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4章 初遇若风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391 2019-05-19 22:50:55

  云乔心下扶额,她家清夏真是个人才,她看到这样一贫如洗饥寒交迫的穷苦百姓,刚生出矜贫救厄的悲悯之心,心酸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这一嗓子喊的,什么情绪都飞了!

  “清夏!”云乔定定喊她名字,那意思就是,你闭嘴。

  她走上前,看着衣衫褴褛的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不回答她。

  “家里还有什么人吗?”主要是家里有挣钱的人吗。

  ……还不理她。

  “这是你的奶奶吗?”看着老妇人已经年逾古稀,枯黄消瘦的脸庞,显然已经时日不多了。

  ……依然不应答。

  看来要逼我出绝招啊,云乔心道。“如果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帮你奶奶请郎中看病,也可以想法安置这些孩子。”

  话说到此,少年忽然抬头看她:“你说的是真的?”

  只见这少年大概在十六七岁左右,跟他二哥年纪相仿,清瘦的身形,坚挺的鼻梁,微抿的嘴唇,脏兮兮的脸庞上嵌着一双清亮亮的眼眸,神情里写满不敢置信的希望。

  “当然,我说到做到。”云乔保证。

  “三年前,我身负重伤,饥寒交迫,是阿婆给了我粥饭照顾了我!“,少年说着无比沉痛的看了老妇人一眼,继续道:“阿婆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等死,再筹不到钱给阿婆治病,她怕是撑不了多久了。我走投无路,所以……才……偷了……你们的……银子!”他越说声音越小,头也越低,断断续续,可见他羞于启齿。

  还算好,没有因贫穷而泯灭了良知。

  “院里那两个呢?”老妇人的孙子吗?

  “院子里,不止两个。”说着,对着院里喊:“都出来吧!”

  不一会,咚咚咚咚地跑进来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十一个!!!!!!!

  云乔惊愕了……这么……多啊,刚都是藏哪儿了,她一点没看见。仔细一看,十一个小孩有男有女,从八九岁到十四五岁不等,都是瘦小的身上穿着衣不蔽体的衣服,眼睛怯怯地看着她。

  清夏默默的拉她的袖口,终于说了句有良知的话:“小姐,他们好可怜啊!”

  “这都是……?”云乔问道。

  “他们都是没有爹娘孤苦的孩子,老阿婆心善,捡回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家!”

  云乔没想到,她初来乍到这个时代,本来今天是怀着好心情考察下古代旧社会的挣钱行当,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天子脚下看见了如此贫困的底层人的生活。

  老阿婆自己过得穷困潦倒,却靠自己风烛残年的身躯照顾了这么多孩子,着实让人敬佩。

  既然看见了,她就不能坐视不理,这些孩子一个一个跟小叫花似的,估计也不会有店家找他们帮工,身体都瘦弱不堪,一看就是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

  “你们怎么生活?”云乔问道。

  “他们大都靠乞讨生活!”

  “你呢?”

  “我会武功,每日给人当力工,可以挣些铜板。”少年说道。

  力工,就是当壮工,累死也挣不了几个钱。这群孩子岂止一个惨字形容啊!

  这时候,床上的那位阿婆突然不断咳嗽,这群孩子突然一哄而上,有的端水,有的给拍背,有的拿着一个破盆子给阿婆当痰盂,有的捧着阿婆的手,担忧地看着她。

  哎,罢了!都是一群知恩图报的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云乔看着少年。

  “若风!”少年吐出两个字。

  听这名字,父母应该很有文化啊,怎么沦落到这地步,“你的名字真好听,谁给你起的名字呢?”云乔问道。

  “我不记得了,我被阿婆救起后就记不得从前的事了,只是知道自己叫若风!”少年眼神暗淡。

  失忆了?但是记得名字?是真的,还是借口不想说自己的身世?“你刚才不是说你会武功吗?能到什么程度?”云乔继续打探。

  “可以打到几十个大汉吧!”若风淡淡的说到。

  武林高手啊这是!看样子不像是装的,不过她要救人也要彻底问清底细,否则一个不备中了奸人什么计策就得不偿失了。

  “你是真的忘了,还是不想说自己的身世,你要对我说实话,我会尽全力帮助大家摆脱困境,你要是撒谎,抱歉,我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若风认真看着这十二三岁的少年,清俊高贵,一双眼睛如清澈的泉,熠熠生辉,神情坚定。他心下愕然,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强硬的气场,彰显着他非凡的自信与底蕴。

  “我是真不记得了!”若风认真的望着云乔的眼睛,好像在说,如你所见,我毫无隐瞒。

  “好,若风,我相信你!”

  “公子,你打算接济他们吗?”清夏说到。

  云乔没有理会清夏。对孩子们说:“我会照顾你们,但是现在,我要单独与若风哥哥说话,你们和清夏出去等着!”小小的身板却很有底气,直接用的是命令的口气。

  “小……公子,干嘛要我也出去!”清夏不高兴。

  “清夏,你出去当然帮我做事啦,你出去统算一下他们的姓名年龄,男女各几个,回头报给我。”

  清夏挺了挺腰板,看吧,我就知道自己作用很大,“是,公子!”

  转眼间屋子里恢复安静。

  若风从怀里掏出那一袋他偷来的钱,递到她手上:“抱歉,还你!”

  云乔接过钱袋,默默打开数了数。

  然后取出两张银票递给他:“若风,这里是二百两,你拿着这钱先去找郎中来,给阿婆治病。但是,依我粗浅的医术看来,阿婆现在病入膏肓了,可能回天乏术,你要有心里准备!”

  “多谢!”少年低着头慢慢地接过银票,他不能拒辞,他需要钱。

  云乔又从钱袋里拿出二十两银子放到他的手里,“这些你拿着给孩子们添些衣服,吃食。给家里买些日常所需之物。”

  “还有这些,”云乔说着,又拿出钱袋里最后的一点银子,放到他手心里,“这些钱,给女孩子们,买些她们可用的东西。”

  若风看着碰到他手心的小手,心下撼动,世人大都恃强凌弱,为富不仁,路死饿殍而不顾,为何这小公子对他们这般好?他无以为报。

  他咚的一声跪地,“公子,若风这辈子为你赴汤蹈在所不惜!”说着磕了一个头。

  云乔连忙扶起他,:“若风,你不要如此,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记着,这辈子再不可以轻易向人下跪。如果可以,我叫你若风哥哥吧!”这是一个重情义且知恩图报的少年,云乔第六感觉得,他让她很有安全感。

  若风看着云乔的小脸,心下无比的感动,他不嫌弃他,还跟他一介一无所有草民称兄道弟,“不不,你是公子,不可以叫我……哥哥!”

  云乔拍了拍他的手腕,“若风哥哥,你不要轻易妄自菲薄,以前的事情你既然已经忘记了,就忘记了吧。但是你记着,今后你的亲人里除了阿婆,还有我……”

  云乔没有古代人的阶级观念,她觉得只要性格合得来,大家可以做朋友。

  她莫名的觉得若风值得信任交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