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1章 千年冰蚕蛊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113 2019-06-06 09:54:26

  云策这会正气闷云乔第一次敢如此直面顶撞于他,竟是为了一个认识不过几天的外男。她用那么冠冕堂的理由开酒馆是为了跟他培养感情吗,一品将军府嫡女会嫁于一个一文不名的平民百姓?真是异想天开!想着不觉胸口沉闷,突然喷了一口血出来。

  “世子?”青文进来收茶盏就看见这样一幕,他上前扶住云策来到榻前坐下,“世子怎么样?我马上去找张先生过来!”

  “不用,三次了,张先生别无他法,等百草谷谷主到了再说吧!”云策摆摆手,神郁气悴。自从他归来,众人皆知他遇刺重伤肺腑,实际上他是中了天极门的千年冰蚕蛊,其性至寒至毒,若不是张先生用烈炎断肠草压暂时住了它的毒性,这次真是凶多吉少。

  但是烈炎断肠草的毒性并不能完全杀死那只蛊虫,只是短时间压制了它的活性,不仅重伤了他的体魄,近来隐隐又有复苏的迹象。

  若是百草谷无法解蛊,他就该将手头所有势力化整为零交于父亲,相信以父亲的能力和祖父在军中的威望,应该可以与王氏正面拼一场。二弟也算学有所成,想来再过两年继承云府家业不成问题。唯一遗憾的是,他身负血海深仇,不能亲自手刃仇敌了。

  还有那个笑语嫣然的小丫头,不知道以后会有个什么归宿……

  ----------------------

  云乔一夜没睡,奋笔疾书至第二日午时,终于把这玩意儿抄完了。什么三从四德,德言容工,万恶的封建社会用男性沙文主义为女人们画了个框框,所有的女人必须照这个规则活着,才能得到男人的关注。云乔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全然不能接受。

  “小姐,你快去睡一觉吧,奴婢这就把书文交到世子手里就是了!”清夏担心道,她陪小姐到了半夜,小姐让她睡了,自己却一直坚持到现在。她不明白为什么小姐不去告诉夫人呢?有老爷夫人求情,世子怎么也会从轻发落的。

  “不用了,我自己送过去吧!”云乔这会已经困过了头,想着先应付完了她大哥再回来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她一如既往的奔了厨房,给云策熬了黄芪老鸭汤,带去了清风阁。

  ------------------------

  “小姐对世子真是好!”清夏对清秋感慨。

  “世子也是为小姐好,他们兄妹情深真是好!”清秋看的透彻。

  ---------------------------

  清风阁云策这一夜也睡得极不安稳,早朝过后,又去了东宫。太子倒是勤勉好学,但是资质平庸,很多事情悟性不够,这样的皇子怎勘社稷万民之重?回到清风阁看到云乔已经坐在屋内等他了。

  “大哥!我抄完了,请过目!”云乔乖乖地递上厚厚的一摞书文。

  “嗯!”云策挥袖而坐,接过来翻了翻,确实书写认真,字迹工整,“说说哪儿错了?”

  “大哥说乔儿错了,乔儿就错了!”云乔嘟嘴,她哪儿知道他抽什么风!

  “还死不悔改!我看你这些也白抄了!”云策把纸张往桌案上一扔,迫视她。

  “大哥好不讲道理!”云乔实在摸不透她大哥这脑回路,不知道怎么回答。

  云策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说着猛地吐了一口血,继而晕倒在地。

  云乔慌了,“大哥,大哥,你别吓我!”云乔跑上前去,抱着他轻轻摇晃,没有反应。她伸手探了探云策的鼻息,若有似无。手心如雪般冰冷,脸上毫无血色,嘴唇发紫。她感到心底里袭来无尽的恐惧,往日顶天立地的云策此刻如同死尸一般躺在她怀里,一动不动。“青文!青武!”云乔哭喊道。

  青文青武应声出现,“世子,小姐,世子这是……又犯病了?”青文看到了旁边的一摊血迹,继而对青武说:“快,着人去找张先生,还有,快去回禀老爷、夫人和老太爷!”他上前把云策扶到榻上。

  “哥哥是什么病?”云乔抹了抹朦胧的双眼,找回了理智。

  “小姐,你是不是又顶撞世子了?世子如此疼爱小姐,你昨日负气离去,世子就已经吐过一次血了!”青文沉痛答道。

  “青文,不要打哑谜,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大哥究竟是什么病?他的反应绝不止重伤肺腑这么简单!”云乔血红着双眼迫视青武,逼他给答案!

  “小姐,世子不让说……”青文不敢回答。

  “……这时候还瞒着,你是想害死哥哥才甘心嘛?”云乔声音沙哑地大喊,她要知道真相。

  “世子中了天极门的千年冰蚕蛊,无药可解,张先生用药压制过,无奈这寒虫至阴至毒,近日又有复苏的迹象!”青文道出了真相。

  “皇后的天极门?”云乔问道。

  “嗯!”青文重重地点头。

  好,她记住了,这个狠毒的妇人为了自己的政治欲望,用如此恶毒伎俩害她云家忠勋于万死之地,她定会千百倍讨回来。

  她前世机缘巧合倒是接触过蛊毒类的知识,当初也只是觉得很好玩神奇,当成故事看的。怎么制蛊解蛊她不记得具体之法了。只记得克制蛊虫,需要用其质相反的东西,比如对付寒毒类的蛊虫最好以纯阳之人的鲜血做引,再配合子母蛊。下引之人身上植母蛊,中毒之人身上植子蛊,然后双蛊配合,一点一点蚕食掉毒蛊。只要母蛊不死,子蛊即便重伤也会起死回生。累经数年,才能彻底杀死它。

  但是两人都要承受非人的痛苦,一不小心便会一同死去。但是她上哪儿找这种蛊去?就算找到了,又怎么操作呢?

  这时候,众人也纷纷赶到清风阁。

  “策儿,策儿啊!”云老太爷踉跄着疾步过来,他这一世如此看重的孙儿,竟然遭此大罪,万一身有不测,真是要他的命啊!

  “蛊毒又发作了?”云将军满眼忧虑问道。

  “是!老爷,这是第四次了!世子一直瞒着!”青文答复。

  “糊涂啊,你们!”云老太爷痛道。

  云夫人早已泪流满面,她上前攥着云策冰冷的手,想渡给他一点温度。

  “青文,百草谷风先生怎么还没到?”云老太爷问道。

  “回老太爷,算时日,两日前就该到了,看来路上不太平!”青文道。

  “她这是想至我云家于死地啊!”云老太爷捶胸顿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