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绮梦录

十、始终

浮生绮梦录 过期的尼古丁 1702 2019-09-10 11:11:39

  那个下午我们吵啊闹啊,全无形象可言,玩得很开心。我跟其他人此前并不熟,可终究在三年同窗的情谊里产生了亲切感。

  有一个叫杨欣的短发女生全程都显得沉默,直到快结束,大家准备走了,她突然站起来,拿过麦克风,点了一首歌,站在我们面前唱了起来。

  她的歌声很轻柔,很动人。她的认真让我们有些错愕,却也都静静的坐着听她唱。她不时抬头看着阮峰,眸光似水。

  她在唱《月亮代表我的心》。

  那一刻我什么都明白了。我悄悄松开了阮峰的手。他似乎一无所觉。一曲唱毕,她低下头沉默了片刻。我知道她要表白了,心情瞬间落下去。

  “这首歌,送给一个人。”她说,终于抬起头,脸上挂着笑。“我知道一个女生主动追求男生,可能很没面子。请你们不要笑我,我只是不愿意错过。”

  没有人笑话她,大家都有点懵,也等着看好戏。我转头看向阮峰,他恰好转过头来看我,还笑着悄悄在我耳边说道:“她是喜欢你吧?班上数你长得最帅。”

  “她喜欢的是你。”我淡淡说道。

  “我?”阮峰显然有些吃惊,“怎么可能?!”

  “阮峰,我喜欢你。真的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那种。”杨欣终于鼓起勇气,大声的叫了出来,脸红得像喝醉了酒。

  在座的男同学顿时大声起哄。另两个女生赶到杨欣身边,为她加油打气。

  “阮峰,我们女生都这么主动了,你也表个态啊。”

  阮峰窘迫的看着我,可此时情境下,我又能如何?我心中酸涩,仍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以示鼓励。

  他犹犹豫豫的站起来,未语脸先红。大家都看着他,等着他的决定。只有杨欣低垂着头。整个场景像是有预谋的逼婚。我以为他会拒绝,至少我从没听他谈论过班上的女生。

  他就像是感情绝缘体,没有任何恋爱气质,却很适合做朋友、当学霸,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但人是复杂的动物,这并非他的全部。

  “太突然了,我有点懵。”他期期艾艾的说道,“请给我一点时间考虑。”

  “考虑什么啊?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爽快点!”

  “杨欣可是我们班花,你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怂恿着,我保持着沉默。阮峰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歉意。

  “我不是拒绝。”他走到杨欣身边,伸出手,“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又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我怕我配不上你。”

  “配得上,配得上,男才女貌,天生一对!”有人迫不及待的大喊,把气氛推向了最高潮。

  我看着阮峰,觉得此时的他很陌生,我再也无法忍受,起身走了。

  街上人比往常多,天空飘洒着细细雨丝,风凉凉的。我不觉得气愤,只是很闷,心口堵得慌。我打的回到家里,没有人在家。我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忽然一阵悲哀涌上来。

  为什么?凭什么?!

  只因她是女人,就可以轻易得到我梦寐以求却无论如何努力都难以触及的东西?三年的同窗共苦,两个月的浓情相待,我相信我们的之间的感情肯定要深厚过他与杨欣。可感情无法转换,哪怕再深浓!

  悲哀过后是气愤,最终归于无奈的平静。知足谈何容易!我本以为他对我好,我们能相守三个月就够了,不必得到他的爱。然而他与她的牵手一举击垮了我脆弱可笑的自我欺骗。我高估了自己的理性,感情永远无法用常理去度量。

  电话响了很久,我才醒过神来。我猜想打来的应该是阮峰。我很矛盾,我希望是他,但如果是他我又不想接。可我还是接了起来。果然是他。

  “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回家去了啊?”他像个没事人一样,“我们商量着晚上去吃西餐,你快过来吧,我们都不太会点菜。”

  千言万语堵在我嗓子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

  “我们是谁?”我问。

  “我和杨欣,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啊。”阮峰道,他的声音在嘈杂的背景中有些失真感,仿佛自另一个世界传来,“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很好。”我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细雨如雾,“我不想去。你不要再来找我。这两个月多谢你的照顾,祝你开心。”

  说到后面,情绪上涌,我哽咽难言,忙挂断了电话。

  一切都结束了。

  我走到窗前,湿凉的水雾中浮荡着初秋的萧瑟气息。我忽然觉得轻松。或许母亲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时,她的心情也有着解脱后的松快吧。

  那时的我还年轻,即便命运在我的心头渡上了一层悲哀的底色,也是哀而不伤。因为新的开始就在不远处。我对未来还有期待,期待全新的大学生活。

  直到我三十出头,当立而未立,无力与命运拼搏之时,悲哀便不存在了,只剩下近似于麻木的平静,以及平静下奔流不息的焦虑和苦闷。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