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9上架
  • 343823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重生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3078 2019-05-19 14:39:23

  夕阳的余晖穿过窗棂洒落床幔,光晕将院内的疏落的枝丫映出剪影,屋内黄铜香鼎里的沉香悠悠渺渺,偶有一两声鸦雀的叫声传入耳畔,整个世界一片安静祥和。

  除了池安现在的心境!

  自从醒来,她一直在考虑一件事,那就是:天啊!她是不是穿越了!?

  作为21世纪新时代的知识女性,她不能相信这种科学根本解释不了的离奇事件。

  可她低头看了下自己大概十多岁的身体以及穿着,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天底下能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池安缓缓地坐起,细细打量一番,身下是一张柔软的古式木床,紫檀木的围栏雕刻的玉兰花瓣栩栩如生,身上盖着一床天青色锦缎棉被。

  侧目望去,一间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靠近窗边的乌木的桌案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一只毛笔,古琴立在角落,铜镜置于花梨木梳妆台上,满屋子都是那么清新闲适,想来是个富贵人家。

  想她池安也是麻省理工大学金融系学生,因一场意外的车祸到了这里,目前年代不明,朝代不清,家庭成员不详。

  而妈妈和爷爷如果得知她身死的噩耗,会有多伤心绝望啊?还有弟弟,今年刚考上大学,她还没有看到他新谈的女朋友。

  池安的爷爷是中国知名企业家,虽坐拥几十亿身家,但是早年丧妻,中年丧子,晚景凄凉。

  而她的母亲,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多年,他们还能承受失去她的这种痛吗?

  池安痛思追忆,恨不能改变这命运的安排!

  这时屋外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路:“小姐醒了吗?”

  好像是一个婢女回答:“回夫人,小姐还在睡呢!”

  “进食了吗?”女人继续问道。

  “没有呢,晚膳已经准备好了,小姐还没有传唤。”

  “我去看看!”

  女人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她坐在床上发呆,柔声问道:”乔乔,好些了吗?饿不饿?“

  虽然池安已经开始接受了她已经穿越的事实,可是就这么和一千多年前的古代活人面对面了,她还是无比震惊的。

  只见女子大概三四十岁,一身绛紫色的莲步裙,头上的碧玉发簪轻巧的盘起了三千青丝,腰若约素,肌若凝脂,一双杏核眼眸清波流盼,不施粉黛,却满目温柔。

  女人觉得她的神情不太对,“怎么了,乔乔?”女人端正了她的身体,笑容温和带着探寻目光望着她。

  池安扶着头陷入沉思,这时她才突然发觉脑子里有一部分关于“乔乔”的记忆。

  原来这个国家叫做大乾王朝,这在她认知的历史里不曾存在的。

  自己叫云乔,云府小女儿,今年十二岁,父亲是大将军云怀安,已经出征一年多未归。

  祖父忠勇公云承颐,致仕也是一名威名赫赫的护国将军。

  而她面前的这位,她的母亲云李氏,则门第不高,是江南商贾李介鸿的嫡女。怪不得这位娘亲如此清丽温婉,原来是位江南美女。

  看来云将军曾经也是怜香爱花之人,定是爱极了,才会迎娶这位门不当户不对的商女为正妻。镇西将军夫人的名头也是帝都长宁的贵族圈里一个让人人称羡的存在。

  池安想到那个世界自己的母亲,父亲早殇,母亲未曾改嫁,日复一日地照顾她们姐弟的生活起居,有苦却无处倾诉。女人如娇花,失去了爱的滋养,就会迅速的凋零,以至于印象里她的母亲永远都是愁眉不展。

  上天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让她再体验一场不同的母爱,自己应该试着接受吧。

  “娘亲,我饿了!”娘亲,这是小云乔对她一贯的称呼。

  “晚膳已经备好了,你大病初愈不能吃油腻的,做了一些鸡茸粥。”

  “好!”云乔甜甜的一笑,娘亲随即展颜,对着旁边婢女吩咐道:“快去给小姐上晚膳!”

  “是,夫人!”清夏应道。

  云乔的住的院子叫“乐棠苑”,里里外外丫鬟婆子就有十几个。清夏和清秋是一等贴身婢女,大概十三四岁左右的样子;二等婢女四名,知琴、知棋、知书、知画;三等奴婢粗使婆子还有几名。这次小姐掉进池塘,她们哪里想到真正的小云乔已经去了。

  池安替云乔惋惜,虽然古代文明落后,女人的阶级地位很低,但是可以看出,这是个还算温暖的家庭。

  不一会,清夏备好晚膳,一碗粥两碟小菜,看着很精致可口。云乔在清秋的伺候下,洁面净手,端起热乎乎的粥,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夫人,夫人,老爷回来了!”母亲丫鬟采苓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

  “老爷回了!谁说的?在哪儿呢?”娇花娘亲忽的站起来,急走了两步。

  “人明天就要进城了,刚才顺子骑快马提前一日回来禀告的,西北大捷,老爷明日要先进宫复命,午膳时分就能回来了。”

  “太好了,策儿呢?”

  “世子跟老爷一起呢!”采苓道。

  “快,快准备一下,世子的清风阁再三打扫,不能留一丝灰尘。还有午膳,珍珠福寿鱼,如意蟹黄饺,这两个是策儿爱吃的,一定好好准备!哎?对了,告诉老太爷了吗?”云夫人显然十分激动。

  “一得信就着人去禀告了,这会子肯定也高兴着呢!”采苓答道。

  老太爷,说的就是云乔的祖父,云乘颐,今年六十来岁,当年也是“独立扬新令,千营共一呼”的一品将军。如今褪去了戎装鹫翎,只是一位从容智慧的普通老者,安然在家享受天伦之乐。

  池安看着这位娘亲喜形于色的在屋里踱来踱去,全然没有一品将军夫人威严端庄,一副全无心机的样子,当真觉得可爱的紧。

  察觉到云乔的目光,回头对她感慨,“你大哥这一年随你爹行军打仗,风餐露宿,估计很久没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了!”

  “大哥和父亲为家国浴血奋战,他们都太辛苦了!”池安乖巧应声。

  “乔乔最是懂事了!你大病初愈,要早点休息,娘亲先回去了!”云夫人嘱咐道。

  云家这她一辈的子嗣中有三男一女,大哥云策,并不是云将军亲子,据说是早年爹爹收养的一个副将的孩子。

  这位副将当年为救云将军牺牲了性命,妻子也跟着殉了情,只留下一个五岁的孩子,就是她大哥。

  云策今年十八岁,听闻五岁作诗,七岁就能写的一手好文章,十岁便可和当朝大儒名师李献辩论圣学治世之道,文治武功,冠绝当世。

  云老爷子更是一言定乾坤,言“虽非吾亲孙,但忠勇公护国将军府唯一世子只云策一人!”

  但是在小云乔的记里云策可是个非常严厉的兄长,她和云沐云庆启蒙研读的书文,练习的字帖,都是这位大哥教导并督促的,小云乔对她的惧怕多过于敬佩。

  二哥云沐,今年十六岁,云府唯一正房嫡子,是和她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在槐安书院读书,记忆中是个如沐春风的翩翩少年。

  三哥云庆,十三岁,孙姨娘生的庶子。

  要说这位姓孙的姨娘,是云将军未娶妻前的家里给安排的通房。这些年也一直默默无闻,可因着十三年前突然有孕继而生下三少爷被抬为姨娘。如此作为,可见也不是个头脑一般的人物。小云乔十分讨厌这位庶出的哥哥。

  池安粗略地整理了一下小云乔的记忆,发现关于这个朝代以及外边世界的信息留存的不多,记忆里大都是在云府生活过的场景。可能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对整个社会以及政治,还没有完善的认知。

  怎么办呢?另一个世界她已经死去,虽然无比思念让她痛彻心扉,可总要活下去啊!

  从此以后,她就要以小云乔的身份活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