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0章 凤阳酒楼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145 2019-05-19 17:54:34

  云策走入酒楼,掌柜的亲自上前招呼,“云世子,您来啦,楼上请!”

  云策微微点头:“嗯!”

  “云世子,许久不曾见着您啦,听说您刚刚得胜还朝,您能光顾小店,真另小店蓬荜生辉啊!”外人看来周掌柜的是个生意经,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真是周到极了。

  实际上周长亭是“玄青堂”的一名成员,武功极为高强。

  玄青堂也是近几年才声名鹊起的江湖组织,因前几年有传言玄青堂为民除害刺杀了几名鱼肉百姓的贪官奸佞,他们为民请命,因此得到了许多百姓的支持。

  而他们做了大事之后就会迅速销声匿迹,不留一丝痕迹,任谁都查不出任何端倪,没有人知道玄青堂所在之处,没有人知道他的成员数量,没有人了解他们真正的实力。

  大隐隐于市,其实玄青堂的每一个成员有可能存在于大乾的任何一家酒楼,妓院,赌坊,学堂,客栈,农家……

  从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联系的,怎么缜密的组织每一次行动,最重要的是,没有人知道,究竟谁在背后操纵着这盘大棋,他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但是这次归京途中的刺杀,让云策意识到,玄青堂内部,出了内奸,泄露了行踪和机密,险些至他与父亲,乃至于整个云家都于万劫不复之地。

  能掀起这么大风浪而让他没有察觉的,只能是他信任之人,而周长亭就是距离帝京长宁最近的十大长老之一,云策要亲自审问。

  进了天子一号房,随即关掉所有门窗,云策淡然地在主位上坐定。青武立于一旁。

  周长亭恭恭敬敬行礼,继而问道:“堂主,您今日怎么亲自来了?是有什么吩咐吗?”

  云策挑眉,语气淡漠,“周长老,我以为你第一句应当问我伤势如何!”

  是啊,以玄青堂快速的消息来源,应当一早就得知堂主受了重伤,为什么周长亭关心的不是堂主的身体状况?而是接下来有什么事情和动作!

  是欲盖弥彰,装聋作哑,还是做贼心虚不敢提及?

  周长亭吓得冷汗都下来了,他没想到自己刚开口第一句话,就暴露了自己,他也是聪明人,马上就跪地叩头,“堂主饶命!”

  “为何要饶?”云策气势凌厉,眸光阴冷。

  “堂主,堂主,我也是逼不得已的。你知道……”

  不等他说完,云策打断:“想好善后方案,留你全尸!”

  周长亭顿时绝望的颓坐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以云策的性子,这就是最后的宽大处理。他不能辩驳。

  他也不能反抗刺杀,因为这凤阳酒楼有多少武林高手环伺其中,他不得而知。即便云策失了武功,他也不可能得手,即便得手,堂主死在他的地盘,他全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玄青堂惩治背叛者的毒药就有数十种,每种都让人生不如死。云策不仅仅是统治人心,心系百姓的玄青堂领袖,而且是冷心冷情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所以玄青堂从不出叛徒。

  而他,若不是因为儿子被暗算中了稀世的蛊毒,他也不能被天极门的人要挟,他偷偷用云策的行踪消息换来了儿子的解药。他只是没想到,云策这么快就找上了他。

  “堂主,长亭自知罪孽深重,不敢求情辩驳。但是我是一个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蛊毒一天一天吞噬的血肉不剩。但是堂主,我愿意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为玄青堂最后做一次赎罪,求堂主放过我妻儿性命!”说着,连连跪地磕头,满头鲜血直流。

  “多大筹码?”云策端起茶水,轻轻吹了吹漂浮的叶片,抿了一口。

  “王昆凌!”周长亭吐出三个字。

  云策放下茶碗,从袖口拿出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了一下嘴角,却依旧没有抬眸,“何时?”

  “两日后的庆功宴上!”周长亭知道,如果不是足够大的筹码,云策不会动摇的。

  “嗯”云策点头起身,“青武,吩咐下去,好好照顾周长老的妻儿!”

  “是,世子!”青武答道。

  周长亭知道,如果他能做到,他的妻儿方能保全,但是如果失手……

  他看着云策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门,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云策的神秘和高深,没有人可以参懂。

  --------------

  而这一头清风阁内,云乔刚刚睡醒,她大概睡了两个时辰,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清风阁的东里间的榻上,看见清夏站在床头旁边看着她,问道:“我怎么在这?大哥呢?”

  “小姐,你午时膳后就睡这了,应该是世子把您抱过来的,世子刚才出去了,还没回来呢!”清夏答道。

  “哦,现在什么时辰?”云乔道。

  “大概过了申时,小姐,你不知道今天我站在门口有多么担心,好几次我都忍不住跑去安锦楼搬救兵了!”小清夏开启话痨模式。

  申时大概就是下午四点左右。“担心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云乔挺了挺腰板。

  “世子今天这么好说话,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清夏奇怪。

  “清夏,这是清风阁呐,都是大哥的人,你说话小心点,小心大哥看你这么话多,把你发卖出去!”云乔逗弄清夏,这太阳,就一直从东方升起行么!

  清夏赶忙捂住嘴小声道,:“小姐,你可要救我啊!”

  看把孩子吓的,“我是逗你玩呢,小清夏!哈哈!”

  “小姐欺负人!”清夏也关闭了话痨开关。

  云乔伸伸懒腰,道:“我们回乐棠苑吧!”

  “是,小姐!”

  刚刚下床,云乔看见床头放着的小药瓶,这是给她治伤的。她顺手放进把它荷包,拍拍身子,走出清风阁。

  走到门口,正看见云策推门而入。

  “睡醒了?”云策开口。

  云乔看着他的笑盈盈道:“谢谢大哥的午膳,谢谢大哥的药膏,谢谢大哥的床榻!”然后标准的行了一万福常礼。

  云策看着这丫头,觉得有些好笑,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她选择性的只记住了他的好,“明日还敢迟到,双倍!”云策警告。

  “是,大哥,我记住了!”云乔乖巧应答,“我走啦!”

  “嗯,去吧~”

  说着云乔蹦蹦跳跳走出门口。

  后边传来一声:“好好走~”

  她马上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步伐。

  云策心下摇了摇头,他家小妹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