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8章 兄妹斗法(一)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04 2019-05-19 17:37:42

  这一夜,云乔几乎彻夜未眠。她在反复思量自己的前世今生,她需要整理自己的情绪。赶走忧伤,思念,悔恨,愧疚,不安,恐惧,并在其中找到希望。

  她还要活下去,坚定不移的,步步为赢的好好活下去。

  以至于第二天卯时起床时,没能起来!想起今天还有个阴晴莫测的大哥需要应付,云乔挣扎着起床的时候已经辰时了。

  清秋和清夏忙里忙外伺候她更衣洗漱,她早饭都没顾得上的上吃,就被稀里糊涂的带出了乐棠苑,虽然用香粉细细的遮住了两个黑眼圈,但是也难掩疲累之色。

  “小姐,你明知道今儿个世子要您辰时去清风阁,奴婢叫了您多少次还都起不来,现在巳时已过,可怎么办?”这次跟着她的是清夏这个小话痨,巳时已过就是大概早晨起来九点多。

  “放心吧,清夏,到时候你就守在门口,发现不妙你就去安锦楼搬救兵!”云乔道。

  “小姐,不是奴婢说您,您知道您迟了多久么?整整一个时辰!哎呀,我看我别等您进去了,我现在就去找夫人过来给您求情吧!”清夏说着就跑。

  “清夏,回来!”云乔无奈,她家大哥真是鬼见愁,看把下人们都吓成什么样了。

  “怎了小姐,再晚可就来不及了呀!”清夏回头看她,表情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云乔突然觉得清夏可爱极了,虽然有些话多,但看得出,她和清秋二人确实是真心对小云乔好的,得到忠仆二人,她也算在这陌生的世界得了一丝温暖,缓缓流入心田。

  “大哥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去叫了母亲来,这不是让大哥对我更不喜么?再说母亲来了也不一定管得了呢,还害她担忧,何必呢?”云乔解释道。

  “可是小姐,世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的!”清夏颓丧着一张脸。

  “放心吧,清夏,我进去就认错,争取从轻发落。”云乔心道,她什么没经历过,怕什么?

  “那……好吧!要有不对,您一定叫奴婢,奴婢就在门口。”

  “嗯,我们快走吧!”

  清风阁正厅,青文青武站在门口,跟两个门神似得,一动不动。见着云乔主仆二人前来,对云乔行礼:“小姐,世子让您进去!”

  “嗯,清夏,你就在这等吧!”云乔吩咐道。

  “是,小姐。”清夏尽量站在窗边,好随时留意里边的动静。

  进了正厅,看见他家大哥端坐在案前写字。

  今日云策换了那日的玄色锦衣,身着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裁剪合体,身姿清瘦挺拔,去了些许凌厉的气质。

  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白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光风霁月,说不出的尊贵雅致,如诗似画。

  云乔恭敬行礼,“大哥,安好!”

  云策连眼皮都没抬。

  竟然不理她?云乔站在桌前有些无措,好嘛,就是晚了又能怎样,连句话都不说,摆明了要晾着她。晾就晾,云乔破罐子破摔。不让他消气,他也不会轻松放过她。

  一刻钟,云乔开始神游,想起昨日书房见过的经史子集,她发觉古人朴素的哲学很是有意思。

  比如他们以日常生活的五种物质:金、木、水、火、土元素,作为构成宇宙万物及各种自然现象变化的基础。但是朴素的唯物主义没有科学实践的支持,对于一些无法解释的事,他们会是神鬼在操纵,

  云乔想着她需要按部就班的展现自己才华,不能一蹴而就,否则万一被人当作鬼怪附身就麻烦了。

  两刻钟,三刻钟,四刻钟,云乔开始摇摇摆摆站不定,毕竟昨晚只睡了一个时辰,更何况云乔这身子大病初愈,又饥肠辘辘,不知道要挨到什么时候。她从小学习优异,从没有被罚站的经历。

  云策,果然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一个时辰过去,云乔感觉自己快睡过去了,残存着一丝意识也快到了强弩之末。

  云策今天也感到意外,要按照以往,早就哭闹不止了,今天竟还能站定一个时辰,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当然她如果哭闹不止,他也有其他法子。

  “乔儿,我昨儿个说的话,重复一遍!”云策终于开口。

  云乔也惊醒,昨日什么话?哪一句?哦,她想起来了,“大哥说,辰时报道,晚一刻需则受罚!”

  “明知故犯,你胆子越发大了!”云策骤然抬眸看她,语气严厉。

  云乔想说,她大病初愈,她昨晚失眠,她今没吃早饭……不行,在非常精明的人面前,勇于承担认错,比欺骗借口要来的宽大处理。“大哥,我知错了!”

  云策拂袖起身,丢出两个东西在桌案上,一本家训,一把戒尺,冷冷道:“选一个!”

  按道理,云乔当然选第一个,从小到大抄过多少遍的家训,对她来说都可以倒背如流。

  但是,抄书非常浪费时间,她虽然识得繁体字,毛笔字也写的很不错,但是毕竟并不熟练,这样厚厚的一本家训,一抄可能两三天就过去了,她还有很多事要赶在宫宴前要做,她还要要出府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云乔上前拿起戒尺,“乔儿认罚!”

  云策再次感到非常意外,竟然选了戒尺?但是云府家教严格,知错犯错更是不能姑息,云策拿起戒尺,敲了敲桌面,冷冷道:“伸手!”

  云乔慢慢拿出小手,不就小孩子是被打手板么,能有多怕?

  “啪~”一声,还真的很……疼!!!

  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第二板重重地拍在手心上,竟比第一下还要疼多了,感觉手都疼得麻木了。

  云乔好歹也就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至于这么严厉么?迟到一会罢了,罚站两个小时,还要挨打,还这么疼?真是希特勒!

  “念在你大病初愈,今天只罚两尺,你要引以为戒,切莫再犯!”云策看着她迅速红肿起来的手心,突然有些不忍,其实要按他的原则,肯定不会两下就作罢的。

  云乔眼泪流了出来,不是委屈的,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真的很疼好么,他不是武功尽失么?还有这么大力气?按常理来说不会这么疼啊,还是说……

  他武功尽失是装的?

  细思极恐~

  云策这个人真的很神秘,让人一点也琢磨不透,他待在云府会不会心怀不轨,有所企图?

  她可要好好观察,不能给任何人可乘之机。

  但是想要挖掘他的秘密,就要先接近他,卸掉他的防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