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章 齐聚一堂(一)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825 2019-05-19 17:02:32

  云乔出了清风阁就一直在想一件事,究竟是谁刺伤了云策?她要在这里重新开始生活,就务需保护她的亲人不受任何伤害,虽然她现在年纪还小,但也要出一份力。

  “小姐,刚才世子没有罚您吧?”清秋还在担心。

  “没,放心吧!”

  “前边就是中正堂了!”清秋看小姐有些心不在焉,于是提醒道。

  云乔走进屋内,发现祖父端坐在正厅喝茶,见她来了,舒展眉头,笑道:“乔儿来了,病可好啦?可莫再如此淘气了!”

  只见这位老者,两鬓略有斑白,身着褐色锦袍,身形有些发福,一双眼睛写满沧桑却掩饰不住观透世事的清亮。重眉挺鼻,白鬓皱纹依然能勾勒描绘出当年老太爷征战沙场意气风发的气势,不愧为一品护国将军忠勇公的风采。

  “祖父,乔儿知道了,以后再不让祖父担心了!”说着就上前抱住云老太爷的胳膊。

  她自己另外一个世界的爷爷,也是这样一个智慧且历经风霜的老人,同样都经历过丧妻之痛,也同样经历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云乔发自内心的觉得,这笑容,让她在这一无所知的世界感觉到了无上的亲切,这就是自己的祖父,孤单寂寞却能为整个家撑起一片天。上一世愧不能补偿,这一世的亲情却近在咫尺,云乔心里暗暗起誓,这一世,一定好好爱护这个家!这么想着,眼里的眼泪就止不住流了下来。

  云老太爷讶然:“乔儿怎么了?“

  “没事呢,祖父,就是病了好几天没见您了,想您了呢!“云乔抹了把眼泪,撒娇道。

  云老太爷没有想太多,这孩子大病一场,许是心里有些感慨罢了。

  “祖父,我刚才在清风阁见着大哥了,他好像病了,一直在咳嗽呢!”云乔用的是“病”,而不是“伤”,云乔以为她初来乍到,不能表现太过,让人起疑。

  “哎,可惜了啊,策儿,曾也挽劲弓,降烈马、斩杀千人不留行,如今伤了身子骨,却不能习武了。”云老爷子说道惋惜之处,用拳头狠狠的敲了一下桌案,震洒了瓷杯里的茶水。

  “祖父,你莫要太担心了,大哥腹载五车,惊才风逸,心中自有丘壑,即便不能习武,也能承起云府的!”云乔不再询问谁刺伤的云策,肯定也不会告诉她。只能靠自己去慢慢探求了。

  云老爷子诧异的看着她,这种话竟然从一向娇憨的孙女嘴里说出来,虽然是安慰之语,事情却看得通透,思维跟得上。这般见识,不愧是他云府的嫡孙女,“是啊,乔儿真是知事了!”拍着她的小手说道。

  “禀老太爷,老爷从宫里回来了。”说话的是云府护卫,康耿,是老太爷的亲随,三十几岁。

  “嗯,吩咐下去,午膳准备在中正堂,一家人吃个团圆饭。”云老太爷吩咐道。

  “是,老太爷。”康耿道。

  正说着就见一位身着铠甲,雄姿英发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厅堂。

  他一撩衣摆,跪地行礼,“儿见过父亲!”

  “起吧,一路辛苦了。”老太爷亲自走上前,扶起儿子。

  原来这就是她的父亲,“爹爹,乔儿好想你!”说着紧跑两步,如倦鸟投林般投入父亲的怀抱。

  正好这时娘亲也进了屋来,见此情景,笑嗔道:“乔乔还没有给父亲行礼呢,这般没规矩!”

  云乔忘了古代人重视礼仪孝道,表现的有些过了。于是退出父亲怀抱,规规矩矩行了一万福礼,“乔儿见过父亲!”

  云老爷见如花骨朵般的小女儿撒娇,心都要化了。赶紧抱了抱她,笑道:“父亲也想乔儿了,一年不见,乔儿越发漂亮了!”然后顺手牵着妻子的手,道了一句:“你也辛苦了!”

  娘亲有些羞怯,“妾身整日无事的,怎敌老爷和策儿征战沙场辛苦!”

  云乔正想着,这真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

  这时……

  “奴婢见过老太爷,老爷,夫人”

  “庆儿给祖父,父亲,母亲请安!”说看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领着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上前一一行礼。这就是孙姨娘和云庆。

  只见这女人虽然年近不惑,依然有些风韵犹存的感觉,一双眼睛左顾右盼,一看就是心思精明之人,她身着一身青绿色锦衣,细看之下身形依然凹凸有致,头插一只白色梅花簪,更衬得肤色白皙。

  云乔细细打量,心道,她能默默上位,不是没有道理的。

  “免礼吧!“父亲淡淡道。

  老太爷没有理会,她这样的身份,还不稀得老太爷太多关注。

  孙姨娘也似习惯了,脸上挂着招牌微笑,立于一侧。

  “庆儿书读到哪儿了?”云将军问小儿子。

  “回父亲,读到《孟子》。”云庆十三岁,还未进书院,但是家里请了私塾先生。

  “不错!”父亲并无过多评价询问。

  “老爷,庆儿这孩子日夜盼望着您回来呢,这不,最近刚写了一幅字,说回来一定让父亲看一看!”孙姨娘插言进来。

  云乔见着娘亲微微一蹙眉。心道,这不是就是典型的绿茶吗?正房夫人进得门来还未多说话,她先显摆上了。

  她说着,就从袖口拿出一张宣纸,轻轻打开,交到老爷手中。

  “嗯,书文皆有进益。庆儿需则多加练习。”父亲点点头说道。

  孙姨娘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云乔越瞧越不顺眼,娘亲不开心,你也别想得意。于是乎上前搂紧父亲的胳膊,一针见血的告状:“还说呢,父亲,三哥净是骗我。前两日顾先生讲到卧冰求鲤的典故,他跟我说破冰捕鱼,鱼儿定必更加肥美味鲜,于是我就信啦,偷偷想去湖里捉一尾来给娘亲尝尝鲜的,哪知根本就没有!”

  云乔的话一说完,全家人的脸色都变了。这么说来,云乔掉进冰池,是云庆怂恿的?

  “庆儿?怎么回事?”父亲声音低沉,风雨欲来。

  云庆吓得脸色都青了,他没想到,在这种场合,云乔会把这事大咧咧的说出来,丝毫不掩饰,于是慌张答复:“不是的,父亲,庆儿只是听了先生的典故有感,随口一说,万没有故意唆使妹妹去冰池里捕鱼的意思!”

  说的也是,只是随口一说,谁会想到云乔会当真,还真的去自家的池塘捕鱼,还真的掉进了冰池里。

  云乔自知没有证据,也没有想一次性把这事的责任推给云庆,但是要在父亲和祖父的心里种一颗疑心的种子,这就够了。

  云乔从记忆里分析得知,这位三哥可没有大家认知的“胆小谨慎”,反而他更随他的亲娘,心思缜密,深知“示之以弱,然则缓缓图之”的道理。尽管云乔还没有摸清孙姨娘母子究竟图的是什么,若只是父亲和祖父的好感和关注,那便可得过且过。若是求的整个云府,更不惜伤害她的亲人,她可不会轻松放过。

  不管云庆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小云乔确因此丢了一条性命,这是事实。

  云乔不是善男信女,反而极其聪明,懂得审时度势,分析利弊,很善于利用已有的优势去创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她的原则是,人敬我一尺,我必敬人一丈,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奉还。

  “爹爹,三哥不是故意的!”

  听完这句,孙姨娘和云庆显然松了一口气。

  “可是~”云乔继续说道:“大哥刚才还因为此事训斥了我呢!爹爹回来也没有表扬过我,一进门就夸奖三哥书文精进!”一脸幽怨的小表情。

  父亲和祖父脸色稍霁,原来是小女孩吃醋了。

  孙姨娘也有些后悔,枪打出头鸟,看来她不该在老爷刚进门就着急表现。

  娘亲被这小丫头的话搅得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看来以后要提防孙姨娘和云庆了,宁可信其有。

  “嗯,原来就是你个小丫头吃醋了,我女儿这般可爱聪明,爹爹最爱的就是小云乔了!”她爹赶紧安慰女儿。

  引得云乔故意一脸得意的看向云庆,看吧,我就是明着争宠,你奈我何?

  这时候云策也走了进来,刚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他当然看出这小妮子就是故意告状,只是没想到一年没见,聪明了许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