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49章 心知其意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29 2019-06-14 12:10:30

  “……你来驯养我吧,小狐狸说,我的生活很单调。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云策看着身边小人儿朱唇一张一合,傻笑着讲故事的模样,觉得心下软软的,她声音细弱甜腻,引得他沉醉其中。

  “……于是小王子就驯养了小狐狸,小狐狸每天都很开心,她每天想着办法哄小王子开心,送给他花朵,送给他萤火虫,送给他翩翩起舞的小蝴蝶,送给他溪水里捉来的小鱼,可是小王子始终不快乐。直到有一天,他不辞而别,丢下了小狐狸。小狐狸等啊等啊,小王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这个小狐狸已经被驯养过了,小王子丢了她,她也丢了自己。直到在一个漫天星辰闪耀的夜晚,她郁郁而终地死去了……”云乔说着,眼泪一滴一滴缓缓留下。

  云策何其聪明的人,他一下子听懂了,错愕中看向小人儿,她害怕被丢下,所以选择提前远离吗?他伸手拭掉她的眼泪,“这只笨狐狸,她怎知小王子不会回来找她呢?”云策言语温柔。

  “是啊,真的很笨呢……”云乔也同意,她掉进查尔斯河的最后一刹那,看见了漫天繁星闪烁,原来她就是那只轻易把心捧给人家的笨狐狸。

  “你说,如果有一天,小王子回来,却发现小狐狸死了,他会不会伤心难过呢?”云乔问道。

  “小王子不会丢下她的!”云策抚了抚她的小脑袋。

  “真的吗?我不相信!”云乔摇头。

  “绝不会的!”云策对着一个醉鬼,吐出了自己的心声,他何尝不是陷进去的那个?轻易被挑起的怒气,不断被抛弃的原则,脑海里挥之不去的盈盈笑脸,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他可能对这个带给他无限温暖的小人儿,生出了旖旎之心。

  “这种轻飘飘的感觉真好啊,我下次定要再多饮两杯!”说着她打了一个哈欠,沉沉睡去。

  云策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应该还不懂得什么是情爱之事,故事里的用的词是“驯养”,小小少女患得患失的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对人透露自己的心事,应该也很苦恼吧!

  他起身帮她脱掉鞋子,拿过锦被给她盖上,摸了摸她的小脸。突然注意到枕边有一个什么东西,他拿过来一看,竟是一只手工雕琢的黄玉小狐狸,机灵可爱,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出自云乔的手笔。他笑笑,然后伸手给她放了回去。

  “世子,醒酒汤好了!”清秋站在门外。

  云策起身打开屋门走出去,“不用了,乔儿已经睡下了,睡醒了叫她来清风阁报道!”

  “是,世子!”

  清夏站在门外胆颤心惊,但是世子在她身边走过去,眼皮都没抬。这是?没事了吗?

  这一觉睡得真是好极了,沉沉的,一夜无梦,云乔伸伸懒腰,突然想起昨天下午醉酒一事,她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最后的记忆,停留在云策把她抱进屋,对她蹙眉训斥的样子。后边好像还跟他说了很多话,具体什么话都忘记了,但是记得当时很悲伤,她还哭了。她慌张地伸手到枕头下,摸到了那只小狐狸,还好,没有发现!

  “小姐,你醒啦?”清夏进得门来,看见云乔呆呆地坐在床上,“小姐,你还记得昨日醉酒的事吗?”清夏打开话匣子。

  “记得啊,是大哥把我送回来的,”然后突然想到,“没罚你吧?”

  “没有,世子待了一会就走了,什么都没说!真是奇怪了,害得我一直提心吊胆的。”清夏这会还在纳闷呢,“不过世子临走前说,让你睡醒了就去清风阁!”

  完,她昨日那般折腾,以云策的手段,今天肯定跑不了责罚。哎,真是麻烦!她怎么会知道还有人只饮两杯果酒就喝醉的,枉她还是开酒馆的,以后试酒怎么办,真是失算。

  “咦?这是什么?”云乔拿着昨日云策的那只玉佩。

  清夏走上前来仔细观察,“好像是世子的玉佩,怎么落在这了?”

  云乔也心下奇怪,这位大哥一本正经的还在妹妹房里随意拆解玉佩,这是什么心态?

  为了表现良好的认罪态度,云乔先是下厨亲手做了几样糕点,细细装好,带去了清风阁。她推门而入,抬眼看见云策立在案前练字,清瘦孤傲的身形,眉目淡然,彷如一棵遗世独立的青松。

  “大哥,我做了些糕点,带给你尝尝!”云乔挤出笑脸,走上前,把几样精致的糕点一一摆上桌子。

  云策抬眸看她,“这是要将功赎罪吗?”

  “大哥……!”云乔低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错哪儿了?”云策收回目光执笔写字,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错在……”不该多喝酒?她没多喝啊,她哪知道自己酒量那么浅。不知道如何措辞。

  “每次都是这样,口是心非!”云策下结论。

  他看破她了,好吧,“我确实不知道自己酒量如此,下次不会了!”

  “嗯,过来!”云策仿若毫不在意,对她道。

  过去干嘛?云乔龟速挪过去。

  “研磨!”云策示意。

  神情很温和?这是什么情况?云乔诧异,他果然喜怒不定,“大哥你昨日将它落到我那了!”云乔晃晃手里的玉佩。

  “那是给你听故事的!”云策表示不要了。

  “什么故事?”云乔纠结,她昨日讲故事了吗?

  看来这丫头全忘了,算了,“总之送你了,快过来!”冲她招招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