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5章 鸠占鹊巢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34 2019-06-10 09:29:45

  三人一路离开,云夫人道:“老爷,策儿和乔儿并非亲兄妹,这……”合适吗?

  云老爷子却满面春风:“呵呵,顺其自然,顺其自然!”

  云将军也道:“颜夕,依我看,策儿早晚会认祖归宗的,随他们去吧!”

  这意思就是如果他们之间果然生出男女之情,他们也乐见其成。毕竟云策这孩子心重又冷清,云乔这丫头又是个不安分的主儿,她俩一刚一柔,一静一动,正好相配,这或许就是上天有意安排的!云夫人想到这也眉头舒展,是啊,乔乔为策儿豁出性命,天底下还有比策儿更心疼乔乔的吗?嗯,不错!

  这时候清风阁剩下兄妹二人,“哥哥,我饿了!”云乔道。

  “已经备好了!”云策温柔地看着她,对外吩咐:“青武,端上来!”

  “是,世子!”

  不一会,一碗粥,三碟小菜就备好放置于床桌上,看着菜色清淡却很是可口,很适合云乔的口味。云策端过粥碗,准备亲自喂她,要知道这位才智冠绝的世子爷人生第一次伺候人,看着动作有些笨拙。

  “我自己来就好了!”云乔也不喜欢别人侍候。

  “你的手伤还未完全好,这时候不要逞强!”云策固执己见。

  “好!”云乔从善如流,想了想又问道“你这几日上朝去了吗?也不知道王家现在是什么反应!”云乔缓过劲来开始分析朝局,王家定是知道云策中蛊一事的,他们到现在还迟迟没有动作,也许就是想等着他蛊毒复发而亡。但是如果看见云策依然毫发无损,会不会将事情怀疑到苗族血脉上来。毕竟解蛊之法,连她都知道,王家说不定也知道。

  “食不言,寝不语!”云策送了一匙粥堵住了她的嘴。

  云乔瞪着眼睛反抗,云策淡淡地看着她,一来二往,云乔败下阵来,她真是斗不赢这个独裁的!算了,好女不与男争。她乖乖地一口一口吃到云策送到嘴里的饭菜,云策也不疾不徐,等她吃完嘴里的再送上下一口,十分耐心细致。

  -----------------------

  “青文,你说我这两天不会是眼花了吧!”青武守住门口,跟青文窃窃私语。

  “闭嘴,世子的事情岂是你能妄议的?”青文其实也着实惊诧,他和青武自小跟着世子,世子冷若冰霜,狠戾绝情的性情他们深知的。玄青阁内,世子可以亲自监刑数十道惨烈的刑罚而面不改色;战场上,世子以一敌万浴血奋战、杀人不眨眼。他们哪里见过世子如此温情脉脉的对着一个小女孩嘘寒问暖,汤药饭食事必躬亲,真是把小姐宠到了心尖上。

  -----------------

  一顿饭用完,云乔终于憋不住:“哥哥,你说嘛!”

  “说什么,你安心养病,剩下的交给为兄就是了!”云策将手帕地给她,示意她擦擦嘴角。

  云乔接过来胡乱地抹了两把,“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吗?”

  “什么?”云策挑眉回视她。

  “家贼难防!我手腕的伤是遮不住的!”云乔现下摸不清云府的人是否都是忠心之人。

  “云府有为兄一日,定不会出一个奸细,你放心!我以病为由向朝廷请假了数日,此刻王家还摸不到底细。再过一个多月就要过到年下了,我做了一些安排,一切等年后再说!”云策还是耐心的说明了,他知道小丫头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不然就会亲自涉险探求答案。

  “那我就放心了!”云乔松了一口气,“我想沐浴,大哥帮把清秋清夏叫进来吧!”

  “好!”云策吩咐下去。

  云乔沐浴更衣完毕躺在床上,算计着至少有一个多月的喘息的时间,不知道大哥的安排是什么呢?想着想着,昏昏沉沉睡去。

  云策走进来坐在床边,看着这张恬静的小脸,这丫头说,希望他顺心、安心、开心地过一生。或许他的一生有她相陪,才会有希望和光明!他拿起药膏,仔仔细细地涂抹在她伤口上,这每一寸伤痕上都刻着他云策的名字。

  --------------------------

  云乔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日午时,这次确实元气大伤,委实需要好好将养身体。不过现下躺了将近四日了,也该起来转转,不然都快发霉了,“清夏!”云乔对外吩咐,“快来帮我更衣!”她发现自己更衣实在是抬手的气力都没有。

  “小姐,你怎么下床了呀?”清夏走进来,看见云乔摇摇晃晃地笨拙地穿着衣衫,却怎么也穿不进去,急的脸色发白。

  “清夏,你家小姐现在确实手无缚鸡之力了,我以后的衣食住行都要靠你了啊!”云乔逗弄清夏。

  “小姐快坐好,奴婢这就给您更衣梳妆!”清夏可没听出是玩笑之言,她此刻非常紧张,因为小姐这次的病来势汹汹,比上次掉进冰池的还要脸色苍白许多。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伤痕累累,手腕上还有一道刀割的极深的伤疤。昨日给她沐浴的时候就发现了,但是小姐说不让她问,而且谁也不许告诉。

  梳洗完毕,用过了午膳,“清秋,怎么没见大哥?”

  “世子早起就出去了,现在还没回呢!”清秋老实回答。

  云乔走到桌案之前,提笔书写了清单,吩咐清秋,“上次采买的东西中把这些搬过来!”

  “是,小姐!”

  这一下午,清风阁内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清夏扶着云乔站在门口鸠占鹊巢的指挥一众小厮丫鬟做这做那。前几天云乔让清秋从长宁商贩手里高价买了一些品质不错的葡萄,因为时近冬天,所以数量很有限,而这点还是商贩着人用快马在南方城镇运过来的。她是想试做一些葡萄酒,让云策他们先品鉴一下。

  等年后若风装潢完店铺,明年开春之时就可以先以桑葚酒打开市场,继而春夏季节开始批量供应杨梅酒和葡萄酒。为了打破这种季节供应的限制,云乔决定来年雇佣一些农民用温室种植的方式,一年四季批量供应各种水果,不像现在,为了得到这点葡萄,可是着实为难了清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