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27章 再见若风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76 2019-05-26 16:55:07

  云庆迟迟没有反应,云乔也不理他,径直走向侧门,悠哉地带着清夏出了府!

  “小姐,万一三少爷把你的话也一起告诉老爷夫人怎么办?”

  “他不敢,放心!”绿茶最擅长的就是背后挑唆,但没胆子直面攻击,如果他当面告状,她还会高看他一眼。

  “小姐,你真聪明!”清夏赞叹,小姐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小清夏,你以后要帮我做大事的。记着,面对敌人,要敢于提刀亮剑,要一鼓作气抓住他的把柄,压住他的气焰。否则,你弱敌强,就要吃亏的!”

  清夏认真道:“奴婢记住了,小姐!”

  --------------------

  清风阁内。

  “世子,听说圣上这两日下旨,将王昆凌以侯爵的名义风光大葬!看来皇上对王家还是颇为忌惮的。”青文道。

  青文青武两兄弟性格不尽相同,青文人如其名,性情更内敛善谋,青武的武功更好一些,上次宴会因宫规所缚,没有带他们。

  “死后虚名这种事,做给外人看的,不必理会。”云策坐在主案后,提笔写着什么。

  “不知兵部尚书这个职位,会落到兵部左侍郎的头上,还是右侍郎?”青文继续问道。

  “听闻顾严卿的妻子是个甚为强势的女人?”云策停笔想了想,但没有抬头。

  顾严卿是兵部右侍郎,官从三品。有名的惧内。

  “宋恒日前来报,顾姜氏一个月前刚在东郊巷买了一个五进大宅,据说里边还住着一个伶官……也不知道这位顾大人知不知道?”青文觉得这事颇为腌臜。

  “他知情与否不重要,主要是言官!”云策淡淡道。

  大乾言官的话语权是比较大的,他们主要负责监督和上谏,有时候令皇帝都无可奈何。

  青文当即就领悟了,“此事交给金长老去办吗?”

  金运良,青玄堂长老之一。

  “不到火候!”云策搁笔,轻轻吹了吹手里的纸,“王昆凌兵部在职五年,他们早已沆瀣一气,等个机会,先将小六晋一晋再说。”云策将手里的信纸交给青文,继续道:“将信交给他,至于现在,我们暂且静观其变!”

  小六,原姓朱,玄青堂弟子,资质甚佳,三年前中进士,现任兵部主事,官从六品。

  “是!”青文接信准备退下,又犹豫一下,道“世子,那周长亭?”

  好好安置他的妻儿!”云策淡淡吩咐。

  ----------------------

  此时云乔主仆二人终于找到那间小破屋。

  “我就说没了小清夏不行吧,如果我不带你,就迷路了!”云乔逗弄她。不过云乔确实有些路痴,记人记事过目不忘,这路就总是记不得。

  清夏低头,有些不好意思。

  “若风哥哥~你在吗?”云乔走到院内,开头问道。

  竟然没人答复她,而且院子里也不见之前那群孩子的踪影。他们屋里屋外转了一圈,都没有。哪儿去了,连那老阿婆都不见了?

  “小姐,他们不会拿钱跑了吧?”清夏有点担心遇上了骗子。

  “不会的,若风不是那种人!”云乔笃信。

  正说着,就见一群孩子身披麻衣,哭着走了进来。其中走在最后的就是若风,只见他整个人神情恍惚,颓废悲伤的样子。

  云乔当即就明白了,老阿婆去世了,今日是下葬日。

  “若风哥哥~”云乔快跑上前,牵住他的手。她想安慰他,他虽然生在这个朝代,但是举目无亲孤零零的一个人。

  若风抬头看她,略有诧异:“乔妹,你怎么来了!”

  只见这小丫头担忧地望着他,眼睛圆圆亮亮的,里边仿似溢满了关怀与光明。她的芊芊玉指拉着他脏兮兮的手,竟一点也没有嫌弃。他攥了攥手指,手心温温暖暖的。

  “若风哥哥,阿婆去了是么?”云乔看向若风。

  若风点头:“阿婆病的太重,我没能救她回来!”眼里溢满忧伤。

  “若风哥哥,阿婆留在这世间被病痛贫困饥饿折磨,但她内心充满爱,即便是去了天上,也会变成星星在天上看着你们的。”云乔安慰他。

  “乔妹……”这种安慰人的话,若风还是第一次听闻,但神奇的是,他感觉哀痛的心被慢慢抚平,她的手就一直没有放开他。

  “你为何会对我……这种人,这般好?”若风轻轻问,语气柔和如春日的风。但带着微微的自卑。

  “其实具体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也说不出,也许我们上辈子见过也说不定。”云乔道。缘分这种事,就是说不准的,她知道若风正直善良,是值得交往的朋友。

  若风望着她的眼睛,攥紧了她的手。

  清夏这头其实已经心急的不得了了。小姐啊小姐,男人的手能随便牵的嘛?男女七岁不同桌,男大女防知不知道啊!

  “小姐!”清夏用眼神示意。

  云乔心下领悟,不着边际地放开他的手。

  “若风哥哥,近几日我准备在南市街盘一个铺面,开一个酒馆。酿酒的方子,以及开店的银钱你就不用担心了,但是原料的供给,以及铺面的管理你得帮我,你知道我一个女孩子,不方便抛头露面!”云乔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乔妹,你准备卖哪种酒呢?”

  “果酒!”云乔道。

  “果酒?没听过啊!”

  古代这会平民还买不起果酒,帝王皇宫也只是每年吐蕃进贡的时候得几坛。

  “对呀,就是桑葚酒,杨梅酒,葡萄酒,额,先这三种吧,如果销量好呢,再上别的!”云乔说道。

  物以稀为贵,她觉得这种酒馆在帝都长宁这种世家贵族云集的地方肯定会会迅速打开市场。至于方子,她是前世在爷爷的酒庄得来的,前世爷爷商业帝国其中一项就是酿酒,池酒是远近中外的名酒,完整的秘方只有少数几个高级技工还有她和爷爷知道。

  她定了定,又道:“果酒这种东西呢看似简单,实际操作步骤和时间以及原料分量比例火候都要求非常严格,但是好在成酒时间比较短,少则半个月,多则两三个月就能出售。我们前期先小批量试制,如果后期需求量大呢,我们再建个酒厂,批量供应,若风哥哥,你说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