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7章 书房观史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05 2019-05-19 17:30:12

  云乔带着清秋来到书房,推开镂空雕花檀木门,这是一个大概百平米左右的古朴雅致的房间。

  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正中间放着一个梨花木大案,案上摆着数十方宝砚,笔架上放置各种大小不一的毛笔。

  古人素爱焚香,案几左边放置一鼎博山炉,底盘呈豆形,其间雕有飞禽走兽,沉香制成香饼香球放于炉内,烟气缥缈,如海外仙山在云海中隐现。

  西墙上挂着《千林山雨图》,上题词:墨花淋漓翠微断,隐几忽闻山雨来。房间角落设着两方宽大的汝窑花缸,几尾锦鲤嬉游其中。

  整个书房给人的感觉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紫檀木的书架就有二十几个,整整齐齐依次摆开,各种书籍陈列其上,并按“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原则分为六艺略、诸子略、诗赋略、兵书略、术数略、方技略六大类。

  每大类之下又分小类,即各“略”之下所分的“种”,如六艺略分易、书、诗、礼、乐、春秋、论语、孝经、八种。

  这些都是儒家相关经典之作,它们被安排在最突出的位置。

  诸子略,收录儒家、道家、法家、墨家、杂、农、小说等著作。

  原来这个世界所经历的各国的演变与顺序跟云乔自己所知的历史是大同小异的,但是名称不同,年代有些差别。

  比如他们也有战国时期,但是所割据的国家数量以及名称跟她所认知世界大有不同。但是十分神奇的是,诸子百家出现的时期和年代几乎跟她所知的一模一样。

  看来古代杰出的文学礼学大家随着社会的进步逐一出现,是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的。

  而大乾王朝虽尊儒学,但对诸家学说基本上还是兼收并蓄的。

  诗赋略所收录的文章,古诗,杂赋、歌诗大都她都是没听过的,但她今日没有时间一一翻阅拜读。

  兵书略,著录了兵士权谋、地势山形、战术技巧等军事文献,跟现代所知的相比要粗糙许多。毕竟她之前所处的年代比这个朝代大概早个一千多年,而这种军事文献是需随着需要科学和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渐渐演变的。

  方技略,著录了医经、经方、毒术,神仙等著作,大体上是医学、方士、毒术,巫术几方面的杂拌。

  云乔粗略的翻看了诸子略,这个朝代的童生修习之书,跟现在的认知的基本一样的。读完《幼学》《弟子规》《孝经》等启蒙类的书籍,就要开始读四书,老子孟子曾子,这些人物,竟和云乔认知的历史是一模一样的。

  《四书》按照《大学》《论语》《孟子》《中庸》的次序来读。

  先读《大学》,以立其规模和基础。“大学”的教人为人立学做大人。从“格致诚正”,一直到“修齐治平”,要求人不仅要理解天地万物,而且要省察自己内心的心念,心怀家国。它不仅展现了一个包括“万物-自我-他人”的霍达人生,而且指明了人生努力的目标。

  次读《论语》,以立根本。《论语》是孔门诸弟子答问的记录,儒家思想的精义亦囊括其中,可以从中了解与体悟圣人中正平和之道。

  再读《孟子》,以激其发越。儒家以孔子为发端,孟子则畅其源流。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正气。其文气极为雄壮,如泰山乔岳。

  最后是《中庸》,以尽其精微。《中庸》一书难读,初学者未当理会。需要在其他三书都读完了,于其中道理都有所了悟之后再来读。正所谓“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

  云乔从文献中抽出一本《大乾宝典》,这个国家自称“大乾王朝”,其实名为“东乾“,其占地类似于现代中国中部东部以及南部,占地面积广博物产丰富,其帝京为长宁。因这古代的地图文献并不精确,云乔猜其大概在现代的西安附近。现在的皇帝顺安帝,已年过不惑。

  西北部的国家称为“西俞“,大概就是新疆西藏青海甘肃等地区,

  北部国家称为北辽,大概在蒙古和内蒙古地区,其三个国家互相牵制,成掎角之势。

  东乾以农耕产业为主,而其他两个国家民风彪悍,以游牧民族为主,从其历史文明的角度来讲,东乾的礼教文艺也是引领着整个时代的思想文明进步的国家。

  掩卷沉思,云乔还是弄不懂她是怎么到了这种现代科学还无法解释的似是而非的空间里的,还是说本来地球以及有宇宙就有很多个纬度的空间?她是死后被莫名的力量送到一个莫名的空间里?她不懂!

  云乔只知道,她回不去了。想到这,她悲从中来,为什么让她带着记忆重生呢?为什么偏偏只有她孤孤单单一人?她真的好思念,好思念,好思念,那个世界的一切。妈妈,爷爷,弟弟,还有……宋博远,她曾经的男朋友。

  他们留学在同一个国家,因云乔初中高中都跳过级,所以虽则他比她大三岁,但是他们是麻省理工大学同一届的校友。

  他们一起去图书馆,假期一起打工,一起经历了四年的美好时光,然后在临近毕业的那天,当她敲开宋博远的房门,看见一个妙龄女郎穿着睡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无比的愤怒。

  于是她肆无忌惮的开着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不小心和另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相撞,掉进了波士顿的查尔斯河中,溺水身亡。

  云乔从小没有父亲,她从小就无比的渴望爱,比别人更珍惜爱,她小心翼翼的经营着这段感情,她以为她会和他携手共白头的。

  可现实给出的一巴掌深深的刻在她的骨子里,转生不忘。

  而这一世,她生活在这个男尊女卑,男人可以合法三妻四妾的年代,她以后该何去何从呢?

  她想,她绝能不对生活妥协,要把握足够的筹码,不受任何牵绊,只为自己的心而活……

  而这时候清秋已经吓傻了,因为小姐拿着一本书蹲坐在角落里泪流满面,无尽的忧伤!

  “小姐这是怎么了?”

  云乔回过神来,才惊觉身旁还有人,她摸了一把眼泪,无从解释。

  “清秋,你别问,就当做今天什么都没看见,谁都不要告诉,可以吗?”云乔对一个奴婢用了恳求的语气。

  “……是,小姐!”清秋沉默了一会,定定的应答。还好清秋是沉默寡言的性子。

  “走吧,清秋,我们回去吧!”云乔道。

  “是,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