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旧爱今天上位了吗

第二章.出击

旧爱今天上位了吗 画倦 2427 2019-05-19 22:45:38

  陆烨拿下了这么好的地产项目,不少公司想与之合作,分一杯羹。宿林诗却没有这个想法,她向来重视主导权,这个项目她的确喜欢,也正是因为喜欢,才宁为玉碎,不能掌控全局,就干脆不碰。

  但是陆烨这次一意孤行地拒绝了所有公司的合作意向,只向宿林诗伸出了手。

  “业林集团决定在D市这块地上建大型商业群,百分之四十针对高端消费,百分之六十针对中低端消费,天雅集团在奢侈品行业中影响力不小,如果合作,我们可以双赢。”

  陆烨的决策基本等于将项目百分之四十的地产低价转让给宿氏的天雅集团,宿林诗可以在这座城市的中心位置建造一个奢侈品集中营,收纳整个D市的购买力。

  “我只有一个条件。”陆烨沉声道。

  “什么?”

  “你亲自来谈这笔生意。”

  电话径自挂断。宿林诗修长的食指轻敲桌面,停了几秒,通知助理重新安排日程。

  两天后,宿林诗和陆烨在H市近郊的一栋别墅见面。

  这栋房子是宿林诗曾经送给陆烨的,作为分手费还是生日礼物她已经记不太清了。那时候这里只是一个单一的高级别墅群,几年前业林集团收购了整个区域,计划开发一个混合型地产项目,如今这里囊括旅游、度假、商务、休闲……转型成功得让老东家嫉妒。

  别墅装修成了宿林诗偏好的风格,几处透亮的玻璃窗墙前都严丝合缝地摆着一张柔软舒适的沙发。宿林诗喜欢在天气不好的时候窝在窗边,暴雨撞上玻璃,在她左耳绽开闷响,陆烨隔着被子拥抱她,在她右耳留下浅浅呼吸。

  这么多年了,能在窗边陪着宿林诗的人,早就换了不知几批了吧。

  陆烨目光一暗,眼中温度低了低。

  说是谈合作,可陆烨的行为却像是把这次会面当作了一场约会。温馨舒适的环境,精心准备的晚餐,舒缓的音乐从窗外的庭院中飘进来,音符带着鸢尾的香气。

  宿林诗没有表现出不耐,眉心始终平展,像一个一边操持工作,一边陪孩子玩一场幼稚把戏的大人。

  陆烨感受着她仿若与生俱来的平静,心底忍不住生出一丝疲倦。

  他怎么也触动不了她。

  最终,该谈的东西还是被搬上了主桌。陆烨没有进行什么试探或是拖延,他所有的谈判技巧都是从宿林诗那里学来的,班门弄斧只会显得他技不如人。

  合作达成,宿林诗没有任何留恋准备离开。陆烨依旧坐在谈判桌前,没有回头看那道洗然的背影,只是口中沉沉一声叹息,似叹流水快意无情。

  “我以为,我努力站到足够的高度,就能与你并肩。”

  宿林诗身形微顿,唇角似敷衍又似习惯地轻扬一个弧度,“你应该明白,我站在这样的高度,早就不在乎身边的人是否与我实力相当或是门当户对。”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陆烨握了握拳,“我像影子一样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从来听从你对我去留的安排,那么艰难地靠近你的世界,为什么,你不能看我一眼。”

  “年少喜欢质问付出与回报的平等。”宿林诗转身看着他,“但我们明白,感情并不遵守这一规则。”

  “呵……”陆烨低声笑笑,“我真羡慕穆朗啊,他现在可以不管什么平不平等,随心所欲地向你索要精神上的一些东西,感情,哪怕是虚假的。”

  “能够回馈给你的‘喜欢’那些年我都分毫不留地给了你,你的感情中我无法回应的部分也都以物质的形式做出了补偿,虽然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是常态,但我已经在能力范围内给你打造出了一个‘正比’。”

  宿林诗转身,高跟鞋与地面发出令黑夜心悸的轻响。

  “所以我们两不相欠,我亲爱的陆烨。”

  穆朗已经一周没有见到宿林诗了。

  打电话过去,那边总说忙。他无从辨别这理由的真假性,只能表现出体贴情人该有的模样,叮嘱宿林诗注意休息,偶尔撒个无伤大雅的娇。

  这样的冷淡倒是提醒了穆朗该为自己的未来规划规划了,宿林诗不可能永远做他的金主,他得为自己谋生路。

  那天在晚宴上收到的名片依次排开摆放在桌子上,穆朗仔细斟酌考虑着,他辗转打了几个电话,接线的人都对他很客气,三言两语便预约安排好了之后的面试。

  GP制药中国分公司的负责人范德萨最近愁容满面。

  总公司从德国空降了一个高层到这边。范德萨私下里查了查,这个人能力不弱,年纪轻轻就在总公司站稳了脚,如果不是选错了队,遭人陷害,手上负责的项目出现了纰漏,也不会明升暗降地被派来分公司。

  看来巴拉朗特家族内部的斗争是越来越激烈了。范德萨无奈谣头,幸好他抽身早,与家族财产划清了界限。这些年他坐镇中国分部,耐着性子一点点把公司清理干净,自己掌控实权。可如今忽然空降高层,无疑是把他的计划打乱了。

  眼看两天后人就要落地,范德萨欲哭无泪地打电话给好友陆烨诉苦,“安安静静做个边缘人不跟巴拉朗特家族扯上太多关系就这么难吗,GP制药只是家族一个小产业,而我现在只想要一个分公司而已。”

  范德萨的母亲是巴拉朗特家族的人,这意味着他有资格去趟一趟遗产继承这摊浑水,但他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这意味着他在那些各种家族、企业背景交织的同辈人中毫无竞争力。

  所以范德萨的母亲生前给他铺好了路,他这一辈子不会坐拥商业帝国,但至少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

  “空降的高层。”陆烨意欲不明笑了笑,“傅云筝?”

  范德萨一愣,“这你也知道?”

  “他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是。

  范德萨默默点头。

  傅云筝,那可是宿林诗的初恋。

  陆烨:“你不想别人插手分公司,直接拒绝不就好了?”

  “开什么玩笑?”范德萨白了他一眼,“总部直接插过来的人,我怎么拒绝?”

  陆烨:“傅云筝为什么被调过来?”

  范德萨:“站错队,被人清理了。”

  陆烨:“这不就对了,安排他过来的人首要目的是想确保他不能再掺和你们家族的内乱,其次才是试探或者对付你,又或许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把人扔过来,是因为默认你这分公司就是个与家族无关的垃圾收容站了。”

  范德萨被噎了一下,“出主意归出主意,嘴要不要这么毒?”

  垃圾收容站?GP制药在中国的前景有多好陆烨你是不知道吗?

  “所以就算你直接把傅云筝扔出公司,总部那边也不会对你怎么样,说不定还会觉得你果敢决断,以后不再打你分公司的主意了。”

  范德萨:“那也不能说扔就扔,总的有个理由吧,中国人讲究那个……师出有名。”

  陆烨勾了勾嘴角,眼底什么东西闪过,“两个字给你。”

  “穆朗。”

  穆朗?范德萨莫名其妙,“这是人名吗?谁?”

  “宿林诗的新宠。”陆烨声音冷了冷,“也是准备到你们公司面试的新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