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30章 太傅训话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64 2019-05-29 09:15:53

  我想陪你,我来陪你,让我陪你!云策怔住了,莫名由心生出一份温情和感动,如沐春风,“好了,为兄答应你,但是你做任何事情,都要提前告知为兄,不可隐瞒,亦不可肆意妄为!”云策松口了。

  “谢谢大哥,我如今就有一事想跟你商量呢!”云乔心想,终于说到正题了。

  “说吧!”

  “这个酒馆我有信心在半年内就能打响名声,但是不能以云家的名义出面!”这件事交给云策去操心,更为妥当。

  “嗯,此事我处理!”云策道,他定了定,又说,“这个若风,你就见过人家两面,怎么知道他是否靠得住?而且你跟他行从过密,为兄还没说你呢!”

  “那改日你见见他,品行绝无问题!”云乔当下保证。

  “改日我见完他再说!”云策说道。

  “大哥,你赶紧尝尝我的汤,不然就凉了!”云乔拿起汤匙放在他手里。

  云策瞧见她眼睛红红肿肿的,像个小白兔一般,眸里还有水光,然后笑吟吟的小心翼翼地讨好他的模样,心下松软,嘴角凝出一抹笑意,“好!”

  天呐,她家大哥竟然笑了,她第一次见耶,不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反而风光霁月,眸敛铅华。

  “还不错!”云策不吝夸道。

  ---------------------------

  此时皇宫坤德殿中。

  “皇后娘娘,云怀安已经醒来,只是伤势颇重,需要卧床几月!”一个侍卫单膝跪地禀告。

  皇后此时身着一身白色锦衣,面容憔悴,骤闻此事,伸手一挥拂落了桌上所有的东西,“三弟被云家迫害致死,他一场重伤就相抵了吗?我恨不生啖其肉,饮其血,以泄我心头之恨!”她面目狰狞,孤寡瘦削的脸庞上凝着一双血红的眼睛。

  “娘娘,此时圣上介入,直接晋升云策为一品太子太傅,明显是借云家给王氏家族一个下马威,我们还需冷静下来,徐徐图之!切莫慌乱了阵脚!”旁边一个年老的嬷嬷开口提醒。

  “你说的对,把太子给我叫过来!”王皇后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调整气息,保持面容平静,对那名侍卫吩咐道。

  “是,娘娘!”

  “刘嬷嬷,你说太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皇后道。刘嬷嬷是皇后的奶妈,也是最重要的心腹之一。

  “依老奴看没有,太子是您看着长大的,如有二心,不会如表面这么平静,而且,即便他得知端倪又能怎样,我们扶他上位,同样也能扶三皇子!”

  “对,对!”皇后这几日被折磨的有些精神恍惚。

  “儿臣叩见母后!”

  说着太子就上前来,扶着王皇后的手臂坐下,“母后,你切莫心伤太甚,儿臣这两日瞧着着实担忧!”太子看着一副恭敬孝顺的模样,并无不妥。

  “皇儿,你今日可曾见过云策世子?”皇后侧面打探,因太子不是她亲子,好些秘密她不能知会于他,但她对云府的敌意,太子应该也察觉到几分。

  “云将军重伤命悬一线,太子太傅亲自侍候,儿臣暂时还不得而见。”太子的语气极为恭敬,因为他觉得即便知道王云两家的不和,也不能让王皇后察觉到。装傻,是一个手边没有半丝势力的傀儡太子必备的技能之一。

  “嗯,皇儿,那日庆功宴不欢而散,这两日母后又忙着王尚书的丧事也没顾得上问你,那日有没有哪个心仪的姑娘?”皇后心道,这个太子还算好把控,如果再找一个便于操控的家族里的太子妃,她便可高枕无忧了。

  “全凭母后做主!”太子顺应道。

  “要让母后说呢,那日吏部左侍郎之女张枫灵,兵部右侍郎之嫡女顾宛云,以及刑部尚书之女金兴珠都不错!”她评点一番,大都是王氏家族的附庸。这些人里选谁都一样。

  “只要是母后选的,都是好的,只是那日场面有些混乱,儿臣也没有注意道到哪家女子……”太子说着微微低头,显然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子跟其母讨论喜欢哪个女子,有些羞愧。

  “行了,皇儿你先下去吧,母后回头找个机会把她们宣进宫来让你再好好看看!”皇后有些疲累,摆摆手,示意太子退下。

  “是,母后,你要保重身体,不然儿臣心下悬系,寝食难安。”太子道。

  “我知道了!”皇后说道。

  一出坤德殿门,太子马上收回了恭敬的笑意,面无表情的离去。大乾皇宫里的每个人都带着面具,可又有谁知道每个面具下的真实容颜。也许面具戴久了,恐怕连自己都忘记了真实的脸是何种模样了。

  ---------------------------

  第二日,早朝过后,云策去了东宫。

  今日是他作为太子太傅第一次走进太子府,太子府内众人纷纷偷偷侧目。

  原来这就是大乾王朝第一才子云策世子,只见他缓缓走来。一身玄色锦袍,精密大气的滚边刺绣,轻薄柔软的布料,衣袂仿佛随风飘动,如丝缎一般的墨发用一个金色发冠高高束起,一行一动气势冠盖,不愧为传说中的:“玉质容颜,宛若天人。”

  太子亲自出府恭迎,“太傅,您来啦,里边请!”拱手行礼,十分尊敬的样子,边走边问道,“不知道云将军伤势如何,可还要紧?”

  只见太子今日身着藏青色缎袍,金丝绣着蛟龙的模样,广袖束腰,发束一只羊脂玉簪。端看衣装,倒是有那么几分一国储君的样子,但是细观其神情,无论何时都是小心翼翼,客客气气察言观色的小家子气般的模样。

  云策回礼,“劳太子殿下挂心,家父已无生命之忧,需卧床修养数月。太子殿下,今日朝会为何没有参加?”

  “母后近两日哀伤过度,本宫放心不下,一直在坤德殿侍候,早朝请假了几日!”太子如此作为,其实不过就是做给王氏家族等人看的,他这个太子当的委实窝囊。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王大人舍身求法,死后亦是光宗耀祖流芳百世。太子殿下需得规劝皇后娘娘,节哀顺变。”云策淡淡道。

  “是,太傅言之有中,本宫记下了。”

  说话间就到了书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