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娇宠将军小皇后

第047章 书房争吵

娇宠将军小皇后 百合心语 2067 2019-06-19 15:23:12

  尚书府大门前,萧家长孙萧瑾带着俩位堂弟二房的萧玮和萧珆,以及大管家唐嘉铭和俩个守门小厮等候着。

  见萧臻骑着马,身后跟随着一辆马车回来时,唐嘉铭连忙吩咐一个小厮去大书房禀告。

  萧臻携戚氏带着瑯哥儿去接萧云后,老左相就安排长孙萧瑾,带着萧玮和萧珆去府门前等候,五爷萧珣才刚五岁,一直跟着其母赵氏,随同王母以及苏氏,还有几位姑娘们,候在垂花门旁边的锦画堂里。

  萧瑾是长房大老爷萧暄的嫡长子,府里小爷辈排行里也是行大,如今已经成婚,妻子林氏已经生下萧家的承重孙。

  因为这位小少爷的出生,他们这一群兄弟从少爷升级成了爷。

  见萧臻骑着马,身旁行走着一辆马车,这和出去时一个样,几人的脸色就有些狐疑。

  三爷萧珆和自己的亲兄长萧玮低声道,“二哥,那位、该不会、还不肯回来吧?”

  萧珆是二老爷萧谆的嫡次子。

  萧玮看了眼站在他前一步的萧瑾,随后低声呵斥萧珆,“闭嘴。”这个时候,二房就要老老实实地,不能再让长房有一点不悦来。

  如今这府邸已经不叫左相府,而是尚书府,等四妹再成为皇后,他们二房想要荣耀,就只能彻底依附于长房。

  可以父亲的态度,和长房的心是越来越疏离,分家是迟早的。

  一旦分了家,他们二房就再也借不上长房的势了。

  萧玮心里也是无奈。

  萧瑾虽说是个文官,可君子六艺也是要学的,骑射御也是研习过的,虽说不精益,但近旁的声音还是听得见的。

  萧珆称呼四妹妹竟然用“那位”来代替,可见心里一点亲人的情分都没有,也不难猜出,平日里,二叔一家私底下如何看待长房两家人的。

  以二叔二婶娘的为人处世断定,长房二房一旦分了家,二房和长房是不会共守的。

  可祖父和叔祖父之所以不分家,除去兄弟俩人感情深厚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就是想要成为那种积年世家。

  因萧家只是个新贵。

  一旦分了家,人脉就单薄了,势力也就更单薄了,可哪一个家族不想成为那种令人敬仰的积年世家。

  可一个积年世家,是需要几代十几代人积年而成,这积年需要的就是人脉,就是聚拢在一起的人心。

  可二叔的心里却想着独自成长。

  萧瑾心里无奈苦涩地笑了一笑,就又把心思放在了眼前事项上,见三叔神情是高兴的,难道四妹妹是坐在车里?

  回到京城,四妹妹就该恢复女装的,女儿装还怎么骑在马背上,若是这样,想必是和三婶娘一起坐在马车里。

  三人一起上前,双手一揖行礼道,“侄儿见过三叔,见过三婶娘。”

  “奴才见过三老爷,三夫人。”唐嘉铭也躬身见礼。

  “都免礼吧。”

  萧臻下了马,把缰绳扔给车夫,转身到了马车前。

  这会子萧瑯已从马车上下来,转身正要伸手接母亲,见父亲过来,就把位置让给了父亲,上前和三位从堂兄见了礼。

  萧臻把戚氏从马车上搀扶着下来。

  萧瑾萧玮萧珆见戚氏双眼红肿,期期艾艾地,就知道一定是哭过的,没敢说话,却又一起朝马车里看过去。

  萧臻道,“云儿进宫面圣,晚膳前回府。”

  三人也就没敢说话,随在萧臻戚氏身后进了门,又等戚氏上了软轿后,目送着轿子朝垂花门走去,萧臻才带着四人朝大书房过去。

  先前小厮回报,说了回来时的样子,老左相没再说话,萧谆又想说,被自己的父亲二老太爷瞪了回去。

  萧臻大步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个冷寂无声的样子,不免一笑,他看见了另一个看门小厮奔回去,可想而知汇报了什么。

  老左相见萧臻进来,竟然下意识地站起了身,二老太爷和萧暄也慌忙起了身,萧谆阴沉着脸不情不愿地站起来。

  老左相以及二老太爷、及萧暄的眼眸都有着同一个迫切,就是希望萧臻说出来的是好消息,而不是坏消息。

  萧臻上前扶住自己的父亲坐下来,又把二老太爷扶着坐下,之后笑说道,“父亲,二叔,大哥,二哥,云儿之所以没有跟着我回来,是因为云儿刚回到侯府,皇上就宣旨进宫面圣去了…”

  萧臻就把宝善胡同里的景象,以及在建东门和萧云相见后的所有细节都说了一遍,“…云儿说了,晚膳前就会回来的。”

  萧谆冷声道,“那为什么最开始不先回府来,而是要去镇北侯府?难道她不知道,尚书府才是她的家?”

  之前,萧谆冷言冷语的,萧臻看在二叔的面子上给足了他面子,可萧谆却依旧如此,萧臻也就冷了脸色,“自打知晓云儿活着、还要回来的消息,阖府上下都满心高兴,就只有二哥冷着脸色,出言冷言冷语,二哥,难不成你不想云儿回来?”

  书房里瞬间冷寂下来。

  这话太犀利,也更是太明白。

  萧谆的嫡次女萧兮玥,去岁腊月初十过了及笄礼,本是这一次的秀女,一切都做好了准备。

  可萧云活着的消息传来,皇上又明旨诏宣萧云遴选,可大秦选秀有规制,同一届秀女遴选,姐妹不可同时参选,便是堂姐妹也不可。

  放弃遴选的就只能是萧兮玥。

  所以萧臻此话一出,萧谆脸色瞬间阴沉,“三弟,这就是你作为弟弟对兄长说话的态度?”

  萧臻也寸步不让,“那二哥作为云儿的二叔,这样的态度又是如何?云儿小小年纪离开家,差点身死,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虽不是她的亲二叔,可也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长辈。

  可二哥对云儿毫无一丝怜爱之心,我作为她的父亲,难道不该为她说话?是,云儿回来,阻碍了玥姐儿进宫,可那是云儿的错吗?如果能够选择,我宁愿云儿…”

  “住嘴。”

  老左相厉声呵斥,“看来,你们这都是想自己当家作主了,罢了,我们老哥俩儿也都是耳顺过去大半的老朽了,等云儿回来后,就着手分家吧,到那时,你们想怎样就怎样,也就不用争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