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3章 雨过天晴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377 2019-06-08 10:17:26

  她闭着眼睛,慢慢的用意念感应云策身体里那只子蛊寻觅冰蚕蛊的下落。她一寸一寸的找,穿过脾肾肝,一点一点的朝心脏走去,离得越近,越是疼痛,看来心脏周边就是那是蛊虫的藏匿之地。

  子蛊一边费力寻找,一边吞噬冰蚕蛊留下的毒液,子蛊每近一分,母蛊便会疼痛加倍。

  云乔闭着眼睛坚持,此刻她已经冷汗如雨下,脸色煞白,跟身边云策的面色毫无两样。还要坚持,越是距离心脏一步,越是离胜利更进一步,她这样想着,脑中一片,只剩下这个目标,吞噬,吞噬……

  一刻钟,两刻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大概过了将近三个时辰之后,终于心脏周边的毒素已经被子蛊吞噬的寥寥无几。她还想进攻那只毒虫,她感觉自己仿佛钻进了云策的体内,亲眼看见了那只蛊虫的所在之地。

  但是好冷啊,好痛啊,不愧是千年冰蚕蛊,果然冷的像冰山一样。这种感觉像用长长的冰针一片一片刺进她的血肉,刺骨的寒冷,她控制不住地打摆子。

  “找到蛊虫了,快给小小姐盖上被子,她冷!”风老谷主道。

  云夫人马上着人找来两床棉被,分别给云策和云乔盖好。她左手抓着云策的手,右手抓住云乔的,她的一双儿女一定要好起来。

  云乔此刻举步维艰,她以为她已经尝过死的痛苦了,却原来比这更痛的是生不如死。仿佛刮骨凌迟一般的疼痛。猝然间,脑海里破出前世爷爷同她说过的一句话:“世间一切痛苦皆为虚妄,身苦心不苦!”

  对,身苦不是真正的苦,她不怕,她不疼,她征服那只虫子。云乔不断给自己鼓劲,却总觉得意识开始断断续续,已经支撑不下去了,这样不行!她用指甲狠狠地掐住手心,她要强迫自己意识清醒,不一会手心已经鲜血淋漓,她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此刻子蛊已经被冰蚕蛊啄食的千疮百孔奄奄一息,可它还在坚持,而冰蚕蛊也已经伤痕累累气力不足。

  “小小姐,停下来,不要与它同归于尽,子蛊一死,母蛊也不能活着,你们都会死去。先停下来,两个月后再继续,小小姐!小小姐!”风老头使劲喊着云乔,云乔终于缓缓停下,她没有睁开眼,沉沉地睡了过去。

  “乔儿真是好样的!”云将军红着眼睛,男儿有泪不轻弹,他和云老爷子都是战场上浴血厮杀的铮铮铁骨,但是这对父子,此刻已经泪流满面。

  云夫人捧着云乔的手仔细的给她擦拭着鲜血,她自始至终没有失态,只是默默掉眼泪。

  一个时辰之后,云策醒了过来,他缓缓睁开双眼看着众人都在担忧的看着他,“父亲,母亲,祖父,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像是大哭过一场的样子。

  “策儿,你妹妹救了你一命啊!”云老爷子上前攥着云策的手,缓缓将这一日的经过说与云策听……

  云策震惊不已,他最后一刻的记忆还停留在这丫头为了一个外男频频顶撞于他,被罚抄书之后还不思悔改的犟嘴。而如今听着祖父说起这仅仅一日之内的事情,一字一句云乔说过的话,一桩一件云乔做下的事,他感到心扉里溢出无限的震撼与温暖。他从小教导于她,不过是在尽力做好一个大哥的职责,他从没想过这个傻丫头对他如此情真意重,“我要赌上一切,救我大哥性命!”值得吗?连性命都赌上?

  他收回思绪,缓缓看向云乔的小脸,面上毫无血色,神态安然平静地睡在他的身边。她的手腕处赫然留着一道鲜红的伤痕,皮肉翻开,两只上了药的小手累累伤痕,有些血液还未完全凝固。这样娇滴滴的一个小丫头是怎样与死神搏斗,与自己的意志搏斗一分一秒扛过来的?他不敢想象。他感觉心底仿似有什么东西再也抵挡不住,冲了出来,灌满了心田。这是他的傻丫头,他要给她一世安乐无虞来还报……

  ---------------------

  三日之后,云乔渐渐苏醒,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她的妈妈、爸爸、弟弟、爷爷,大家一起快乐的交谈嬉戏,多么美好的梦啊,她情愿不再醒过来。她用手指摸了摸冰凉的眼泪,睁开双眼,看见云策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眸里仿佛溢满千言万语。

  她四下望去,发现自己还躺在清风阁,“大哥~”云乔刚吐出两个字,眼泪又流了出来。

  云策用帕子轻轻拭去她的眼泪,良久,问道:“值得吗?傻丫头!”他声音沙哑。

  “……以后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乔儿再不顶嘴了,你别再吓我,我魂都吓丢了!”云乔撇着嘴委屈地控诉,眼泪不停的溢出。

  “不会了!”云策语气温柔,“以后都不会了!”他顺手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这个丫头醒后第一件事不是想的自己这满身的伤痕和疼痛,心心念念担心地还是他,“不哭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哥哥,你能感觉到,那东西在你身体里吗?”云乔缓过神来,她这会特别好奇蛊虫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运作的,究竟是谁发明了这玩意,明明没有科学道理啊!

  “可能沉睡了,暂时感觉不到,但是五脏内的毒素已经被子蛊吞噬得差不多了,较之前些时日,轻松了许多!”云策耐心作答。

  “这玩意儿到底怎么养的?我也要养,我要养一只世界上最毒最毒的虫子,放到那王妇人的身体里,让她受尽折磨而死!哼!”云乔这会恢复了往日可爱淘气的样子,尽管脸色依然苍白。

  “你还是现将自己的身体养好吧!抄了一夜书,放了两碗血,又对抗了一只千年寒虫,你还有力气想别的!”云策言语嗔斥,心里却如春风化雨般温存。

  “还不是你罚我,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云乔想起来了,云策那日大发雷霆,她到现在还没弄清他究竟在气些什么!

  “为兄问你,你是不是心慕那若风?”云策终于说出问题。

  “心慕?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嘛,为人真诚善良,又那么可怜。我就想帮帮他和那群孩子,正好我自己又缺人!哪有什么旖旎之情?我才十二岁好吗?大哥你想法真超前!!”原来这祖宗以为她早恋,她就知道他脑回路跟别人不一样!

  “那你为何叫他若风哥哥?还那般亲昵?”云策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因为他比你更像个温柔的哥哥嘛!”云乔一时说漏了嘴,她想找补回来:“当然大哥是最好的哥哥,就是严厉了那么一点点!”云乔捏起两个手指比划,然后小心地看着他的表情,他家大哥可是喜怒无常,惹怒他没什么好果子吃。

  云策看着云乔小心翼翼的眼神,觉得有些心酸,平时对她太过严厉了,他曾经没觉得什么不对,可看到今日的云乔,他想以后还是尽量温和一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