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31章 天籁之音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1950 2019-05-30 13:13:52

  云策详细询问了太子的课业进程,每日的作息安排,处理过的政事,对于百姓民生的看法,以及西俞北辽等国家的形势分析。二人整整谈了一上午。

  听其言观其行,太子就是一个被养在东宫不见风雨的花苗,见识和才学丝毫跟他的地位不匹配,甚至还远远赶不上自家二弟云沐的学问和魄力。

  可见王家为了培养一个提线木偶,这些年来也是煞费苦心。

  “太子殿下,臣遵圣命授以性理诸书,明日起每日巳时初刻,臣便来此教谕成德、辅翼政事。望太子勤勉致志,咨诹善道,察纳雅言,亲贤远佞,此以光圣上之仁德,恢弘志士之气势。”云策端坐,淡淡道。

  “本宫谨记太傅之言!”太子道。

  -----------------------

  这一日云乔看望过云将军之后,秉明云夫人,大大方方出府了。

  她带着清夏一路走过南街市,几经对比后,看上了一个地段大小朝向都很好的铺面,细打听之下,这家的老板并不打算出售。该店并不是营业状态,而且老板很神秘,姓甚名谁也无人得知。云乔心下烦闷,该找谁出面协调呢?

  正在这时,听见旁边一个女孩的声音:“云乔,云乔,好巧呀!”

  云乔回头,发现是她的好闺蜜周青珊。只见她今日身着碧色罗裙,身披一个雪白的斗篷,带着她的两个大丫鬟,彩雪,彩珍,疾步而来。

  “云乔,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出门逛街也不叫我!“周青珊拍了拍云乔的肩膀。

  “我爹爹重伤初醒,我也是刚刚得空才出来逛一逛呢!”云乔摊摊手。

  “对了,云将军现下不要紧了吧?”周青珊担忧问道,不过看云乔都有心情出来逛街了,应是没大事了。她定了定,继而接着抱怨:“云乔,我跟你说,那日可把我吓坏了!我哪见过那场面,血肉横飞,皇宫庆功宴遭遇刺客突袭,这真是大乾史上头一遭的事!”

  云乔连忙捂住周青珊的嘴,小声道:“这是大街上呢,大小姐!走,我们找个地儿好好聊,几天不见,我都想你了!”顺势牵住她的手。

  云乔心道,这位闺蜜,话痨程度和清夏有的一拼,且心思单纯,跟云乔很是投契。

  “就去我家吧,好不好?我前两天得了一支南海东珠步摇,甚是好看,我戴给你看!”周青珊摇着云乔的手臂。

  “好吧!”看来今日盘铺面没戏了,回头再想辙吧。

  -----------------------------

  右丞相周治渊的府邸真是朴素庄严,没有华美的奇石异景,环山衔水,亭台楼榭。但是整体感觉窗明几净,朴实无华,耳目一新。

  云乔心道,如此看来这位右丞相应是勤勉节俭之人,而他在王氏家族掌权多年的情况还能一直高居一品之位,可见其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去经周青珊的闺阁,要先去正房给周夫人问安。

  “娘,云乔来了!”周青珊拉着云乔的手,欢快地走向正堂。

  “小乔来了啊,快进来,令尊的伤好些了没?”周夫人开口问道,心下却想道云乔到那日庆功宴上的大放异彩,这丫头着实才慧双修,不是一般人物,青珊跟她多接触是好事。

  云乔抬头望去,只见这名夫人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身型有些发福,看上去慈眉善目,甚是和蔼。“云乔见过周夫人,家父已无大碍,但还需将养数月。”云乔恭敬而答。

  “娘,爹呢?”周青珊没看见父亲,随口问道。

  “下了早朝就没回来,应是公务繁忙。”周夫人开口答,然后看向云乔,继而开口问道,“令堂可好,上次宫宴乱糟糟的也没来得及说上话。”

  “母亲很好,近日一直在照顾父亲,也不得出门。”云乔继续寒暄。

  “娘,你别拉着云乔问东问西了,我好久没跟她好好聊天了,我们回房间了哈!”周青珊拉着云乔道。

  “你这丫头!好,快去吧,小乔就留下用午膳吧,我待会着人去云府告知你母亲。你们小姐妹俩好好玩去吧!”云夫人很喜欢云乔。

  “是,夫人,乔儿却之不恭!”云乔乖巧福礼应答。

  “好好,快去吧!”

  ------------------------------

  云乔在周青珊的带领来到内苑,她穿过一道拱门,走着走着,忽听到一段悠扬脱俗的古琴曲缓缓飘来。

  侧耳倾听,一种深沉却空灵出世的天籁之音娓娓流泄,猝然间抓住了她的心,她深深沉醉其中,感觉心灵被音符洗礼,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

  “云乔?云乔?”周青珊发现云乔没有跟上来,回首一看,发现她呆呆地站在那里。她疾步走上前,大力拍了她一下:“云乔!”

  云乔终于回神,此种古曲非是大神一般的人物不能作,她前世的琴棋书画接触了很多,也自诩见过许多已经绝世的名曲名作,但是从没听过如此高境界的琴音,她激动极了。

  “这是谁?”云乔问道。

  “哦,你说这琴音啊,是我大哥啊!”

  周青珊对绘画颇具天赋,但是对乐理一窍不通。

  竟是周云廷所作,她上次见他就知他不是众人所认知的纨绔子弟,但也没想到竟有如此博大宏远、绝尘于世的心境,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们去听听可以吗?”云乔问道。

  “……好吧!”于是牵着云乔的手,走向声音的来源,周云廷的院落。

  走进发现目之所及的是一片梅林,红艳灼灼,不折凌寒。果然是“清绝孤艳冬独立,不辞冰雪傲寒霄。”透过梅园看见正门扁牌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字“千尘阁”。

  顺着声音望去,看见周云廷一身青色天蚕锦袍,一头墨发仅用一根白色发带束起,双手挑弄琴弦,音符顺着指尖潺潺流出。如此清贵出尘、温润如玉般的形象,真是彻底颠覆了云乔对周云廷的认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