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2章 初来乍到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324 2019-05-19 16:32:03

  这一夜云乔做了一个梦,她看到的妈妈双眼空洞的望着她的灵柩,悲伤吸走了她的灵魂,仿佛只剩一个躯壳。她想上前安慰,告诉妈妈她还在另一个世界好好活着,可是就是说不出话……

  霍然惊醒,发现只是一场梦。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只是自己在这一世的轮回中,带了上一世的记忆。

  “小姐,醒了吗?”清夏进来伺候。

  云府有家训:“晨醒即起,醒后勿粘恋”。

  “嗯,进来吧!”

  清夏清秋伺候云乔梳洗完毕,她坐在铜镜前,第一次仔细打量镜子里这个小女孩,圆圆的小脸上嵌了一双乌亮的大眼睛,皮肤白皙如玉,蚕蛾触须一样的细眉,双眉正中有一颗殷红小痣,灵动传神。小巧玲珑的鼻子下一张嫣红水润的樱桃小口。细看之下,应是遗传了娇花娘亲的江南小女人的风韵。看来长大了也是貌美清丽的美人儿。

  清夏为小姐挽起双丫髻,顺口道:“小姐,你知道吗,据说世子在归京的路上遇刺受伤了!”

  清夏清秋两个婢女虽然年纪相同,但性格孑然相反,清夏活泼外向,清秋相对内敛稳重,不善言辞。

  “谁说的?”云乔诧异道。

  她的这位未曾谋面的大哥虽然天纵英才,少年得志,但小小年纪痛失双亲,虽然云家待他更甚亲子,但是心理肯定是有创伤的。

  “顺子回来说的,老太爷知道了以后发了好大的脾气呢!您知道老太爷是多么爱重世子的,据说世子小时侯摔伤了腿,老太爷竟由此发买了清风阁所有下人呢!”清夏说着,为小姐发边别上一只蝴蝶状的碧色步摇。

  “现在怎么样了?”

  说实话,云乔很不习惯这种被人伺候的感觉,但是如此繁琐的装束,她自己又不会弄。

  “现在不知道呢,应该没有大事吧,随行的郎中是张先生。”

  张继良先生是长宁有名的神医。

  “那就好!”

  云乔有种莫名的预感,这位大哥的身份,应该不会只是下属的遗子这么简单,但她初来乍到的,也不好多做探究。

  清秋为小姐挑选了嫩粉色的秀锦罗裙,上绣白色玉兰花瓣,衬的小人可爱又不失风致,浅黄色的束腰陪着白色的花纹,把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打扮的活活像个小仙女。

  “小姐,快用膳吧!”清秋提醒道。

  云乔拿起碗筷,蓝色花纹瓷碗里装着红枣山药粥,两三小菜,每样菜做的玲玲精致可口。

  一边用餐,云乔一边琢磨这一天来在记忆里和得到的有关于云府的信息。

  毕竟云乔是有现在二十岁岁的智商和阅历,以她观察下来,云府应该不像她想象的这么简单。比如,云家一门忠烈,老太爷三个儿子里已经有两个战死沙场,剩下唯一儿子和第三代继承人还要同时被委派到西北苦寒之地御敌;还有,按理说人逢七十古来稀,一般古代官员七十岁致仕。可她家老太爷如今刚过耳顺,身体康健如风行,就已经称病致仕,交官还职;父子二人大败敌军后在自己国家的地盘上遇到刺杀,这一切都透着不对劲。

  用完膳,云乔决定去老太爷那探究一番,她前世看多了这种波谲云诡历史故事,想定能从中察出端倪。这就是她的家了,以后的根基和依靠,如果可以她也要为家族尽一份力。

  “清秋,待会你同我去给祖父请安吧”云乔说到。说完看着清秋很诧异的样子。哦!之前的云乔孩子心性,小小年纪娇蛮跋扈,很少有这般懂事的时候。

  云乔刚想解释一番,就听清夏说道:“小姐是看世子要回了,怕他骂你,准备提前讨好一下老太爷说说好话吗?”表情俨然一副我已经看透了你的样子!

  “才没有呢!”云乔假装被拆穿。

  “要说也是,去年小姐和三少爷起争执,被世子罚抄了整整一个月的家训!”清夏说。

  “有娘亲和祖父护着我呢!”云乔心想装小孩子也是一门功课。

  清夏笑着撇撇嘴,不置可否。

  昨夜忽然下了一场雪,为这个银装素裹的古时庭院更添了一翻风味。穿过云棠苑,一路走过几处亭台楼阁,假山奇石。这种古风建筑云乔在现代的苏州园林里见过,但这比那现代的留园还要美上几分,还要庄重几分。

  府中分中、西、东三路,中路依次是云府大门、南大厅、内仪厅、中正堂;西路有父亲和母亲居住的安锦楼,穿过垂花门、梅园、老太爷的富宁居,大哥的清风阁,二哥的秋沐斋,云乔的乐棠苑,最后是孙姨娘和云庆的庆惠园;东路通向父亲的书房,南侧是云府花园,整个云府占地面积约四十多亩。这要放到现代,真是无上的豪宅啊!

  要去老太爷的中正堂,最先路过秋沐斋,云沐去书院了,估计至晚方归。

  然后是云策的清风阁,据说这位大哥独爱竹,古人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以竹造园,竹因园而茂,园因竹而彰,虽则时近初冬,但是深翠有致的竹林,此时应更显婆娑疏落的画意,进去欣赏一下应该可以吧!

  穿过拱门,一大片青青竹林跃然于眼前,果然破土凌云节节高,驱寒三九领风骚,可见主人性情志高坚韧,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走着走着就到了正厅,这时候她突然听见一个声音……

  “……世子这次伤及肺腑,以后恐再也无法习武,那边准备赶尽杀绝了,世子,我们怎么打算?”只听一个男人说道。

  “且不用管他,我已作安排,不出几日便有转机……”

  云乔走在前面,发现自己好像听见了不得了的大事,难道屋子里说话的是“大哥云策”?他已经回来了么,为什么她都不知道?还受了很重的伤?

  清秋刚要说话,云乔冲清秋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拉着她惦着猫步准备继续偷听墙角。

  “世子,您......”屋内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云乔渐渐的向窗口靠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