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7章 危机浮现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05 2019-05-20 18:51:25

  云乔想,完了完了,以云策的作风,清夏肯定死的很惨。

  “大哥,你不要责罚清夏,是我自己溜出来玩的,她只是忠心侍主而已。”

  “你还有心给她求情?你跪下!”云策大兵压境,气氛一触而发。

  “大哥,我知错了,”云乔应声跪在云策面前,承认错误是第一位的,“我不该不禀告娘亲就自己偷偷溜出府玩……”

  “这就是你认识到的错误?“云策好似失去所有的耐心,语气相当沉重。

  “不对,不对!还有,还有!不该扮作花娘进来这烟花之地……”云乔态度诚恳。

  “你还有脸说!”云策喝道:“这就是你说的云府嫡女该有的作为吗?”

  “不是,大哥,你听我解释啊……”云乔分辩道。

  云策气急,他转身挥袖回到桌案后坐定,等着她的答复,他怕自己再离她太近,一个忍不住一巴掌拍死这死丫头。

  云府嫡女,竟然出现在怡香院,这要传出去,云府门庭扫地,一品护国将军府的一世英名全毁了。

  “有人要杀你!”云乔坦白:“说就在明晚的庆功宴上,我在春风楼听到这个消息,跟清夏一路跟踪那两个人到了这,我别无他法,只能扮作花娘去探查消息。大哥,就在刚刚那扇门里边,就是其中一人。你赶紧派青武去盯着,还来得及!”云乔指了指那个方向,焦急地说道。

  云策怔住,他原想了很多可能,她贪玩好奇溜进来,或者被人胁迫抓进来。他没想到她是为了打探有人要杀他的消息而主动投进这腌臜之地。

  为了他的安危,堂堂云府嫡女穿着至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子毫无半丝还手之力却孤军深入怡香院,是该夸她勇气可嘉,还是该气她不自量力?

  云策的一腔怒气被这番话化作无可奈何,她这般在意他吗?其实他并非她的亲兄,她是知道的啊!“值得吗?”半晌云策开口。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大哥,你万一出事,我怎么办,云府怎么办,爹娘祖父怎么办?”云乔脱口而出,他还不赶紧去盯紧那两个人,还有心情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无须担心!”云策口气软了下来,这丫头是真心记挂他的。

  “但是你不是万能的,你前些时日还被他们重伤。”云乔才不相信一个十八岁少年就能不出任何纰漏的处理所有的问题,要知道十八岁在现代还在上高三。

  “乔儿,你还小,有些事我无法对你解释,但是你要相信为兄,一切有我!”

  “……但是,你自己呢?有谁?”真是自大,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懂不懂,真是的,“大哥,你不要自己扛,虽然我还小,但我也可以。”

  “你有谁?”这句话,在云策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他又有谁?

  这寒冷的十八载复仇之路,他思虑甚多,每日如履薄冰,攻心布局,算尽一切!

  他从小就知云家树大招风,要时时刻刻提防被人算计,他要保护父母祖父,教导弟妹,日复一日,他为云府,谁来为他?

  但是这小丫头说,“你不要自己扛,你还有我!”这句话犹如春水,缓缓温暖了他冰冷的心。

  云策缓缓走上前,亲手将云乔扶起,抚摸着她的头,语气从没有过的温柔,“乔儿长大了,为兄深感欣慰!但是,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万一被人暗害了怎么办?你长在云府,不知道这世间险恶,尤其是这怡香院,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今日若非我来的及时,你被他们玷污了,怎么办?”

  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云策从没有对人用过这种口气说话。

  但是云乔总结下来:你勇气可嘉,但是别自不量力!“大哥不要担心啦,我大哥这般才华冠盖,百龙之智,我也得有其万一不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云策无奈,心道,今日若不是得到玄青堂消息得知她在此地,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万一的后果。幸好没出什么事,这小丫头现在还不知轻重,“乔儿,回去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乐棠院,不许出门,今后再让我知道你如此胡闹,决不轻饶。”

  “是,大哥。”哥哥都喜欢乖巧听话的妹妹,今天竟然放过她了,但是清夏?

  “大哥,清夏真是被我逼的,你不要责罚她了好不好?”云乔求情。

  “清夏护主不力,知你行此荒唐之事而不知规劝,这等奴婢留着作甚?”净是这群添乱的下人,打发出去也好。

  云乔急了,“大哥大哥,求你了,你千万不要把她赶出府,好不好,求你了!”她扯着云策的衣袖摇晃乞求。清夏这小丫头,她很喜欢,除了有些多话。

  云策面无表情的抽出衣袖,睨视她:“知道错了?”

  “知道知道,以后再也不敢了,大哥放过清夏吧!”云乔点头如捣蒜。

  本也就打算以此吓唬吓唬她的:“既已知错,今日就放过她,你记着下次再胡作非为,我第一个不留她。”

  见云策松口,她赶紧行礼致谢:“谢大哥!大哥你真好!”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杖责十板,罚没三个月银钱!”云冷冷冷道。闯出这么大的祸,还想轻易蒙混过关。

  “大哥,你能不能……”

  “你还敢求情,本来你也难逃责罚,再求情,加倍!“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大哥,你能不能吩咐他们轻点,我不能少了她……伺候。”云乔知道这是云策最低的底线了。

  云策甩袖转身,准备走出去。云乔赶紧跟上。

  “大哥,那个说刺杀你的人?”

  “我已处理,你无须担心。”

  “大哥,我这身份……你怎么把我带回去?”云乔苦恼。

  “终于记起自己的身份了?”云策依然不回头:“你不用管了!”

  好吧,她家大哥说不用管就是一切都处理妥当了,她只要老老实实跟他回去就行了。

  哎,有人罩着的感觉真是好!

  只是……

  “大哥,你……是专程来救我的吗?”云乔还是有一点点好奇的,没错,就只有一点点而已!

  云策回首侧目看她:“你以为呢?”

  “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