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旧爱今天上位了吗

第二十章. 我和你不同

旧爱今天上位了吗 画倦 1002 2019-06-09 22:45:08

  “那段时间宿林诗很辛苦,百澜公司在业内发展前景一般,她走了一步险棋,大刀阔斧地在公司内部自上而下改革,管理层陷入动荡,很多艺人也都选择了离开,但她非常沉得住气,一举将百澜击碎后,再一步步地重建起来。”

  不破不立,很符合宿林诗的行事风格。

  只是这样伤筋动骨的改革必要精于谋筹,严于管理。宿林诗的休息时间被一再压缩,别的同学桌子上是运动饮料,柠檬糖水,而她面前则永远是一杯苦涩的黑咖啡。

  她甚至曾累到失眠,明明身心俱疲,却一闭上眼就浑然惊醒,睡意来袭那一刹仿佛自身已经养成了抵御的习惯,将大脑从困倦中猛地按进一盆冷水。

  陆烨深知这种疲惫,当年业林集团面临坍塌之时,他也经历过很长一段这样的日子。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揪了一下,宿林诗,那是他喜欢,他爱的女子啊,她怎么能曾受过这样的苦?

  傅云筝自嘲笑笑,沉沉吐了一口气:“所以,我放弃了,离开了,我希望她能结束家族内的赌约,进入更高的学府深造,过一种轻松的,运筹帷幄的生活……她应该有自己的广阔天空。”

  他不忍再看宿林诗原本花团锦簇的人生摧枯拉朽枝叶凋零,也不想做耽误她光明坦途的绊脚石,“我停止不了爱她,但我可以不再宣之于口。”

  陆烨听着傅云筝的自白,沉默了片刻,轻声笑笑:“或许这么多年,也就只有你是这样,在宿林诗还愿意,还能给予爱情的时候,突然收回手毫无留恋地走掉了。”

  其他人都是捧着手眼巴巴地盼望,盼到最后,只能看到她从容离开的背影。

  “或许都是你的错。”陆烨突然指责道:“你在她的爱情观形成之际给出了一个非常消极的影响,以至于她现在只喜欢一刹花火,不稀罕长夜永昼。”

  傅云筝一愣,皱了皱眉,“我没有。”

  陆烨嗤笑,摆摆手,没打算再跟他争:“道理我懂了,但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开始你说我会和你犯同样的错误?”

  “宿林诗不是曾包养过你?”傅云筝冷哼一声,“她当过你的金主,业林集团从天雅那拿了不少资源才有了今天的稳定局面。”顿了顿,“你跟我当初没太大区别。”

  “你打住。”陆烨干脆道:“这区别可太大了,你曾让宿林诗孤身奋战,这是你的错,你忧虑,在意,耿耿于怀,但别拉上我,我没有让她心力交瘁,当初天雅帮业林,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有利可图,宿林诗也是在游刃有余的情况下向我伸出援手,我没有拖累她。”

  陆烨的辩驳让傅云筝无话可说。

  其实他们真的很不一样,单从身份来看,傅云筝是正牌男友,陆烨是小情人,这无形之中就加重了傅云筝的感情负担。

  宿林诗为两人都付出过,一次是竭尽全力,一次是行有余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