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37章 周云结盟(三)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1933 2019-06-03 09:09:47

  答应,王家作孽太多,气数将近,我周家也是有气节脊梁的,怎么会跟王家这种外戚同流合污!”周丞相义正言辞。

  周云廷心道,气节脊梁?也不知道谁上个月还说保持中正呢!

  “臭小子你那是什么眼神?”周丞相怒视回去,“一个恰好的时机往往要比一个伟大的意向更为重要,懂不懂?而现在么,就是个刚刚好的开端!”

  “是,父亲说的当然对了,这事你找个机会跟云策世子谈吧!”周云廷交代道。

  “云世子?为何不是云将军或云老爷子?”云策虽然很厉害,但毕竟差着一辈呢!让他一个长辈跟晚辈谈这么大的事,像什么样子!

  “云府是世子当家,您不知道吗?云将军重伤不起,云老爷子已经致仕,小丫头不想让长辈担心,没告诉他们!”周云廷解释。

  “云家这一辈子嗣确实有惊世之才…”周丞相喟叹。

  “爹,你慢慢感慨吧!我回房了!”周云廷起身。

  “这个臭小子!”周丞相笑斥道。

  -------------------------

  云乔此时已经沐浴更衣,备好膳食两份,“知画啊,你把这一份送去给二哥!”

  “是,小姐!”

  云乔自己提起另外一个食盒,走向清风阁。侍卫们看见是小姐,也没人阻拦。云乔推开清风阁的门,发现堂内没人。

  刚一转身,便见云策踏着暮色款款而来,乌发散开,发丝微微有些湿润,一身玄色蚕丝锦衣随袖风微微飘荡,眸光清淡,嘴角微抿,看样子是刚刚沐浴完!

  云乔头一次见这样的云策,微微带些慵懒随意,“大哥,我刚做了晚膳,你快过来尝尝!”云乔一边说着,一边布菜,“这是山药薏仁燕麦粥,杏仁菠菜,迷迭香酥鱼。”

  云策抬眼望去,一粥两菜,高粱锦绣,十分精致,“其实你不必亲自做这些,吩咐厨娘做就行了!”

  “大哥,给!”云乔递上箸匙,自己坐在一边。

  “一起用吧!”云策淡淡道。

  “我已经用完了,再吃就该胖了,胖了就不漂亮了!”云乔笑言。

  云策摇摇头作罢!

  云策慢条斯理的用膳,近几日云乔变着花样地给他做膳食,他的胃口被她养刁了,府里厨娘做的竟觉得难以下咽。两刻钟后用膳完毕,他起身净手,用帕巾轻轻拭干,挥袖而坐。云乔连忙备好热茶,放在他面前。

  “说吧,又犯什么错了?”云策这会心情被伺候的还不错,但是看这丫头小心讨好的样子,就知道肯定闯祸了。

  “那我说了,你可以不生气嘛?”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那要看什么事了!”云策不松口。

  真是不好糊弄,刚吃了她的饭菜,一点面子也不给,云乔咬唇沉默。

  “你以为不说我就查不出来了么?青武!”云策冲门外吩咐。

  “别别,我主动交代!今日……”云乔把怎么看上了一个铺面,又怎么遇见铺子的主人,如何谈的分成条件,又如何抛出金砖拴住了周丞相这杆大旗,一口气都交代了。她说完紧张兮兮地抬头看了云策一眼,撞上他冰冷压迫的眸光。

  “大哥,我知错了!”云乔低头,诚恳的态度最重要的。

  “你何错之有?”云策反问。

  “私自做主,先斩后奏!”云乔老实道。

  “哼!倒是有自知之明,认错的时候比谁都快,转眼知错犯错的就是你!”云策训道。

  “我当时也是灵光一闪,想着趁热打铁。如果事先禀报了你,谈判的效果肯定就不一样了呀!现在爹爹重伤,祖父致仕,你是云家的唯一家主,不熟悉底细的朝廷重臣,你怎便亲自涉险?更何况若我探得周家并非同道中人,因我年少无知行差踏错,你还有退身之步。而且青珊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哥哥虽有纨绔之名,实则品性无虞!”云乔走上前,拉着他的衣袖低声分辨,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他的眼睛,她也算渐渐摸清了这位的脾性,无论如何先要示弱。

  “四成的份子,你舍得吗?”云策声音冰冷,却也没有甩开她的手。

  “一个酒馆罢了,我以后还会有饭庄,钱庄之类的。再说周家在外人看来是风光无限的一品丞相府,实则处境也甚是微妙。我认为周丞相这些年谨小慎微、保持中立并不是胆小怕事,而是等着王家盛极必衰的时机,为了尽快把他们拉到同一阵营,我才加重砝码!”云乔分析道。

  云策定定地看着她,久久才道:“乔儿,其实为兄并不惧怕任何困难和敌人,就是怕你们遇到危险而不自知。你小小年纪就敢把自己牵扯进这诡谲的阴谋风波里,稍有不慎,就会被人伤及性命。你是很聪明,但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为兄对你令行禁止,不是真的想惩戒你。你总是随性而为,胆大包天的先斩后奏,你可知每次为兄心下悬系的感受!”没有想象中的疾风骤雨,云策用这种温温的语重心长、推心置腹的语气,深深的震动了云乔。

  谁说云策冷情冷心?他分明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用自己十几岁的身板扛起这偌大的一品将军府,上有老下有小,外有宿敌拼命挑衅叫嚣,该是多么孤独的一个少年啊!

  “哥哥~”云乔突然抱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她想给这少年一丝温暖和安慰,不经意流出了眼泪。

  云策怔住了,他身体有些僵硬,人生第一次被人这么紧的拥抱,这个小人儿就是他整日胡作非为却温暖如水的妹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

  他缓缓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背,语气微重:“以后可还敢如此行事吗?”

  “不敢了,以后一定万事都禀报大哥!”云乔瓮声瓮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