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53章 和好如初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55 2019-06-18 09:31:17

  夫妻两人一起回安锦楼,路上碰见了从清风阁出来的云策。云夫人破天荒的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气呼呼地走过去了。云策感到莫名其妙,母亲从来都是和声细语、温柔似水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父亲!”云策对着将要走过去的云将军拱手行礼。

  云将军转身猛的甩袖,“老大,你妹都被你养歪了,哼!”说完追随云夫人的脚步而去。

  云策扶额,又是这丫头闯祸了,这回还直接惹毛了父亲母亲。说来也是无奈,别人家都是子不教,父之过,他家永远都是弟妹不教,为兄之过!他唤来青武:“去查查今日乐棠苑发生什么事了!顺便把乔儿给我叫过来!”

  一刻钟后青武将事情首末完整告知了云策,云策也是被这丫头出格的言论给惊着了,唆使父母和离,出言辱及父亲,什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苍蝇不定无缝的蛋,什么花心大萝卜,还怂恿母亲和离再找一个!这哪一句是一个十二岁未出阁的姑娘家该说的话?

  云乔也没想到这么快消息就到了清风阁,磨磨蹭蹭终于推门而入,“大哥!”

  “云乔,你现在胆子大的可以上天了!”云策质问。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父母责问,竟是因为这小丫头片子。

  “大哥,他俩和好了吧!?”云乔一点不害怕,她还上前捉住云策的袖口,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那又怎样?你今日即便是出于好心,言行也太出格了,你老老实实交代,这些词都是跟谁学的?”云策睨视她,哪个敢教她如此说话?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大哥,你怎么这般老夫子嘛!临近年末了,他俩还在赌气,我不出奇招难道还要拖到年后吗?现下朝局风云莫测,至少要保证家庭内部矛盾先解决了吧!”云乔解释道。

  “言行太放肆,你去给我把孝经抄上十遍!”云策黑着脸呵斥,但是并没有甩开云乔的手。

  “好哥哥,能不能不要抄呀?我给大家过年的礼物还没有备完呢,而且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哦!”云乔撒娇。

  什么惊喜?云策下意识想知道,再一想,这丫头就是有恃无恐,他不准备轻易放过她,“你说,谁教你的‘不合适就和离再找新人’这种话?”

  云策脑回路真的很清奇,云乔心道,话题拐着拐着怎么突然到这了?这是重点吗?“都不爱了当然要找新的啊,不然一辈子孤独终老吗?”她下意识脱口而出。

  云策这会真是面沉似水了,“去,就在这抄,三十遍,抄不完不许吃饭!”

  云乔发现云策的眸光一下子冷了下来,这是真正发飙的表现,她语气懦懦,“哥哥,你每次生气乔儿都好害怕!”

  “你还知道害怕,为兄问你,你以后成婚之后稍有不顺心,就会去找新的吗?”云策气势汹汹。

  这是什么思维逻辑?云乔彻底蒙圈了,怎么又扯到她身上来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乔儿此生遇不见这个人就不嫁,留在家里让大哥养我一辈子!”她还是郑重回答了这个问题。

  一生一世一双人?倒也不是难事!让他养一辈子?委实可行!“桌案在那,抄两遍!”云策说道。

  云乔满脑袋问号,直接从三十遍直接降到了两遍?为啥?你大哥就是你大哥,根本猜不透,“是!”。两个时辰后,“请过目!”她恭敬地把纸张递给云策。

  云策随手翻了翻,“你记着,再有下次,为兄绝不轻饶!”

  “乔儿记下了!”云乔倒了一杯茶放到他手里,端着笑脸讨好他。

  “记得去给父亲母亲道歉,你看看你说的那是些什么话?不像样子!”其实云策此刻已经被哄得全然没了脾气。

  “我明日就去,今日爹娘肯定有很多话要说的!”她就不去当电灯泡了。

  “大哥,你再教我习字吧?就像那天一样?”云乔满是期待地看着他。

  “好!”云策抚了抚她的小脑袋。

  ------------------------

  安锦楼内,云将军拉着云夫人的手坐在床边,“颜夕,你莫要再生气了,那日孙氏是在故意挑拨,我跟她是有过一两次,但是从来没跟她说过那些话!”

  “乔乔原说的也没错,你就是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云夫人还在生气。

  “颜夕,你怎样才肯信我?我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云将军拉着云夫人的小手一再许出甘言好辞。

  “反正孙姨娘也被送走了,怎么说都是你的道理!”云夫人甚少如小女儿这般使性子。云将军仿佛觉得自己又变成了当年的毛头小伙子,对着自己喜欢的姑娘一遍又一遍诉说衷肠……

  --------------------------

  转眼间岁至年末,大乾王朝的新年礼节甚为讲究,有较多的仪式,如挂像祭祖、供奉神飨,乃至悬桃符,放爆竹等等。除夕之夜,各相与赠送,谓之“馈岁”;酒食相邀,称为“别岁”;长幼聚饮,祝颂完备,叫做“分岁”;全家达旦不眠,以待天明,称曰“守岁”。

  这一日云夫人带着云乔忙活了一天,云乔更是亲自下厨准备了年夜饭,拿出了浆果美酒。傍晚时分,全家人共聚老太爷的富宁居享受这温情团圆的时刻,云庆的伤虽没有完全好,但已不妨碍日常行动。

  老太爷端坐于正堂主位,望着儿孙满堂心生感慨,“去岁此时怀安和策儿在折冲逆虏,吾心难安,今朝虽德胜归来,但是朝依然局风云莫测,但是好在我们一家人可以齐齐整整过一个安稳之年!哎~”

  “父亲,虽然时局艰难,但是我云家子孙齐心协力,定能除奸革弊,肃清朝纲!”云将军接上老太爷的话茬!

  “怀安说的对,如今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策儿的身体!”云老太爷转眼看向云策,饱含舐犊之情,“策儿,祖父知你一直以来为云家、社稷殚思极虑。让你小小年纪承受这么许多,我一直心下难安,你记着万事定要以身体为重!”

  “策儿记下了,祖父不必担忧!”云策就是这清冷的性子,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