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2章 才华初现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90 2019-05-19 22:21:38

  这一晚有清秋陪着,云乔睡得好极了,第二日卯时准时起床。

  辰时不到,云乔就带着清秋出现在了清风阁。照例,清秋等在门口,云乔自己进去,看见他家大哥正端坐在桌案后看书。

  “我今天没有迟到吧!”云乔笑眯眯的行礼,:“大哥,安好”。

  云策抬眸,只见一个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那,肤光胜雪,双目弯弯犹似一泓清泉,里边盛满了甜酒果浆。她今日梳了一个单鬟髻,头插一枚白玉簪花,眉间的小痣愈发显得她灵动可爱。

  “嗯,坐吧。”云策点头:“乔儿,这一年,除了《大学》《论语》,你还读了旁的书吗?”

  云乔准备开始编故事:“大哥,《四书》都差不多读完了,空闲的时候还看了些医书。”

  云策十分惊讶,这丫头这么爱读书吗?他怎么不知道,“先说说《四书》吧!”

  这小意思,她前世没什么建树,最值得称赞的就是读书,从小到大,破书十万卷总归是有的,云乔从容而答。

  “《大学》是大哥教过的,究其根本是教人为人立学做大人的一本书。其中提出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要求人不仅要理解天地万物,而且要省察自己内心的心念,心怀家国。

  《论语》是孔门诸弟子答问的记录,儒家思想的精义亦囊括其中,全书共前后共计二十篇四百九十二小章,可以从中了解与体悟圣人中正平和之道。

  《孟子》继承了孔子“仁”的思想并将其发展成为“仁政”思想,孟子曰,吾善养吾浩然正气。整书行文气势磅礴,感情充沛,雄辩滔滔。

  《中庸》中庸之道旨在劝诫世人自觉地进行自身修养、监督、教诲、完善,正己身达到至善、至仁、至诚、至道、至德、至圣、合外内之道的人,最终达到“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的“太平和合”境界。”

  云策真的不能淡定了,要知道他家小妹才十二岁,就这般大才,思路清晰,逻辑缜密,一字一句直击要略。

  要不是这身皮囊证实这就是小云乔,他真的怀疑他家小妹被别人掉包了,为何变化这般大?“嗯,答得不错,你自己总结的吗?”

  “是啊!”云乔心下思量:他爱信不信,反正他是拿不出证据证明她不是云乔,借尸还魂这种事别说他个食古不化的古人,就连她二十一世纪的国际高材生都没整明白呢!

  “那医书呢?”

  “最初是因为去岁娘亲旧疾复发,我心下担忧,却帮不上什么忙,就心想着自己看些医书,如果以后能帮上母亲的病就好了。”

  云夫人有心疾,一年会犯个一两次。

  “对了,大哥,我想起我之前看过的几个益气补身的药膳食谱,特别适合你这种重伤初愈的人。这两日我就给大哥送来!”云乔想起前世她帮爷爷补身的药膳,半个月就把爷爷照顾的容光焕发。

  “乔儿,你变了很多,我想知道为什么?”云策声音淡淡的。

  云乔想着,早晚都要解释的,只是没想到云策问的这么直白,她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冷静的回答:“因为我也是顶天立地铮铮铁骨云家的一份子,我要尽自己的努力照顾好每一个亲人。从前我顽皮不知事,自从一年前大哥和父亲远赴战场,以十万凤林军抵御二十万敌寇开始,我就意识到,安逸的生活不会一直都存在下去。我不能再如此的荒唐,父亲和大哥为了家国披肝沥胆,挥洒热血,我怎能再理直气壮的不知事下去。大哥,你受伤,我很担心!”

  云乔完完全全的剖析自我,震惊到了云策,尤其是最后一句。从小到大,他只知道他必须努力成长,必须强大到无惧一切,他一直在这条冰冷寒寂的路上独自行走,却从没有人走到他面前剖开心扉跟他说:“我很担心你!”但是这句话,这小丫头这两日就跟他明明白白的表达过两次了。

  “乔儿确实知事了!”云策正视云乔,“为兄很是欣慰!”

  吁~编的不错吧!云乔心道,看样子是信了的,他这一关过了,云府其他人就没问题了。

  “乔儿,你还是个小女儿家,不需要忧思太深,一切有我和父亲呢!”云策安慰道。

  “我当然知道啊!”云乔甜甜一笑。

  “除了这些呢?乔儿还做了些什么。”云策这会说话温和多了。

  “还有练字,大哥说过字如其人,要每日练习,等你战场归来回来会检查的,乔儿不敢懈怠。”

  小云乔的字其实也可以,但是规规矩矩,绵软无力,没什么风骨。

  “去写一篇。”云策指了指他旁边的小案。

  “是!”毛笔字她是从小就跟爷爷练过的,十年番寒冬炎夏未曾断过的,自从她上了大学之后,就停了。云乔安然坐定,提笔书写:

  个个人心有仲尼,

  自将闻见苦遮迷。

  而今指与真头面,

  只是良知更莫疑。

  轻云流水,一气呵成,搁笔起身,交到云策手里。借鉴一下大师的作品没事吧?

  “大哥,写完了!”

  云策接下,只见其诗文工整,意境耐人寻味。虽然字体是常规簪花小楷,但是笔锋飘若浮云,矫若惊龙,可见其风逸清秀之风骨,可见下了功夫来练习的。

  “乔儿,这首诗是你所作吗?”

  “不是,不知道在哪本书里看的,就记下来了。”如果说成自己所作,就太过夸张了好吗,她可写不出来这等意境深远的诗文。

  云策点点头,她的年纪还不至于写出这般洞达世事的文作。但是他自诩博览群书,书房的藏书他大都看过,怎么不记得有这样一首诗,“哪儿的书?”

  “额······,好像是在父亲书房看的,哪本书真不记得了,大哥能不能不告诉父亲!”云乔一脸惜惜然。云府书房未经允许,不得擅入。

  “父亲不会怪你的,”云策道:“但是乔儿,读书两种方法,一种是把厚书读薄,就像你这种,要通观全局,提纲擎领。还有一种,就是把薄书读厚,研读《四书》肯定是后一种,只有的总体概观肯定不行,乔儿还需逐字逐句细细品读!”

  “是,大哥,乔儿记下了。”云乔乖巧应答。

  云策今日对她的态度和表现甚为满意,大发慈悲:“乔儿有长进,这两日就不用来了。”然后拿出两本书册,道:“拿回去好好研读吧。”

  云乔乖巧应承:“是,大哥。”她可不敢说《五经》她也早就读过了。

  哈,终于解放了,她下午就要出府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古时的社会风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