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九、夏末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911 2019-09-10 11:10:59

  “你都看出来了,我也就实说吧。从我见他的第一天起,我就爱上了他。可惜他有婚姻有家庭,我只叹晚生了几年。”说到这里,她再次露出满足的笑容,“好在我的等候没有白费,终于等来他恢复单身的一天。我太高兴了,这么说是很对不起你,可我绝不是插足你们婚姻的第三者。”

  或许是她的痴情让母亲有所触动,敌意也随之消减了大半。

  “他是我前夫,我们结婚二十来年,关于他,我还是有发言权的。你的确不是第三者,第三者另有其人,很多年前就出现了。我不敢保证今后是否还会出现。这也是我跟他离婚的主要原因。你想得到他,如今已不需要经过我同意,更不用当心我会废物回收。你要想解决问题,得抓住问题的本质,你的功夫应该下到他身上,抓住他的心,而非错用在我这里。你要面对的是更年轻更新鲜的女人,无数未知的她们才是你的对手。”

  母亲的话让她陷入了沉默中,可很快她又扬起笑脸。

  “多谢林小姐的忠告,可我不求天长地久,能真实的拥有过,哪怕只有一天,我也心满意足了。”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该告辞了。这份礼,你们一定收下。”

  母亲也站了起来,未再虛情留客。我全程未说过一句话,可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妈,你对她这么客气干嘛,直接赶出去不就得了。”我气愤的说。

  “不是她也会是别人,不是现在也总有那么一天。”母亲像说绕口令,“她还算好,至少有点道德心,各方面条件也不错,难得的是对你爸一片真心。说起来,她也不过是个陷入感情无法自拔的女人罢了。”

  “你还为爸着想?”我叫道,“谁为你着想?”

  “你啊。”母亲笑道,“你现在长大了,考上了大学,我什么都不怕了。”

  一股无形的重压让我忽然喘不过气来,可我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我对未来既充满信心,又满怀忧虑。

  “你不要有压力,妈没别的要求,只要你活得开心自在就行了。”母亲微笑着说。

  从小我在母亲身上感受到的就是这种沉静而柔韧的力量,生活再烦杂艰辛,她总能举重若轻的应对过去。但我爸塑造的却并非传统的父亲角色,他的洒脱飞扬,虽不利于家庭稳固,却迷人,赋予生活饱满的阳光和激情。

  “她真的要跟爸结婚了吗?”我忍不住问道。

  “你爸不会那么快再婚,除非她有了身孕。”

  “她怀孕了?!”我有点懵。

  “我不确定。总之你不要想太多了,你目前的重点是去大学里学好专业,将来好有立身之本。其他的都不重要。”

  “可我一想到爸跟别的女人生孩子,我就觉得恶心。”

  “这对你来说,确实影响很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也要学着去接受。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阻止。也不能逃避,逃避无法解决问题。知道吗?”母亲柔声说道。

  “知道了。”

  那晚我艰难入睡之后,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阮峰在小溪玩水,溪水清澈,溪底的鹅卵石在阳光下灿然生辉。可我一动就踩到淤泥,溪水逐渐变得混浊。我觉得十分难受,那种难受不重,却如影随行,挥之不去。

  次日下午,母亲上班去了,我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他说晚上过来吃饭。我一口回绝了。

  “发生什么事了?”他惊讶的问道。

  “去问你的新情人吧!”我没好气的说,“妈说以后没事,你就不要过来了。免得被人堵上门来骂。”

  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母亲当然没有这么说,她下班回来后,我跟她说起,她也没说什么,可还是准备了三个人的饭菜。父亲果然来了。我躲到楼上房间不愿见他。母亲留了菜,等父亲走了,才热给我吃。

  “我已经跟你爸说清楚了。”母亲神情有一瞬间的黯然,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再不会主动上门。”

  我胸口的闷气消散了,凄凉感却缠了上来。

  “妈,其实我也没那么讨厌他。”

  “那就好,他还是你爸,你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之一。”母亲笑着说,“可对我来说,他只能算个普通熟人了。”

  “妈,你后悔了吗?”

  “我不后悔。”母亲轻轻摇头,“董小姐说得对,既然断了,就该彻彻底底,纠缠不清对谁都没好处。到底是我不够坚强,还贪恋这最后的温柔。夕阳虽美,终究会落山。我知道现在的难受,只是惯性使然,是不理性的,不能以此为根据来判定之前所作决定的对错。”

  母亲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不在跟前的父亲说的。我听着,又有些听不懂,但我听出了母亲语气里极端克制的伤感情绪。

  我无力纾解。

  转眼立秋已至,气温高企仍似盛夏,直到七夕前的一场雨,才降下了丝丝凉凉的秋意。

  距在老家摆酒已过去了一段时间。那天的父母很高兴,那是完全让人沉浸的,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高兴。我反倒像个局外人,可我也觉得自豪。那之后又过了许久,才约到老师们。阮峰替我叫了几个同学作陪,几乎都是班上成绩最好的那一批。

  饭后,父母送走了老师,我请那六个同学在酒店的KTV唱歌。恰是七夕,大家又喝了些酒,气氛很快热烈起来。我不停怂恿阮峰去唱歌,我想听他唱歌。他中气十足,声音醇绵,唱起情歌虽有些生涩,却十分动听。

  我紧靠他坐着,偷偷握住他的手。然而没过多久,他的手就被别人牵走了,再也不属于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