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57章 点拨云庆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148 2019-06-22 13:21:32

  若风看着云乔惶惶然的神情,有些后悔,或许不该这么逼迫她,他想开口安慰,却看见她两串泪珠顺着脸颊簌簌落下。

  “若风哥哥,我确实,考虑不周,也从没问过你们的意愿,今后……不会再打扰你们了!”云乔狼狈地抹了把眼泪,就要转身离去。

  若风眼疾手快地抓住她,他曾看过这双眼睛里盛过欢笑、自信、担忧、愤怒、狡黠、调皮、温暖、乃至醉酒时的迷茫,却从未见过莹莹的泪光。她只是个孩子,从不曾强大无畏的可以承担一切压力。她磕磕绊绊,寻寻觅觅,用自己的努力为家人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甚至连他这个认识不久的人都关怀备至,尽其所能地给他们铺好未来的路。她内心充满着大爱与忧患,他怎能如此苛刻地要求她对他毫无保留。

  若风一言不发地扶她坐好,从柜里拿出一瓶去疤的药膏轻轻给她涂抹在手腕上,这还是前两日给小四调的,他脑海里有很多信息,关于药材的,书文的,武功的,但是他却始终想不起自己是谁。

  云乔的眼泪就没断过,她知道这是若风在挽留她,原谅她此刻陷入了深深地自我怀疑。

  若风停了手中的动作,拿出帕子擦掉她的眼泪,“不许想了,不管我是谁,都是你的若风哥哥,一生一世都不会变!”他许下承诺,不管她是否交底。

  “……”云乔心下动容,却没有说话。

  “大年初一,你就跑到我这哭,你看看你自己像只小花猫一样了!”若风终于恢复了温柔的语气。

  “都是你弄的,你赔我的眼泪!”云乔终于破涕为笑。

  “是,我赔,你说怎么赔就怎么赔!”若风宠溺地摇摇头。

  “若风哥哥……我送你的衣服呢?你穿上我看看,若是尺寸不合适,我再拿去改!”

  “好!”不是不穿,是舍不得穿,可以看的出,一针一线都是出自她小巧的双手。

  云乔看着他迟迟不动,“怎么了?”

  “难道让我就在这换吗?”若风无奈道。

  哦,对了,她还在这,怎能看一个大男人换衣服,“我出去一下!”

  不一会,若风出来,清瘦高挑的身材配上冰蓝的上好丝缎,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清贵出尘,如琼枝一树立于云端。

  “好看!若风哥哥!”云乔赞道。

  这时候孩子们也看呆了,这真的是若风哥哥吗?举手投足像个贵公子一般,“真的很好看!”他们反应过来,围着他转。

  若风被他们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是去换下来吧!”

  “不要,要穿着,改日我再多做几套给你!以后都要这么穿,就当是赔我的眼泪了!”云乔笑道。

  “鬼精灵!”若风戳了戳她的眉心。

  ----------------------------

  云乔心情很好地回到乐棠苑,还没有人发现她出门,于是沐浴更衣后躺在床上休息,通过今日,云乔发现她跟若风的感情更进了一步,虽然看人不能那么片面,但要相信自己内心的判断。

  “小妹在吗?”门外想起云庆的声音。

  “回三少爷,小姐在休息!”清夏在回禀。

  “……那就算了,我改日再来吧!”云庆犹豫了半晌,决定还是不进去了

  他来干什么?印象中这位三哥从没踏足过她的乐棠苑,虽然那天给他求了情,但云乔打心里对他没啥好印象,心思怯懦,不是光明磊落之人,“三哥,进来吧!”云乔还是想听听他究竟想说什么。

  云庆踏进门来看见云乔坐在榻上,一身洁白的蚕丝锦衣,未及梳妆,眉眼微倦。他进得门来看见云乔探求的目光,他竟有些语拙,半晌没有说话。

  干什么呀?进来也不说话,“三哥坐呀!”这大年下的,她也不想跟他闹什么矛盾。

  云庆反应过来才幽幽地在侧面的交椅上坐下,有些不自在的样子。清秋甚有眼色地端上茶水糕点,然后退了出去。

  竟然等着她先开口?算了,好歹也就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亲娘刚被奄奄一息的送走,终生不得相见。孤零零的一个庶子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好歹是她亲爹的血脉。云乔下得床榻走上前,“三哥尝尝,这是我自己做的糕点!”她打开话题。

  “小妹,我是想谢谢你!”云庆终于低头吐出自己的心声。

  “谢什么?你不是也给我压岁钱了?”就顺手给他做了两双鞋袜,为了不在父亲面前有失偏颇。

  “是姨娘的事情!”云庆终于抬头看向她。

  哦,是这事,这让她说些什么呢?她初衷也不是为了他,“三哥,那纸条的事,你知道多少?”云乔那日就想问,究竟是不是天极门的人?

  “自始至终一点不知!”云庆实话实说。

  “那就算了,过几日你也要进学了吧?或许到时候也会有人伺机挑拨,云家现在在风口浪尖上,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你如果发现不对,就第一时间告诉大哥吧!”云乔想为了避免他这漏风,还是嘱咐一下吧!

  “小妹,你小小年纪,如何知道这么多事情?”好像突然有一天这个妹妹就长大了,勇敢智慧,可望而不可及。

  “因为我善于观察和思考啊!你不要听你姨娘唆摆,大哥是云家的顶梁柱,不是你的绊脚石,一个人的地位和话语权取决于他为家族做了多少贡献和付出,而不是营营汲汲地就想着碗那点东西!云家人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一品将军府方才屹立不倒,这时候可不要搞什么内讧!”云乔开始说教,语重心长的感觉就像对另一个世界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大哥也说过,辅车相依,唇亡齿寒,我铭记于心!”云庆点头,他这些年确实被姨娘灌输了很多歪曲的思想。现在想起来,自己确实如笼中鸟井中蛙一般目光短浅。

  云策已经提醒过他啦?好吧,那她多此一举了,“三哥,你不要整日待庆惠园,你可以像今天这样常来我这坐坐聊天呀,我可以给你做好吃的。大哥二哥那也会欢迎你的。你还可以外出逛逛,多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看看外边的世界。天天闷在屋子里格物致知,心会越来越小的!哎,我要是个男子多好,可以和你们一起策马扬鞭,建功立业,而不是像现在,出个门都费劲!”说着说着,云乔开始嘟嘴抱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