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21章 以彼之道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67 2019-05-21 13:47:44

  云沐比较护犊子,“定是那位王小姐说了什么激怒了小妹,小妹原不是这般不知轻重的人!”

  “走吧!”云策自始至终面色清冷,并无他言。

  酉时初刻,所有人均已入座,皇上和皇后也缓缓进入主场,众人叩拜万岁。

  “众位爱卿都平身吧!”

  云乔起身抬眼望去,竟有些意外,她概念里的皇上应该是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双目炯炯有神,语话轩昂,有万夫难敌之威风的模样。可事实上,完全相反!只见这位皇帝身型瘦弱,眼窝凹陷,说话声音也是底气不足,仿佛得了什么大病。

  众人坐定。

  皇上先开口:“今日朕特设此宴,实为庆祝护国将军府云将军与世子云策,以十万兵力大败西俞二十万铁骑军,扬我国威,镇我大乾之军魂,云将军,朕先敬你一杯!”

  云将军起身躬身叩拜:“实为我大乾国富民强、天家威严所致,臣不敢居功!”

  “云爱卿不必过谦,既是为你,也是为大乾数十万凤林军。请爱卿满饮此杯,以慰朕心!”皇上道。

  “微臣叩谢皇上!”云将军叩拜完毕,一口气干掉杯中酒。

  “好了,宴会开始吧!”皇上说道。

  “谢皇上!”众人异口同声。舞姬们随着音乐声上场,偏偏起舞~

  云乔的观察下这位皇帝眼神虽然略显惫钝,但并不见其暗藏杀意。对父亲的语气和态度,也算一位国君对护国忠臣该有的神情。

  云乔往尊位上望去,正瞧见皇后眯着眼睛看到她,只见这个女人,身形清瘦,眼睛狭长,颧骨突出,唇形略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猛然看去倒是和皇上很有夫妻相。只见她只此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云乔这是注意到,主位的右手边,三个座位依次摆开,第一位身着明黄蟒袍,神情淡淡的十六七岁少年,应该就是当今的太子殿下;以此类推,第二位身着暗红锦衣,面色清秀,表情温和的应该大皇子萧明涵,好似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侧目看来,回她淡淡的一笑,表面看来确实称他贤王之名;第三位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就是三皇子了。

  天家没有兄弟感情,眼里只有争夺与鲜血祭奠出来的皇位,云乔心里暗暗想到。

  主位的左手边是皇上的四妃,以及公主们。

  排在首位三十几岁的身着明艳宫装,眼睛顾盼生辉,身形风韵犹存,跟大皇子有些像的应该就是四妃之首,苏贵妃。不愧为多年荣宠不衰的女人,确实有倾人之姿,比皇后那个干瘦型真的强太多了。

  两个身着华丽的女孩,大一点的应该就是乐阳公主,年纪小一点的应该就是曦月公主,仔细一看,这位萧曦月确实眉目清柔,遗传了她娘华容之姿,比她姐姐漂亮了不是一轻半点。

  酒过三巡,舞姬退场,皇后笑着对皇上道:“皇上,今日难得众位世家小姐都在,臣妾听闻很多都颇具才名,何不让大家展示一番,一显我大乾贵女的风姿呢!”

  来了,今日的重点还有给太子选妃。

  “嗯,此提议甚好。但既是皇后的主意,可要添些彩头!”皇上应道。

  “那是当然,臣妾准备好了一柄玉如意,和一套金丝嵌红宝石双鸾步摇,赠与夺得首名和次名的小姐!”皇后早有准备。

  正说着,这时听见一声:“太后驾到!”

  众人皆起身跪拜,呼称千岁。云乔也心下诧异,之前没有听说过这位太后的任何信息啊!今天果然不止是一家的戏台。只见这老妇人大概有七十多岁的模样,身材微微发福,身着一套深褐色的霏缎宫袍,上锈着金线牡丹,雍容华贵。

  “母后,您怎么过来了?快坐下!”皇上起身相迎。

  “大家都起吧,哀家听闻今日宫中大宴,来凑凑热闹,大家不用顾忌我,继续吧!”太后笑呵呵道。

  “皇上身体不适,你也快坐下!”太后拉着皇上的手,一副母子情深的模样。

  “母后,既然您来了,臣妾正提议让各位小姐一展才艺呢!”皇后笑道。

  “那看来哀家来的正是时候啊!”太后笑眯眯道。

  “那谁先来呢?”皇后面露笑容的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到王洛依的身上:“依儿先来吧,姑母最近听闻你近来习了一支胡旋舞,你先来给大家展示一下吧。”

  “是,姑母!”王洛依依言从一个角落里站起来,缓缓走出来,众人看见她颇为惊愕,因为她的一边脸上赫然印着一片红肿。

  “怎么了?依儿,你的脸怎么了?”皇后假装诧异的问道。

  “姑母……”王洛依一副吞声忍泪的样子。

  该来的早晚要来的,云乔心道。端看皇后在朝廷重臣面前把女孩间的争执这点小事当做借口大做文章,就想把云家推至风口浪尖的作为,大哥的遇刺跟她撇不了关系。

  王洛依的脸一看就是后来做了手脚。

  果然是她。锦州王氏,王皇后。

  “臣女有罪!”云乔突然走到正前方,面对着帝后跪拜,“王小姐的脸,是臣女打的。”不就是想嫁祸于她么,她就认下!

  “你是谁?”皇后阴着一张脸明知故问。

  “臣女云乔!”从容而答。

  “云乔,云家嫡女,你好大的胆子!今日即便是皇上为云府亲设此宴,你也未免有些太嚣张跋扈、恃宠生娇了吧?”皇后语气阴沉,这话明着说云乔,实则暗讽云府。

  云乔看见父亲刚想起身,就给了他一记眼神,明显意思是:不要插手。云将军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坐定,且看她如何处理此事。

  云夫人这会儿紧张的双手交错,不知道皇后会不会借机发难。

  “皇上、皇后娘娘容禀,”云乔笔直地跪在地上,神色清冷镇定,毫无惧意:“今日我确实与王小姐发生争执,臣女愤恨不平才一时冲动打了她。”

  “哦?究竟所为何事,引得你如此作为?”皇上表情冷淡,看不出喜怒。

  “回皇上,方才内苑之中,王小姐当着众人的面,辱及家兄遇刺一事,语气颇为轻佻,嘲讽家兄活该为病秧子,不堪为世子之位。可是,众所周知家兄随父亲征战西俞,一年多来披肝沥胆,浴血奋战力退敌军。但是不幸在归京途中遭遇敌国杀手刺杀报复,以至重伤。王小姐拿此事侮辱家兄,是长敌国的志气,灭我大乾将领的威风吗?王小姐此番作为,让皇后娘娘和王大人如何面对为报家国不幸受伤和牺牲的将士们,如何面对天下人的评说?这不是寒了五十万凤林军的忠君报国死而后已的心,又置皇后娘娘于不义之地吗?臣女一时不忿,才出手伤人,请皇上皇后责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