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26章 告诫云庆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24 2019-05-25 21:20:04

  除却王氏一族,皇上看着左右逢源,可两边都不靠,他是何心思呢?太后又是哪个阵营的呢?

  而云家这头,父亲重伤,至少外人面前好长一段时间不能露面了。能依靠的只有云策,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安排,今日若非她胡闹一通,他家大哥应该不会这么快就介入进敌方阵营。但是,太子太傅这职位,委实权利太小,他想从中搅乱这阵营,依靠什么人呢?

  云乔思虑颇多,目前团团迷雾无法拨散,她也要自己努力,要积累自己的筹码。

  这两日,她虽然没能侍候爹爹,但是也亲手下厨,一日三餐的药膳准时送达安锦楼。

  第三日午时,清秋将五菜一汤送到。

  安锦楼内,云将军已经醒来。

  “郑太医,你回去向皇上复命吧,说父亲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需要精心调养数月!”云策下令道。原来郑太医也是玄青堂的人。

  “是,世子!”郑太医退下。

  云夫人方才将前日晚上的经过娓娓道来,复述给老太爷听。

  云老太爷骤闻云乔整场宴会的所作所为,也是瞠目结舌,这是他平日娇宠的宝贝孙女吗?

  “策儿,乔儿这……是你安排的吗?”老太爷不敢相信。

  “祖父,非是策儿所为!”云策摇头。

  “可是乔儿的表现太出色了,从开头看似打架惹事,到一步一步反转局面,才华大展,最终将策儿推向了太子太傅的位置,怎会是个十二岁孩子该有的心智?”老太爷陷入了深深的疑思。

  云将军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心思很深啊,小小年纪就如此早慧,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做父母做的太不称职,让孩子们这么小就感受到危机!策儿也是,乔儿也是。”他很自责。

  “父亲,小妹能如此聪颖,也是件好事!”云策道。

  “可是乔乔本该是养在爹娘手里的娇花!“云夫人愁道,定了一瞬,又说:“不过依我看来,乔乔应该不是有意设计的。她虽然聪颖,但大部分都是随性而为的,她一向尊敬她大哥,那位王小姐出言辱及策儿,应踩了她的底线了!”

  “应该是这样!”老爷子附和。

  其实当晚云乔跪在大殿中央,当着君王群臣慷慨激愤地说出那样一段话的时候,云策就感到冰寒冷寂的心底有什么暖暖的东西浮了上来,他当时就想,他一定要倾尽所能保护好她,保护好云家!

  “快把乔儿的做的膳食端上来,老爷,前两日未曾苏醒,今日也尝尝你女儿的手艺!”云夫人抹去愁容,换上笑颜,对云将军道。

  “对对,我闺女的,前两日刚说,这就吃到了。得此儿女,夫复何求!”云将军老怀慰安!

  ---------------------------

  乐棠苑此刻,他们口中聪慧乖巧的小女儿云乔,又换上男装,准备遛出府邸。

  “小姐,前两日世子刚罚了乐棠苑上下,您怎么又要这样出去?奴婢可是不依的,奴婢这伤还没好利索呢!”清夏这会愁苦着一张脸。

  云乔也想带清秋,但是她准备去见若风,清秋并不知道,未免多生事端,还是带着清夏保险。其实这丫头伤肯定好的差不多了行么!她把大哥给她的药都给清夏用了,上次被大哥打手板,她抹了一日就好了。

  “小清夏,我没了你哪行呢?这次我出去办大事呢,保准不会让大哥知道,即便大哥知道了,我也拼死护住你,行了吧?”云乔开始哄骗。

  清夏感到飘飘然,看吧,小姐就是最喜欢我的,我的作用很重大。不过,“小姐,奴婢是怕你遇见危险,上次去……那地方,奴婢的魂都吓丢了!幸好世子来了。”

  “行了,这次我们不去那,去见若风哥哥。你知道,那群孩子那么可怜,我也想去看看现在那个老阿婆怎么样了!”云乔说出自己的行动。

  “既然如此,那……好吧,不就是拼着被世子责罚么,奴婢豁出去了。”清夏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于是主仆二人又准备偷偷从小门遛出云府,半路竟碰上了云庆。

  “小妹?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还打扮成男子,这成何体统!”云庆心思这位小妹如今可是不容小觑,看她在宴会上的一举一动都甚有章法,如此才华横溢,言语思维缜密,说明她之前有意隐藏实力,虽然不知为何。

  “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云乔心道,碰见谁不行,碰见这个倒霉星,他最会的就是挑拨告状,背后里使阴招。

  “父亲已然昏迷三天,命悬一线,你还有心情出去玩?”云庆义正言辞。

  云乔心道,这绿茶的语气真随他娘。

  “三哥,你不是被大哥禁足庆惠园了吗,如今还没有解禁吧?你就遛出来,是把大哥的话当耳旁风吗?”云乔直视他,毫不畏惧。

  云庆冠冕堂皇:“我是想去安锦楼看望爹爹,他三日未醒,我心下担忧!”

  “你去安锦楼怎么会路经此地?三哥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这般明事理,那天为何唆使我去冰池边捕鱼?”云乔翻旧账。

  “谁知道你真的去了,我不过随口一说。父亲都没有说什么!”那意思就是,你有证据证明我是故意的吗。

  “云庆,那日我究竟是被你的小厮推下冰池的,还是自己掉下去的,你以为我真的拿不出证据吗?”云乔开始乍他,并且毫无敬意地直呼了他的名字。

  “你胡说,我根本没有!”云庆心里有些慌,他虽是故意的唆使,但并没胆子派人暗害云府嫡女。

  “三哥哥,我说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我说有证据,就可以找出证据!你一个庶子,老老实实的在云家享受你的荣华富贵,不要干涉我的事,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若一再踏我的界限,妄想得到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别怪小妹心狠手辣。”云乔对上云庆,本能地排斥,他害了小云乔一条性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她觉得有必要讲好自己的规矩,以免还要分出精力频频应付他的小动作。

  “小妹,你……”云庆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孩子,他看到云乔嘴边谪出阴森地笑意,眼神却犀利的犹如杀人刀,丝丝的冒着寒气,他心下觉得有些害怕。

  “就比如今天,如果我知道,你把我外出的消息告诉爹娘,我会让你尝尝后悔莫及的滋味!”云乔直接挑明。

  反正她是嫡女,被爹娘发现不过就是斥责几句,顶多禁足几日,抄抄书,但是如果她想陷害他,动动嘴唇就会把他打入深渊。

  这就是古代的嫡庶尊卑有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