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50章 家贼难防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12 2019-06-15 10:32:35

  “是,大哥!”云乔站在云策身侧拿起墨条细细研磨。只见其行字笔酣墨饱,大气磅礴,整体大局又如行云流水,一脉天成,不愧为当世大家之作。她前世最是痴迷这些古代四艺,也是苦下了一番功夫来钻研,因此对博学文工皆有心得。古人云,“字如其人,书为心画,书法之道,在于运转气脉,调配五行阴阳,以通天地,可达天、人、笔三法合一,道法不虚之境界。”

  行至段末,云策顺手把毛笔递给她,“来,临一遍!”

  这是要亲自教她书法吗?云乔顿时欢喜之情溢于言表,“是!”于是端己正容,上前执笔。

  云策看了眼小人儿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下软软的,“乔儿,欲书之时,当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所谓一沙一世界,一叶一春秋,书文人心,皆相中有道。”

  “是,大哥!”云乔执笔而书,两炷香之后,终于临完整篇书文。形似易,道似难,云策为人霸气内敛,胸藏乾坤,他的笔迹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习得的。

  云策仿佛看出了她的气馁,走过去将她环至胸前,握住她的手,悬腕运笔,掌虚指实,快而不急,慢而不滞。

  云乔刚刚反应过来,她竟然与云策靠的如此之近,有些惶恐不安,她侧首抬眸看到云策咫尺之距清冷的眉眼,微抿的唇角,消瘦的脸庞。此时这个人仿若一缕微风缓缓吹进她的心房,吹皱了一池春水。

  “乔儿!”云策低头撞上怀里的小人儿呆呆的目光,声音微沉唤她的名字。

  “哦!”云乔连忙收回心神,尽量将注意力放于笔尖,此刻她能听到云策的心跳,能感受到她头顶上吐纳的一呼一吸,以及手上传来的体温,原谅她不能心静。

  两刻钟之后落笔,云乔方才渐渐缓过神来,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而且自己不是决定离他远一点吗?他们感情何时到了如此亲昵的地步?再说……“大哥,昨日的事……”云乔欲言又止。

  云策看着云乔忐忑不安的神清,“醉酒一事,你也初次经历,情有可原。但是为何要和周云廷同乘一车而归?”

  嗯?哦,对了,昨日是青珊和周云廷送她回来的,“可能他觉得我两个女孩子不安全吧!”云乔解释。

  “下不为例!”他也不想跟她过多计较,稍有逼近,这丫头又会钻进自己的壳里躲起来,一切还是慢慢来吧!

  “谢谢大哥!”云乔展颜。

  “下次外出必须带着青灵,王家最近有动作,我担心你的安全!”云策耐心告诫。

  “我记住了!”云乔郑重点头,她不能掉以轻心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云策从始至终都是真心爱护她的,她怎能为了自己那点小心思就置他的心意于不顾呢?

  “乖!”云策神清温和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

     “世子,属下有事禀告!”门口响起青文的声音。

  “进来吧!”云策声音淡淡,挥袖坐于交椅上。

  “世子,您看!”青文进得门来,将一个纸条递到云策手中!

  云策看了一眼,瞬间赫然而怒,“将孙姨娘和云庆带到中正堂,告知祖父和父亲!”

  “是,世子!”青文退下。

  云乔好奇,什么事啊?“写得什么呀?”

  云策将纸条递给云乔,六个字,“策无事,乔有伤!”

  “庆惠园母子的手笔?我就知道,家贼难防!”云乔愤恨不已,接着道,“我从早就觉得他们有些心术不正,不成想还竟敢坑害自家人,这纸条是写给谁的?”

  “去看看!”云策起身,云乔跟上。

  ----------------------

  中正堂内,三司会审,云庆和孙姨娘跪于堂中,瑟瑟发抖。云庆其实不知道他今日犯了什么事,怎么全家一副大兵压境的气势,难道跟他娘有关?他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孙姨娘。孙姨娘心惊胆战,她前日出府买东西,碰上了一个蒙面之人,威逼利诱她给出云策的消息,她左思右想准备为云庆拼一把,不成想纸条还没有送出去,消息就传到了清风阁。

  云老太爷怒火中烧,这庶出的云庆一直行事畏首畏尾,这些年来虽无成就,但也不出大错,今日竟然里通外敌,这是云庆的主意,还是那个姨娘的主意?云将军更是悔恨不已,当年他一步踏错,生下了这个庶子,如今这对母子心术不正,狼子野心的地妄图害他云家于万劫不复之地,真是其心可诛。云夫人这会表面看着淡定,实则十分后怕,这种消息传出去会给乔乔带来杀身之祸的,这一次,她绝不能轻易姑息。

  “上家法!”云策端坐于堂内,不询问任何人的意见,甚至不加审问就直接下令。就有小厮拿着五尺三寸的的廷杖进来,拖起云庆就打。

  “大哥,我什么都不知道!”云庆惊慌失措。未及挣扎,板子已经上身,“啊!”他大喊!小时候做错事也不是没挨过打,一般就是慢待课业,撒谎贪玩被打手心,他深知云策一但动手绝对不会心慈手软。但是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对待下人一样,直接当着所有人打板子。

  “老爷,世子,庆儿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别打他了,别打了!”孙姨娘看着儿子身后已经见血,心疼不已,她不停的哭喊,庆儿方才十三岁,这种打法是要他的命吗?

  大概二十杖下去,云庆昏了过去。毕竟年岁还小,委实受不住这皮肉之苦。

  “泼醒,继续!”云策面无表情,丝毫不为之所动。

  一盆冷水下去,云庆醒了过来,“他惶惶地睁开眼,望见云策冰冷的眸光,“大哥,呜呜,我不知道,真的什么的都不知道!”

  小厮继续挥动廷杖,孙姨娘再也受不住,她一下趴到云庆身上,“世子,庆哥儿真的不知情,是奴婢,是奴婢,前日……”她多番挣扎,终于不得不把实情说了出来。她看着自始至终从没有开口的云将军,心灰意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