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51章 留人一命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25 2019-06-16 08:41:28

  她十几岁就跟了他,当时的云怀安还是个懵懂的少年,她也是未经世事的天真少女,她依然记得那一夜她在他身下辗转承欢时他笨拙急切的神情。她是他第一个女人,她一直觉得她会有出头之日,直到云李氏进得门来,她看见云将军脸上整日溢满了无尽宠爱,她嫉妒的发狂,但她不过是一介奴婢,她有什么资格去嫉恨当家主母?

  云怀安再也没有碰过她,直到十四年前,她私下里寻了欢好之药,悄悄下到了云怀安的酒杯里,没想到上天怜见,她一朝得孕晋为姨娘。其实她这个姨娘,跟个奴婢又有何分别呢?一品将军府的世子竟是个外姓之人,而且性情极其狠厉,从来不把他们母子当回事,庆儿打小便要学会看人脸色小心翼翼的过日子。

  凭什么他们就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他们母子就要糟人白眼,永远生活在角落里?

  “老爷,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跟庆儿并无半点干系。你还记得当年压着奴婢云朝雨暮、夜夜缠绵床褥之时说过的话吗?你说你会一辈子善待我的,你还记得吗?可是自从云李氏来了你就变了,你再也没有正眼看过我,即便是生了庆哥儿,你对我们母子依然视若不见。今日是我行差踏错,但是你就无半点责任吗?庆哥儿被云策压着,终其一生不会有出头之日,你有为他着想过吗?”

  云乔楞了,娘哎,她这是豁出去了,言语用的如此直白,全然毫无顾忌了,她看见她家娘亲脸色阴沉的可怕,她爹的神情也是无以言表。这个女人临死前也要给她爹娘心里种一颗愤恨的种子,女人的嫉妒心太可怕了。但是依着古代这种三妻四妾的制度,她以后的人生能逃脱这种命运的束缚吗?

  云策也没想到孙姨娘竟然当着全家老少的面就这样把她和父亲的情事乃至房事都拿出来大肆渲染,他眉头紧皱地撇了一眼云乔,见她呆愣楞的站在那,一脸的茫然。还好,这丫头可能没听懂!

  云老太爷起身,面沉似水地看着云将军,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关键时候太不杀伐果断,“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乔儿,跟祖父走!”冲云乔招招手。

  “拖下去,杖毙!”云将军挥挥手,从哪个角度而言他都不能再留她了。

  云乔跟老太爷走到门口还听见孙姨娘大声喊叫:“老爷,你不能如此对我,你说过一生一世都会对我好的,云李氏,你不得好死……”

  云庆声嘶力竭不断哭喊:“父亲,饶了姨娘性命吧,求您了……求您了…”

  云乔顾不上许多,冲进大堂,对着云将军说:“爹爹,留一口气,打发去庄子吧!”

  云夫人,云将军,云策,以及门口的云老太爷万没有想到,最后云乔会冲出来求情。

  “乔儿,你别跟着胡闹!”云将军出言呵斥。

  “爹爹,杀了她容易,但是三哥呢?家里的下人怎么看待他,走出府门外人怎么看他?最重要的是,你又让他终其一生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父亲呢?我虽然打小跟三哥多有争执,但是他毕竟是父亲的骨血,这一切也不是他的错,他方才十三岁,不能断送他一生的前途和希望吧!”云乔想的重点是,云庆如果亲眼看见亲父杀亲母,这颗仇恨的种子终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背后的冷箭就会对准她的亲人。

  云策赞赏的看着小人儿,她能从大局观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并适时的挺身而出,委实不易,这个智慧善良的丫头,“父亲,听乔儿的吧!”

  孙姨娘错愕地看着这对兄妹,她那张纸条图谋的就是他俩的性命,如今来求情的却是他们,她真的做错了吗?

  云庆如今缓过神来,感动万分,“小妹……”他涕泗滂沱,不知怎么开口。

  云夫人搅着手里的帕子,尽量维持面上的表情:“留她一命吧!”

  娇花娘亲也是个极其智慧的女人,她的顾虑应该她感受到了,云乔心道。

  云将军悲痛悔恨:“如此,杖责五十,发配去庄子上吧,终身不得外出!庆儿,你也好自为之!”

  “是,父亲!”云庆此刻身后也是鲜血淋漓,蓬头垢面甚为狼狈,但是好歹他亲娘性命保全了。

  云乔上前挽起云老太爷的胳膊,“祖父,乔儿陪您回去吧!”

  云老爷子牵起云乔的小手,欣慰道,“你这丫头!走吧!”

  ……

  富宁居内,云乔亲手给老太爷烹了一杯茶,递到他手里,笑吟吟地看着他。

  “乔丫头,那女人谋求的是你和策儿的性命,你不恨她吗?”云老爷子拿过茶水,问道。

  “毫无感情,何以谈恨?她所作所为死几次都不够,可好歹不能给三哥心里种一颗仇恨的种子。她的那点伎俩,相信大哥丝毫不会放在眼里,区区蝼蚁,妄想撼天?”云乔道出了实情。

  “我的宝贝孙女真是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云老将军对这个孙女真是打心眼里喜爱,她传承了他四分之一的血脉,如此的聪慧大气,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祖父,你再夸我,我就不好意思了!”云乔毫无模样的跪坐在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撒娇。云老太爷心都要化了。

  云庆被抬回庆惠园,云策也随即过去。

  “大哥……”云庆此刻趴在榻上,看着云策坐在堂中的交椅上,慢条斯理的饮茶。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身为庶子从懂事就要学会看人脸色度日,尤其是这位大哥的脸色。就如同现在,他一言不发,他心里都极其惧怕。

  一盏茶过后,云策开口“辅车相依,唇亡齿寒,庆儿,你牢记这八个字!”说完悠悠起身离去,留下了一瓶伤药。

  云庆拿着药膏,泪如雨下……

  一切尘埃落定,从这一日起,云将军和云夫人便开始了冷战。云夫人搬去了乐棠苑,同云乔住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