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3章 遭遇小偷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13 2019-05-19 22:34:47

  云策来到中正堂准备将云乔的表现告知祖父,正巧赶上云将军和母亲正在陪老太爷说话,他拿出云乔写的那首诗,交到祖父手上。

  众人错愕不已。

  “颜夕,这一年都没有发现乔儿的变化吗?”云将军不敢相信,这是他娇滴滴的女儿所作?

  “没有啊,老爷,乔乔在我这一直都惯是撒娇耍赖的,真没想到!”云夫人也震惊了。

  “父亲,您也没有发现吗?”

  “之前是没有察觉的,但是你们回来当天,乔儿还跟我说了这样一番话。”

  云老爷子把云乔当日劝慰她的话说了一遍。

  云乔当时说:“大哥腹载五车,惊才风逸,心中自有丘壑,即便不能习武,也能承起云府的。”

  “哎,没想到乔儿平时娇憨可爱的,其实心思却这般沉重,她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就如此知事。”云将军道。

  “是啊,老爷。但是她为什么不愿意把想法告诉我们呢?”云夫人道。

  云老太爷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听到云策叙述的云乐的那番话:

  我也是顶天立地铮铮铁骨云家的一份子,我要尽自己的努力照顾好每一个亲人。从前我顽皮不知事,自从一年前大哥和父亲远赴战场,以十万凤林军抵御二十万敌寇开始,我就意识到,安逸的生活不会一直都存在下去,我不能再如此的荒唐,父亲和大哥为了家国披肝沥胆,挥洒热血。我怎能再理直气壮的不知事下去。

  “云府嫡女,理当有如此风骨!”云老爷子感叹道:“她既不愿意表明,我们就当做不知吧!”

  ----------------

  而这头,云乔迫不及待回到乐棠苑,她要马上准备出府看看。

  “清夏,快来!今天下午你陪我出府转转!”

  清夏惊讶:“小姐这么早就回来啦!世子允了么?”

  “当然同意啦,快,取些银子,我们这就上街!”云乔兴奋不已。

  “小姐,你禀了夫人没有?”云府家规森严,女儿家不经允许,不得外出。

  “没有呢,我们偷偷溜出去,没事的。”云府西北角有一个小后门,平时守卫没有那么严,小云乔经常溜出去玩。

  “小姐,你又这样!”清夏无奈,每次偷偷出门带的都是她,回来受罚她也是首当其冲。

  云乔准备乔妆出府,省的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吩咐清夏去拿了一套男装,那是从前小云乔给自己出府方便准备的。清夏也给自己准备了一套,小厮的打扮。

  于是一刻钟之后,主仆两人从后门悄悄溜出了云府,施施然走在大街上。

  自由的滋味真是美好啊,她装了几日的乖乖女,终于可以出来透口气了!

  左拐右拐出了小路,方才来到长宁府的主干道上。

  放眼望去各色人群零零散散走在街上,大部分都是粗布麻衣的百姓,还有些身着绸缎的贵人,街道两旁有各种式样的招牌,酒肆,饭馆,绸布庄,药铺,小摊贩,杂货店。

  陈旧古朴的土质或者木质房屋,黑色,褐色,木色,土色,整体街道感觉色调单调而乏味。云乔想如果这样的城镇放到现代,就像贫民区,但是这个时代,长宁帝都是大乾王朝的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了,但是这样的城镇较之现代更多了一丝烟火气,人情味。

  云乔兴致冲冲的走到大街上,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先逛了绸缎铺,普通的的绸缎庄摆出的绸缎式样就那么十几种,但如果老板要是看你的穿着非富即贵,就会把你引去二层,那里的绸缎更精细,色彩更鲜活,手感更绵软亲肤,当然价格也更高。

  又逛了玉石首饰店,各色首饰琳琅满目,价格从十几文到几百两不等,云乔买了几块上等的玉原石,准备雕成玉佩送给他的哥哥们,她在现代就喜欢钻研这些雕塑,木雕石雕什么的。

  给云策挑的是一款紫独山玉,色呈暗紫色,质地细腻,坚硬致密,玻璃光泽,很衬他神秘高贵的气质,云沐的是南阳青白玉,很适合他洒脱如风,其质温和的性格,给云庆……他暂时算了吧!

  不一会,主仆俩又逛了酒肆,各式的原浆美酒,女儿红,竹叶青、金茎露、太禧白、猴儿酿,但是独独缺少果酒,比如葡萄酒,桑葚酒什么的,云乔心想,这也是个商机。

  逛着逛着,就突然感觉有一个少年撞了过来,然后匆匆跑开了,不一会就听清夏道:“坏了,小姐,钱袋被偷了!”

  一看那个少年还没有跑远,反应过来马上去追,于是主仆二人在长宁府最繁华的主干道上为追一个毛贼鸡飞狗跳、夺命狂奔、穿越大街小巷,顺便又跑丢了送给二哥的青玉。

  追着追着,就追丢了!!四下望去,这陌生的小路,破旧的土墙,荒芜人烟,阴恻恻的!

  “小姐,这是哪儿啊?”清夏有些害怕。

  “哪儿啊,你问我我问谁,你不是经常出来帮我买东西吗?”云乔这时候也很郁闷,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倒霉透顶!

  “我出门都是在南街市中心逛,没来过这么偏僻的地方啊!”

  无奈二人身无分文,在周边辗转徘徊。

  清夏越来越慌:“小姐,怎么办啊,小姐,要是遇上牙子就坏了。”她快哭出来了。

  牙子就是人贩子。

  云乔撇了她一眼,“看你那点出息,我在观察,刚刚那少年就是跑到这附近消失的,他肯定还在这附近,看,应该是那个方向!”云乔看到了若隐若现的脚印:“这边走!”

  二人走着走着就看到了一个破旧的院落,残垣断壁,根本遮不住里边的两间不挡风雨的茅草屋,里边有两个脏兮兮的衣不蔽体的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正藏在一口破缸后边偷偷看她们。

  云乔前世不是没有去过贫穷的山区,她见识过贫穷给人的摧残,但也没有这么惨啊!

  她不知不觉地走进院子。

  “小姐,你干嘛去啊?”清夏拉住她。

  “进去看看!”云乔表情严肃。

  “好……好吧~”

  推开只剩一扇破门板的屋子,云乔一步一步的走进去,她看见一个黑漆漆的土炕上躺着一个老妇人,看样子是并入膏肓了。

  床上连条完整的被褥都没有,这整个屋子家徒四壁,一无所有,而刚才的少年,就坐在床前一口一口地伺候老妇人喝汤,浅淡的汤汁,飘着几个菜叶,清汤寡水。看见他们进来,表情淡漠,不言不语。

  清夏反应过来,叉腰大喊:“就是你,偷了我们家小……公子的钱袋,赶紧交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