走了过来,荡起一阵香风,“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可真俊啊。卢总,我们的事以后再谈吧,我先回去了。”

  “也好,我先送你回去。”父亲说。

  “不用了,您要是不介意,就借车钥匙一用。明日我给你送回来。”她笑着说。

  “没问题。”

  父亲送她出门后转回客厅,换了拖鞋,在沙发上坐下。

  “我正好也有事跟你说,你有什么事,你先说。”父亲温和的说道。

  “你跟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我就是为这个来的。”

  父亲皱起眉头,说道:“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我说了,她是我生意上的一个重要伙伴。”

  “我在餐厅里就看到你们了!”我说,“你们的关系仅此而已吗?”

  “你以为呢?!”父亲不悦反问,“是不是你妈说了什么?”

  “妈什么也没说,她一直在维护你。”我有些生气。

  “我再说一遍,她是我的合作对象。大人的事,你还是少问。”

  “刚才的情形,我看在眼里。”我毫不退让的说,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这样跟父亲谈话,谈这样的内容,“我就想知道,你跟妈离婚,是不是因为她?”

  父亲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他脸上现出不耐烦的神色,我看得出他的内心很烦躁,但在极力克制。这让我感到一丝安慰,他对离婚这件事并非毫不在意。他盯着茶几上空空的茶杯,良久。

  “感情的事很复杂,你还小,不会懂。都这时候了,原因还重要吗?什么也改变不了了。我们离婚的确会对你造成了不小的伤害和困扰,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完美,很多遗憾和无奈。你要学着去适应。”

  “我不想听这些假话和歪理。”

  “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呢?”父亲忽然笑了,“刚才那个女人,我是认识很久了,不过我们的关系很清白。我并不想离婚,也不是不爱你妈,但我的确做过对不起她的事,这听起来很矛盾,等你真正长大就会懂了。”他沉默片刻,“你妈太要强,她受不得委屈。我尊重她的选择,毕竟错在我。我们离婚不是一时冲动,是好几年时间慢慢确定的结果。”

  我默然,心里莫名悲痛。在我内心深处,依然存着父母能够复合的强烈意愿。这愿望一直被怒气压制着,如今清晰的浮现,却再也无法实现。

  “总之是你毁了一个家,我不会原谅你!”我说罢头也不回往外冲。

  “你不想我们离婚,就去说服你妈!”父亲在我身后大声喊道。

  我心情的沉重的走到便利店,阮峰还在那里,他陪我一块回家。我一路沉默,他贴心未开口追问。来到家门口,我约他明天再见,目送他离开。母亲已洗过澡,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走过去。

  “妈,他真的只背叛过你一次吗?”我忍不住问道。

  “怎么了?”母亲惊讶的看着我。

  “我在餐厅看见爸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他们还一块回了家。”

  “有这回事?”母亲脸色如常,甚至在微微笑着,可我发现她的手在不自觉的抖动,“他爱怎么样,已经跟我无关了。”

  “我找爸谈过了。他说那个女人是他的生意伙伴,没有其他关系。他还说他不想离婚,让我劝你。”我说完后,心里愧疚难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