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1章 乱作一团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1938 2019-05-19 22:07:45

  云策看着云乔渐渐走远,转身走进屋内。

  “世子,周长亭这个叛徒的话可信吗?”青武忍不住问道。

  “且不用管他!”虽然拿住了周长亭的把柄,云策也不会全然信了他的话。

  “世子,杨长老想问庆功宴那日计划是否有变动?”

  “不变。”庆功宴当日不能不添彩,也不能太出格。

  ----------------------

  清夏憋了一路没有说话,到了乐棠苑终于忍不住了,“小姐,世子说双倍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惩罚加倍!”云乔拿出红肿的小手,叹气:“大哥这轮太阳,怎么会从西方升起?”

  “哎呀小姐,怎么肿成这样?”

  清夏这大嗓门一叫,整个屋子的人都听见了,知琴,知画,知棋,知书和清秋连忙跑上前来。

  “小姐,疼不疼?”,捧起小姐的手,清秋满眼都是心疼之色。

  知书道:“小姐,我要不要现在就去请夫人过来?”

  知棋也慌乱:“我现在就去请郎中过来!”

  清夏都快急出眼泪了,小姐哪里受过这种皮肉之伤,从前世子罚小姐,要么是抄书,要么背家训,要么禁足,从来没有打过啊。

  “小姐,都怪我,我要是一早请了夫人过来,不至于现在这样了,世子怎么这般狠心啊!”

  云乔看着乱作一团的乐棠苑,大声道:“都别吵啦……”

  瞬间安静下来!

  “谁也不要去告诉娘亲爹爹他们。”

  “没大事,我自己选的,大哥就打了我两板而已”

  说着云乔掏出小荷包里的药膏:“大哥亲自给我上过药了,过两日就好了,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小姐,世子亲自给你上药?”清夏惊诧道。

  清秋也满眼疑色望着她。

  话题讨论的重点马上转移了。

  “是啊,他亲手罚的我,当然亲手给我上药啊!”云乔道。

  知画也小声嘟囔:“这不是世子的行事风格啊!”

  知棋也不相信:“这不可能!”

  清夏:“你们别瞎猜了,怎么不是世子的作风,世子最疼爱小姐了,小姐睡在清风阁,还是世子把她抱去榻上的,还吩咐做了小姐最爱吃饭菜。”

  还是清夏思路跟得上,有前途。

  “小姐睡在清风阁了?”大家更惊疑了。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谁也不能往外说,听见了没?我这过两日就好了,明日记得提前叫我起床啊!”云乔道。

  “还有,我晚上自己睡有些害怕,清秋今天留下来陪我一起睡吧!”

  小姐屋子旁边有一个小榻,是为了奴婢晚上方便伺候主子而设的。

  “是,小姐!”清秋答道。

  “小姐,为什么不是我?”清夏不愿意了。

  “因为你今天跟了我一日,晨起午时都没有用过餐,担惊受怕的,今天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清秋跟我去大哥那。”云乔笑着拍了拍清夏的胳膊。

  这个动作甚是亲昵关怀,小姐对她真是好,这种细节都留意到了。清夏满心感动,心想她一定要好好侍候小姐,一辈子。

  “是”清夏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看把她给感动的,云乔心道,不过是个年纪十三四岁大的孩子罢了。

  她的观念里边可没有古人根深蒂固的主仆思想,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她穿越千年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和她们相遇,是有很深的缘分的。要好好对她们。

  “知画,通知厨房,今天乐棠苑的饭早点上,还有,再告诉冯妈,再做两盅人参鸡汤”。

  乐棠苑是有一个小厨房的,本来按照云府家训,倡导节俭,未免养成娇奢浪费的习惯,是不许私设厨房的,除了云乔。谁让她是全家的掌上明珠呢?家里就这么一朵小娇花,自然万千宠爱于一身。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知画小跑出去。

  “清秋,准备热水吧,我想沐浴。”云乔道。

  “是,小姐~”

  ----------------

  其实安锦楼内这会已经得了消息。

  “什么?策儿打了乔乔,我去看看。”云夫人心急不已。

  “颜夕,你还是别去了吧!”云将军不赞同。

  “为什么不去,乔乔从没遭过这等罪,策儿也是,教训教训就行了,怎么还动了戒尺?”

  “你想想,乔乔挨了打,为什么不来禀报呢?”还是云将军看问题透彻。

  “对啊,为什么?”云夫人这会也纳闷呢!

  “他们兄妹二人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我们不好从中牵扯过多。夫人,这次归家,我觉得乔儿知事了很多,云府嫡女,不能只做父母手中的娇花,也要承起云府坚强不屈气节和脊梁!”

  云夫人左思右想,“老爷说的对。”

  -----------------

  云乔沐浴完,清秋给她细细的摸了药膏,:“小姐,大概有个两三日就会好了。”

  “嗯,清秋,你去看看人参鸡汤好了没有,给大哥送一盅过去。”

  “小姐,总觉得这次世子归来,您对他的态度不一样了。”清秋性格内敛,但是观察事情非常的细微。

  “清秋,我大病一场,突然想透了很多,从前我太不知事,云府以后靠大哥撑起门庭,但是大哥却身负重伤,云府的兴衰荣辱我都有份共担。”

  “是,小姐,您说的对,我这就去给世子送鸡汤。”清秋郑重的应道。

  --------------

  清风阁青武端着鸡汤,脸色古怪,今儿这是怎么了?小姐突然转性了?怎么突然对世子这么好?鸡汤里不会放了什么东西吧!?

  “秉世子,乐棠苑清秋给世子送来了人参鸡汤!”青武禀告。

  “进来!”云策的声音响起。

  这会清风阁晚膳刚刚摆上桌,青武放下鸡汤,退了出去。

  云策也感到意外,他今天刚教训了她,她还会想着他的伤病,这么主动亲近讨好他,这小丫头真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但是,为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