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余生只念初心

第二章 曾稀晨,他是我哥

余生只念初心 五幺二 2111 2019-05-18 15:19:43

  “倪初心,有人找。”

  初心抬头望向门口,是曾稀晨,双手插着口袋,漫不经心地靠在门框边,对初心挑了下眉示意她赶紧出来,初心走向门口,可能是因为刚刚被乔安一闹,所以有点兴致怏怏:“我的曾大哥,有何贵干?”

  “怎么不回我短信?”

  “可能手机没电了”,倪初心怎么会承认因为乔安提起余学神,她被弄得没心思关注手机。

  “刚刚爸打电话说今天家庭聚会会有朋友来,要欣赏爸的画,所以我们不在市里的别墅吃饭,改在陆岛了,放学校门口等你一起打车吧。”

  “行,反正你请客打车,哈哈。”

  曾稀晨摇摇头,“受不了你,这么点钱也要算,我先回教室了。”初心朝曾稀晨背影吐了吐舌头,当然要算,这里离陆岛这么远,打车这么贵,不坑白不坑。

  倪初心前脚刚踏进教室,后脚就有两三个女生围上来,“那不是我们的校草学长曾稀晨嘛,怎么会找你?你们不会是......”

  倪初心尴尬地笑笑,“曾稀晨啊,他是我哥。”

  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真假的?他是你哥?”

  “不可能吧,你姓倪,她姓曾。”

  “你就别瞎说了,曾稀晨可是著名画家曾穆的儿子,你们八辈子都不可能沾上关系”有个叫方萍的一脸嫉妒的说。

  倪初心刚想说什么,就被乔安拉到自己身边,她一边搂着初心道:“明天带你去我家边上新开的串串店,可好吃了。”一边带初心离开那些女生,无视她们的存在。

  “初心,别理她们,那个方萍仗着自己家里有点小钱,而且是校花,就看不起其他人,再加上他又喜欢曾稀晨,自然讲话刻薄。”

  倪初心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不过幸好乔安把她拉走,其实她也不想去解释这件事。

  她和曾稀晨是重组家庭,自己的父亲在五岁的时候车祸去世,而曾稀晨的母亲当年因为曾穆还是个不出名的画家,忍受不了穷苦的日子就跟着别人跑了。

  后来自己的母亲和曾稀晨的父亲相遇相识相爱,拖着自己和比自己大两岁的曾稀晨重组了家庭。

  结婚后,曾穆的画突然就火了,成了有名的画家,并且用赚到的钱和朋友合伙开了家投资公司,现在生意越做越好,自己的母亲和曾穆感情也越来越好,所以这个家也算是其乐融融。

  想着想着突然倪初心反应过来,“什么,你说方萍喜欢我哥?校花喜欢我哥?”

  “这么惊讶干嘛,你哥好歹也是校草一枚,不比余向乘差,只是你心思都在余向乘身上罢了。”乔安敲了敲初心的脑袋,白了她一眼。

  初心仍然很惊讶,想着放学要用这件事去调戏调戏她曾大哥。

  放学后,倪初心坐在车里,看着自己的曾大哥,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大哥长得确实人模人样了,浓密的眉毛,睫毛比自己还长,鼻梁很挺很直,啧啧啧,这手指节分明,真的很好看啊。

  “倪初心,你是不是傻了,盯着我干嘛?”

  被曾稀晨敲了一下脑门,初心这才回过神,“我的大哥啊,原来你在我身边悄咪咪长这么帅了啊,怪不得,我告诉你啊,我们班方萍喜欢你”

  “我知道啊,上个月被我拒绝了。”曾稀晨漫不经心地说。

  “什么?为什么?”

  “太丑。”

  “啊,人家可是校花,我说你眼光这么高?以后找不到老婆。”

  “你放心,我以后的老婆肯定是宇宙第一美。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这个呆呆的样子找不到老公吧。”

  “你放心,我以后老公肯定比你帅。”

  “不害臊。”曾稀晨白了一眼倪初心,头靠在车窗边,准备闭眼休息。

  半小时后,终于到了陆岛。其实陆岛不是岛,是父亲很多年前买的一块地,把地挖成了圆形,周围做了人工湖,地中央造了房子,当做私人住宅,起名为陆岛。

  说起来还是因为初心的妈妈说她的梦想就是能够和自己爱的人生活在一个无人小岛上,没有人打扰。父亲才有了这个创意,所以看得出来,父亲有多爱自己的老婆。

  想到这个倪初心就觉得妈妈很是幸福了,自己也很幸运有对自己这么好的继父。

  倪初心伸了伸懒腰,刚想走进去,张妈就跑上来拉起初心的手,“初心小姐来啦,快进来,张妈给你做了蛋黄酥。”

  初心一听蛋黄酥一阵激动,抱住张妈,撒娇道“张妈就是张妈,比亲妈还好。”

  张妈拍了拍初心的手,笑意盈盈,嘴上却让初心别瞎说。

  “张妈好”,曾稀晨下车和张妈打了招呼。

  “稀晨少爷”张妈仍旧一脸笑容,“咱们进去吧,老爷和夫人都在等着了。”

  三人走过长长的石桥,又穿过长廊,终于来到前厅,曾穆和陈晚茵已经在那牵着手候着了,对于老夫老妻还像情侣一样秀恩爱,曾稀晨和倪初心已经见怪不怪了。

  “曾爸爸,妈,”倪初心上前喊道,曾穆笑着说:“初心,蛋黄酥在厨房,去吧。”

  “哈哈,还是曾爸爸了解我啊。”说着初心便奔向厨房。

  “慢点,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猴急,老曾,不能这么惯着初心”陈晚茵埋怨道。

  “妈,初心就这样,随她吧”曾稀晨笑道。

  “稀晨,你也是,总惯着妹妹。”陈晚茵无奈地摇摇头。

  “老爷夫人,客人到了”张妈打断了母子的谈话,领着客人来到前厅。

  “初心,快出来,客人来啦,来打招呼~~”陈晚茵对厨房喊道。

  倪初心正在厨房啃蛋黄酥,没听清陈晚茵在说些什么,只听见母亲在喊她,便端着盘子,啃着蛋黄酥来了,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事啊,吃得好好的。”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材映入眼帘,这琥珀色的瞳仁,白皙的皮肤,深邃脸部的轮廓,不是余向乘是谁,天哪,余向乘,是不是自己眼花了,相思成疾?

  “初心,愣着做什么,喊人啊,这是你余叔叔,还有他儿子。”曾穆拍了拍初心。

  初心瞬间反应过来,对了,是说今天有客人,是余向乘?

  初心“啊”得一声奔回厨房,刚刚自己什么形象,她赶紧放下蛋黄酥,擦了擦嘴角的屑子,抹干净嘴,拍了拍手,再慢慢走向前厅。

  “不好意思啊,我这个女儿平时就一惊一乍的”曾穆说道。

  “哈哈,没事没事,老曾你这女儿挺有意思,来,这是我儿子,余向乘。”余易国笑道。

  “叔叔阿姨好。”余向乘向曾穆和陈晚茵打了招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