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60章 凤凰涅槃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37 2019-06-23 21:45:10

  “执念千寻,以爱为火,涅槃重生,云小姐此生注定是天定之人!”弘一大师看着云乔的眼睛,吐出了她的秘密。

  “大师如何得知?又何为‘天定之人’?”同样的言语并不能使她再次震惊,云乔此时不迟不疾的开口。

  “佛曰,不可说!”弘一双手合十。

  老和尚还跟她卖关子?好吧,“什么天定之人呐,不过是个执迷不悟的傻瓜罢了!”她叹了一口气。

  “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留风尘,我佛不负有心人,顺心而行一切且有归属!”

  老和尚说话就喜欢拐弯抹角的,“谢大师宽慰,都言大师为方外得道高僧,云乔却觉得大师弥足红尘,不知心之所向?”这样说话谁不会?云乔此时确定这位弘一大师也是大乾王朝背后搅弄风云的其中之一,世人将他云的这般高深莫测,其实都是他故意设置的迷烟雾障,今日这般高调地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不知是何用意?

  “云小姐果然心思敏捷,浊世不久住,佛生慈悲心,老衲是同路人。”弘一交底了。

  好吧,她也是这么想的,若不锋芒毕露,怎能向死而生?她那日庆功宴上大放异彩,其实就是如此想的。

  “师傅,早就跟你说过这丫头玲珑心肝你不信,几句话就把自己的老底卖了吧?”周云廷从一侧的耳房中翩翩走来,手执折扇,嘴角谪笑,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混小子!”弘一大师收了端庄慈悲之相,全然一副宠溺晚辈的老者一般。

  “你来啦?”云乔开心地走上前。她就知道,师傅开坛讲法,徒弟哪能连面都不露呢?

  “是啊,小丫头,今日晨起就一直跟在你们马车后呢!”周云廷随意坐在老和尚旁边的座位上,眼睛笑眯眯的望着云乔示意她斟茶备水。

  云乔从善若流,“我刚才弹的怎么样?”她端起茶碗双手奉上,这种基本的奉茶礼仪,云乔十分熟练精晓。

  “有进步!”周云廷不吝赞美。

  “你还好意思让我管你叫师傅,你哪里教过我啦?”云乔笑道。

  周云廷呷了一口茶“大小姐,我倒是想教,你倒是给我机会啊?见你一面都困难!”

  “那改日去你府上?”云乔心想也是,节前总算把家里的大事小情弄完了,年后她有很多事要忙活,酒馆的事也需要找周云廷协商。

  “随时恭候!”

  “大师,你定和周公子有很多话说,云乔就先回去了!”已过傍晚,青珊和苏子君还在等她。

  “云小姐慢走!”弘一大师准备起身想送。

  “不用送了,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云乔摆摆手!

  “小丫头,注意你的称呼!”周云廷皱眉,还一口一个周公子。

  “云廷哥哥,我先走啦!”云乔吐吐舌头,一个称呼而已,至于的么,每次都提醒。

  “去吧!”周云廷终于心满意足。

  出了佛堂,云乔发现自己不知道往哪边走了,她前世就有路痴的毛病,刚才心事重重地随老和尚进来,并没有刻意留心出路,真是郁闷。算了,就当逛逛寺院吧!她穿过一条小路,七拐八拐地走到了一处,一个人也没有,怎么出去呢?不知道青珊和子君等急了没有!

  猛然间看见前边树后有两个人,好像是一男一女,天哪,还有人在这庄严宝刹秘密约会吗?她下意识多走了两步,发现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她家大哥云策和李梦瑜。云乔万分惊诧的睁大眼睛,此刻李梦瑜正主动依偎进他的怀抱,梨花带雨,似是在哭,而云策竟然没有马上推开她。

  原来云策上次是敷衍她的,他们果然已经情深义重,更或许已经私许终身。她发现自己内心一直想回避的问题,突然以如此鲜血淋漓的方式撕开。她喜欢上了云策,这种爱意从第一次窗外望见那孤寂清冷的身影就萌出了枝芽。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大哥,明知不可动心,明知没有结果,她还抱着一丝丝希望,只是因为云策偶尔的温言笑语。才有了后来一系列自欺欺人的示好,维护,以命相搏……

  此时的场景,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前世,她站在宋博远门前看见了一名身着睡衣的窈窕的金发美女用英文嘲笑说:“你如此没有魅力,活该他不喜欢你!”

  云乔感觉寒气从脚底慢慢爬上来,一寸一寸封住了她的每一个毛孔,她下意识转头就跑进蜿蜒的小路。

  云策不耐烦的拨开李梦瑜,若不是看着她还有一两分用处,他怎会答应单独见她,如此这般哭哭啼啼的真令人厌烦。恍惚间,好像看见一个身影跑了过去,他心下一怔,怎么那么像云乔?他今日就是得知王家有所行动,不放心她才特意跟来的,“李小姐万莫如此,云策已有意中之人,天色已晚,你尽快回去吧!”

  “云世子,你当真对我一分爱意都没有吗?那为何当年救了我的性命?”李梦瑜不依不饶。

  云策耐心已经用尽,他想追上去看看刚才是不是云乔,这小丫头心思敏感,稍有不慎便会躲进自己的壳中隐藏起来,“李小姐请自重!”说完转头就走,李梦瑜泪如雨下。

  ---------------

  云乔跑了一段路,理智渐渐回拢,好在她今生还未彻底交心,一厢情愿该结束了,她这样想着,心下渐渐轻快起来,至少从此以后,心,自由了。

  突然,几名黑衣人冲了出来,挡住了云乔的去路。四下荒无人烟,她心慌不已,这么偏僻的地方,不会有人赶来救她,她半丝武功都不会!刚才进佛堂时候把青灵和苏子君她们留在了一起。

  突然其中一人飞起一脚把她踢翻在地,她捂住胸口吐了一口血。对一个女孩也下此狠手,王家真是卑劣至极。她心下思索,是不是要用前些时日跟风老头学的一些毒虫药粉什么的,她身上就有,但是这种东西只能一击而中,而他们有五六个人,从不同的方向向她逼来,她闭眼深吸一口气,生死在此一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