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八、交锋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702 2019-09-10 11:10:24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其他同学陆陆续续开始宴请庆贺。一天阮峰打来电话,让我三天后去他家吃酒。

  “我还是不去了。”

  “为什么?怎么了?!”他在电话那头叫道。

  “别的同学请酒我都没去,我们在学校时关系也不见得多亲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看碟子下菜,专去巴结你呢。”我说。我很想他,但不想在那样的场合见他。

  “你就是想太多了,这有什么关系?你要是不来,我会不高兴的。“阮峰道。

  “我真的不去了,你要是生气,下次见面,我向你赔罪,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笑道。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阮峰叹了口气,”你应该多跟人接触,免得孤单。“

  “好意心领啦,不过我一个人独处更自在呢。当然,有你相伴是例外。“

  “行啦,行啦,你不来就算了,你什么时候请酒,我是一定要去的。“阮峰笑道。

  “也就这几天了。我爸妈商量去老家摆酒,那边亲戚多。“

  “好,到时我提前去找你。“

  挂了电话,我心下略感歉疚。他不在身边,我难免觉得孤单。甚至比以前更孤单。

  晚饭时,母亲问我是否要请同学们来吃酒。这次酒席,母亲全权托付给了村里的大舅舅办理。请哪些客人?准备多少桌子?安排什么菜品?全要提前预估敲定,琐琐碎碎,不一而足。我说不请同学,母亲觉得不妥。

  “老师总要请吧?”她说,“倒不如单独在酒店请你们老师,再叫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作陪。”

  我们正说着,有人敲门。母亲收拾桌子,我去开门。来的是上次在父亲家里见到的那个女人。

  她穿一件黑色绉纱连衣裙,挽着灰绿色格纹皮包,脚踩同色系细高跟鞋,白金项链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看得出化过淡妆,浑身散发着妩媚优雅的气息。她有备而来,包括她手上提着的糕点礼盒——来自我最爱的老字号店铺。

  “晚上好。”她淡淡笑着,幽香浮荡,“我可以进去吗?”

  “请吧。”

  “原来是董小姐,好久不见,你请坐。”

  “是啊嫂子,好久不见,您还是那么年轻。”

  母亲竟认识她,可母亲只穿着件半新不旧的宽松棉裙,脂粉未施。我都为她着急,可母亲十分淡然。她们在沙发上坐下,母亲沏茶来待客。

  “嫂子真会持家。”董小姐目光缓缓扫过客厅,“家里收拾得整洁又温馨,我是完全不会的。”

  “你过誉了。像董小姐这么聪明的人,只要想学,有什么是学不会的呢?只是你工作忙,哪有这时间,也没这必要。”母亲微微笑道。

  “女人家终是要回归家庭的,不是吗?”董小姐端起茶,略沾了沾唇便放下了。

  “哦?你是准备结婚了?”

  “还不知道呢,结婚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呢。”董小姐轻笑,面露羞涩之意,实则有卖弄之嫌,“何况男人对待婚姻可不像女人这么认真,总得小心点是吧,嫂子?”

  “董小姐这么好的条件,想必眼光也高,若要结婚,对象一定是年轻有为的大好青年了。”母亲不为所动,谈笑自若。

  “那倒不一定。我结婚没那么些要求,只求我爱他,他爱我。如果不能跟爱的人结婚,也就没有结婚的必要了。”董小姐笑容在扩大,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放在礼盒边,“对了,我差点忘了正事了。听广志说,卢青过几天要摆升学酒,那段时间我恰巧出差,便想着今日提前过来祝贺。”她转向我,“你爸常说你比他有作为,将来一定大有出息的。”她一面说着,竟伸手轻轻摸了摸小腹,还露出明显幸福的笑容。

  广志是我爸的名字,她终于向母亲露出利爪。我扭过头,不想跟她说话。

  “董小姐太客气了。”母亲敛去笑容,面无表情的说,“红包就免了,天也不早了,董小姐有什么重要的话,就直说吧。”

  “嫂子果然是个直爽人,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董小姐放下茶杯,调整了坐姿,上身略向前倾,“嫂子是否有复婚的打算?”

  “以你我的交情,还言不及此吧?”母亲毫不客气的说道。

  “确实是我唐突了,不过嫂子让我直说,我才敢说的。虽然这是嫂子的私事,不过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选择了放手,再藕断丝连只会徒增烦恼的吧?”

  看来她对父亲常回家有所不满。由此也可推断离婚后的父亲与她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你不用叫我嫂子,听起来又土又老,你叫我林小姐吧。”母亲突然笑了,“不知董小姐有没有听过甲之砒霜乙之蜜糖这句话?你视之为宝,放在心尖上,生怕被人抢了去的东西,有可能只是别人扔掉的垃圾。”

  “嫂子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董小姐的脸色变了变,虽仍在笑,但笑得十分僵硬难看。

  “你喜欢卢广志很多年了吧。”母亲笑问道,仿佛在谈论一个陌生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