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19章 皇宫赴宴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186 2019-05-21 12:25:17

  这一日午时过后云乔就开始沐浴焚香更衣梳妆,见个皇上这么麻烦。这一套流程下来两个时辰都快过去了。

  最后云乔出现在凤仪厅的时候,看见所有人都在等她。

  只见父亲穿着朝服,雄姿英发,仪表不凡,很有一品将军的威严与气势。

  而娘亲,今日头戴五翟衔珠冠,身着石青色缎锦苏绣霞帔,外着云肩褙子,庄重而华贵,妆面略重,发髻繁杂而正式。这一下子衬出了娇花娘亲一品诰命夫人的气质。

  大乾王朝规定凡命妇入内、朝见君后,在家见舅、姑、并夫及祭祀,需则服礼服。妇随夫阶,朝廷按照等级对礼服的颜色、纹饰、衣衫面料、冠饰等方面均有着较严格地规定。

  “娘亲,你是天底下最美的人。“云乔赞美道。

  云夫人被女儿在众人面前夸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乔乔,别瞎说。”

  “夫人就是最美的,乔儿说的对!”云将军眼里溢出浓浓爱意。

  云乔逐一行礼:“父亲母亲,大哥二哥。安好!”云庆是庶子,不用行礼。

  云将军笑道:“乔儿免礼!”

  云策坐在屏背椅上侧目望她,今天小丫头身着素白锦衣罗裙,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轻轻转动长裙散开,外披一件大红色绒缎斗篷,笑语盈盈,流波婉转,很是可爱。

  “小妹,听说今日你给大哥亲自做了早膳,为何没有二哥的?”云沐开始逗她玩。

  这时候父亲也来插一句,:“老二你就算了吧,为父都没有呢!”

  瞧这一个两个酸溜溜的语气,“我前天在父亲的书房看见有关于药膳补身的书籍,想着大哥重伤初愈,就试着做了,也不知道味道如何?”云乔看向云策。

  云策今日身着靛蓝色暗纹锦袍,宽袖束腰,高贵出尘,“尚可!”云策淡淡道。

  “父亲二哥,改日我做给你们吃。三哥,还有你的哦!”云乔笑咪咪道。不管做不做,主要不能在父亲面前表现的有失偏颇。云庆好歹是父亲的亲子,兄友弟恭是每个父母所希望的。

  “如此,就先多谢小妹了!”云庆道。

  “那为父可就等着了!”父亲大人笑逐颜开。

  云乔心想,其实云将军已经算是古时少有的好男人了,尊重妻子,疼爱儿女,“咦,怎么没见祖父?”云乔问道。

  “祖父昨晚上旧疾复发,身有不适,今日朝堂之上父亲已经禀告皇上了。”云沐回道。

  云老爷子早年在战场受过伤,每逢冬天就双腿疼痛,不能行走。

  云乔心下思量:今夜肯定不太平,祖父不去是正确的。

  “好了,时辰差不多了。现在出发吧!”父亲说道。

  -------------------

  于是一刻钟,六人着三辆马车行驶入皇宫。

  云乔自是跟着云夫人一起的。云夫人看着女儿心下感慨,女儿不过十二岁,就要跟他们历经风雨。外人看来威名赫赫的一品将军府,实则有多少心酸与坎坷是躲都躲不掉的,以至于女儿还是躲在父母的羽翼下撒娇使性的年纪,就如此早慧,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担忧。

  “娘亲,跟我讲讲皇宫的事吧,别到时行差踏错,犯了宫中忌讳。”云乔这下里要先探探虚实。

  云夫人拉着女儿的小手:“乔乔真是懂事。皇宫阿娘也只去过两次,这次是第三次。这次庆功宴是皇后着人筹划安排的,大概三品以上官员及家眷都会到场。明着是为了庆祝你爹和策儿大败西俞,但是实质上也有些试探警告之意,还有就是想探探各级官员对于云家的态度。再有就是太子殿下年近十六,皇后也有意在众多适龄女子中寻一位称心的太子妃。”

  云乔一边认真听,一边分析,原来她家娘亲也不只是一介商女,无知妇孺,对朝局也是有自己一定见解的。但是,娘亲肯定没有把实质全部告知于她。

  “娘亲,这位皇后出自哪个氏族?”云乔继续问。

  “锦州王氏,其父是当朝太师王秉德,王家是一个大家族,子孙昌盛,而且个个颇有学识,以至于朝廷六部乃至内阁,全部都有王家的人。”云夫人语气略有些沉重。

  原来后族干政,外戚专权。

  云乔继续问道:“皇后娘娘有多少子女呢?”

  “皇上子嗣不丰,只有三位皇子,大皇子是苏贵妃的亲子,今年十七岁,据说为人谦和,颇具贤名;而其母苏贵妃名列四妃之首,多年来一直盛宠不衰。二皇子就是太子,今年刚满十六岁。但是这位皇子的亲母是当年一位妃嫔所生,病逝后,皇后才把二皇子才过继到自己名下抚养。三皇子年纪尚幼,今年刚刚年满十岁,是康妃之子。”云夫人言简意赅,但是条理清晰,整个线已经很明白了。

  “那公主呢?”皇上儿子少,难道公主也不多?

  “只有两位,其中一位是皇后所生,乐阳公主,年芳十三岁。还有一位是苏贵妃之女,曦月公主,年仅十一。”

  皇上一共五个孩子,苏贵妃一儿一女,果然不愧为四妃之首,腰板真是硬。皇后过继了一个别人的,才勉强与人家持平。看来内斗肯定是少不了的。

  其实小云乔的脑子里对这些事多少是有些记忆的,但是小孩子的理解能力肯定跟事实多少有所偏差,所以还是亲自核实一下更为保险。

  --------------------

  说话一家人来到宣武门外,云乔下得马车抬眼望去,只见朱红的大门泛着庄严的荣光。大乾皇宫红瓦黄墙、画栋雕梁,富丽堂皇,四周高高的城墙隔离了巍巍皇权与普通民众的通道,较之现代的故宫更为威严寒寂。皇宫院外皆有重兵把手,百姓就是想靠近一步也不行的。

  “颜夕,我们先去奉天殿拜见圣上,你和乔儿在内苑走走,不要耽搁酉时的宴会。”云将军嘱咐道。

  “我明白,老爷!“云夫人轻轻道。

  云乔和娘亲徐徐穿过宣武门,正在这时,旁边一位女孩清脆的声音响起:“云乔,你怎么最近也不去找我玩儿了?我最近不得出门,真是无趣的紧!”

  云乔回首望去,是一个身材略微有些胖胖的,大概十三左右的女孩冲她打招呼,笑眯眯的有两个小酒窝,很是可爱。

  记忆里搜索了一番,这个女孩是右丞相周治渊的小女儿,周青珊,她的闺中好友之一,“青珊,好久不见你了,我前些日子受凉生了一场病,如今刚好呢!”云乔马上反应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