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8章 醉酒的云乔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232 2019-06-13 10:48:34

  清夏备好了酒,退了下去。

  周云廷自诩见多识广,周游天下,也未曾品尝过如此甘醇馥郁的美酒。没有厚腻的甜味,没有刺喉的酒精,只有悠悠的果香,淡淡的酸涩,饮后唇齿留香,余味绵长。

  青珊喜道:“葡萄美酒夜光杯,诚不我欺!圣上也只有在外番进贡的时候,才能得一两坛,今日真有口福!”

  若风赞叹地看着云乔,小小的女孩怎么什么都懂。

  “小丫头,不错呀,不过怎么这么少?”周云廷道。

  “不能怨我呀,葡萄盛产在六七月份,我能弄到这点让你们尝尝鲜可是费了好大劲呢!”云乔道。她也只饮了两杯而已,但是怎么……?头开始有点昏昏沉沉的,难道小云乔这身体酒量如此之浅吗?真是郁闷了,她前世可是千杯不倒。

  “乔妹!”若风看她脸色不太对。

  云乔双手撑着下巴,眼神迷离,反应迟钝,“什么?”

  “糟糕,这丫头醉了!”周云廷见着云乔脸颊粉粉的,明显就是喝醉了!

  青珊郁闷道:“坏了,我忘了她不能碰酒了!”小时候她们偷偷喝过一点,于是云乔就在她那睡了一整日。

  “把她送回去把!”周云廷道。

  清夏进来看见云乔趴在桌案上目光游离的看着她,“小姐,你喝醉了?”

  “嘻嘻~”云乔只存一两分清醒。

  “不会饮酒还开酒馆,真没见过这样的丫头!”周云廷道。

  清夏扶她上了马车,“若风哥哥,我改日再来找你哦!”醉了酒的云乔声音甜甜糯糯的。

  “好!”若风也没想到样样出色的小丫头,竟然沾酒即醉!

  “赶紧上车吧!”周云廷郁闷她醉成这样了,还想着那穷小子,他看着云乔上了马车,自己也随即踏上。

  马车摇摇晃晃,云乔趴在青珊的腿上看着旁边周云廷一张臭脸,“谁招惹你了?你看你脸黑的跟黑炭似的,哈哈!”

  “除了你还有谁!”周云廷转过身去,他不准备跟个醉汉多做分辩。

  “我告诉你个秘密哦,总有一天我会离开的!到时候你就看不见我了~”云乔陷入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丢了往日的成算。

  周云廷奇怪的回头看她:“去哪儿啊?”

  云乔没有正面回答,她说话有一句没一句,也没什么逻辑性,“哎,我不要留在这,‘天涯只影星眸冷,晏晏长夜大梦中’,等我的这场梦醒了,我就走了!”

  周云廷和青珊错愕的对视了一眼,青珊摸了摸她的脸颊:“这都开始说胡话了!”

  “说胡话还能吟出此等诗文,也是前无古人了!”周云廷细细咂摸了一下她的话,透满了仓皇失落和孤独,她真是一个谜团!越是这样,他越是想一层一层剖开,看个究竟。

  说话间到了云府,青珊和清夏搀扶她下车,云乔觉得脚步像踩到云朵上一样柔柔的,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她前世酒量非常好,很少有过醉酒的体会,冷风吹来,竟有种置身于世界之外的超脱之感。

  三人刚进府门,就看见了云策,他是刚刚得知这丫头出门去竟然没带青灵,王家近日已经按捺不住,万一糟了暗算就坏了,正准备出门把她抓回来,就看见周家小姐和清夏扶着醉酒的云乔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青珊见过云世子,云乔今日找我玩,饮了两杯果酒,就成这样了!既然云世子在,就把她交给你了!”周青珊解释。

  “多谢周小姐照顾!”云策走上前来,准备抱起云乔!

  “你走开!”云乔浅意识里还留存着给自己设定的界限。

  “你闭嘴!”云策低声训她,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外马车窗中周云廷担忧的目光,这丫头如此形象竟然还跟外男同乘一车?上次的书真是白抄了!他这会已经怒气已经顶到胸口。不顾她的挣扎一把抱起,“周小姐,招呼不周,下次必定登门致谢!”

  青珊道:“云世子严重了,快把她带进去吧!”

  清夏这会心里犯嘀咕,她又撞枪口上了,小姐这般模样,她今日小命难保啊!她欲哭无泪默默跟上。

  云策快步走进乐棠苑,一脚踹开了门,院内婢女都战战兢兢的,“都下去!清秋备一碗醒酒汤来!”

  “是,世子!”

  云乔被他抱着并不舒服,她拼命挣扎,云策沉着脸把她丢到榻上。

  好痛……,“讨厌你!”醉酒的云乔不会看人的脸色。

  云策负手立在床边,望着她迷茫的大眼睛,红扑扑的脸颊,撅起的小嘴,心里升起一股无可奈何,“你到底要同为兄赌气到什么时候?”

  “……没有!”云乔委屈地撇撇嘴,其实她此时已经恍恍惚惚的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云策的质问的声音远远地飘进她的脑海,她下意识反驳。

  “那你近日在想些什么?”酒后吐真言,他倒要看看这小妮子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竟躲了他一个月。

  “在想啊,想……一个故事……”云乔昏昏沉沉地卸下了防备之心。

  “什么故事?”云策挑眉。

  “你想听吗?”云乔傻笑地问到。

  “说吧!”云策拂袖在榻边坐了下来。

  “可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哦!”说着爬到床边把手瘫在云策面前,一脸赖皮劲,“给钱就讲!”

  云策感到头疼,这丫头东一句西一句,言语毫无逻辑,这会还想着要银钱,他身上没有带啊,于是伸手解下了腰间的玉佩,放进她手心里,“够吗?”

  云乔接过来仔细瞧了瞧,这是一块上佳的“虹光璃玉”,通体碧绿成半月状,很是漂亮,“嘻嘻,够了!”

  云乔翻身躺在枕头上,手里拿着玉佩把玩,朱唇轻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呢,有一个小王子,他自己一个人住在一个很小的蓝色星球上,他很孤独很忧郁的生活,唯一的消遣就是欣赏夕阳西下的温柔夜色。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一只同样很孤独的小狐狸,于是跟她说:你来陪我一起玩吧!小狐狸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有被驯养!小王子问道:什么是驯养呢?小狐狸说:比如说咱们两个,对我来说,你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小男孩一样。我不关心你,你不关心我,我呢,也只不过是一只狐狸,与千千万万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成了彼此不可缺少的伙伴。我在世界上只有你,你在世界上只有我……”

  云乔突然有感而发的讲起了小王子的故事,剧情有所不同,她朦胧中忘却了对自己内心的限定,把身边的云策当成是她可以放心吐露心情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