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62章 心生隔阂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55 2019-06-25 14:21:36

  马车上,云乔不发一言,她已经理清了自己的思路,今后云策只是她的兄长,仅此而已。

  “乔儿,我今日……”云策想开口解释,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不过是个意外呢,我已经没事了!青灵呢?怎么没见她?”云乔才反应过来,自从她出事就再没见过青灵。

  “她不适合待在你身边,改日我再调一个给你!”云策开口解释,此刻他情愿小人儿冲他哭泣,撒娇,质问,哪怕打骂,也比现在安静乖巧的状态要好。他知道她一向惯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这会定是误会了他,即便心下怨怼也不敢表现出来。

  “你不会因此事处置了她吧?”云乔猜测以云策的性子,青灵肯定难逃责罚。

  “不要操心这些了!”云策不想多说,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云乔不着边际的躲开。

  “大哥,她毕竟跟了我一些时日,千万留她一命,我于心不忍!”云乔看出了云策的态度,开口求情。

  “好!”护主不力,本是想处死她的,既然乔儿开口,总不能违了她心意。但是看小人儿这般排斥他,心酸不已。

  ------------------------

  乐棠苑内,云乔已经养了四五日,风老头不愧是百草谷神医,几服药下去,伤基本就好的差不多了。得知此事,云老太爷和云将军无比担忧,云夫人更是握着她的手偷偷哭了好几次。而云策已经几日没有露面了,这样还不错,心思从容,岁月静好。

  这一日,云乔闲来无事做了的几只炭笔,此刻正靠在塌边勾勾描描。她并不擅长国画,前世更喜欢的是素描,水彩,油画之类的。古代女人的生活真是无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辈子躲在方寸之地相夫教子度过一生。还要日日盼着夫君能多多垂怜,不要留恋花丛,时时能来看望。

  清夏端着果点进来,“小姐,奴婢就这次没跟您出门,您就受伤了!真是的,那个青灵如此没用,还号称武功高手?要是奴婢,豁出性命也要护小姐周全!”小姐出了事竟然再没见她,也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哼!

  云乔抬头看着清夏撅嘴嘟囔,吐出来的话甚是好笑,她招手示意扶她起来,清夏马上会意,“那是,下次出门一定要带上你,别人哪有小清夏贴心!”云乔就是喜欢清夏这天真烂漫的性子,从不藏着掖着。

  “就是!小姐,你听说了么,前兵部尚书之女王洛依遭人轮辱至死,被人发现的时候,全身赤果的挂在城门口,据说身上……,哎呀,震惊了整个长宁呢!”清夏报告着帝京最新的八卦新闻给云乔解闷,省略她不知道怎么描述的词。

  云乔错愕的回头,这么快么?应该是云策的手笔,自己的妹妹被人侮辱,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是公开对王家宣战,“何时的事?”

  “两三日前吧!据说现在王家已经被众人指点的无法露面了,王小姐的尸体也是草率处理,趁深夜拖出去埋了了事!”清夏并不知道云乔受辱的事情,她一直以为是遇到了刺客行凶。

  云乔再无多言,不是云策出手,她自己也会亲自报仇,只是可能没有云策这般雷霆手段。

  正想着,云策推门而进,他已经几日不曾见小人儿了,心下十分惦念,“乔儿,你好些了没有?”今日云乔身着素色衣衫,未施粉黛,她懒散的趴在桌边,跟清夏聊天。

  云乔抬眸,微笑回应,“早就没事了,大哥不必担忧!”

  清夏甚有眼色地退了出去。

  云策何等聪慧机敏之人,他发现云乔的笑容标准而礼貌,再没有了往日的亲昵,“你这几日在做什么呢?”

  “读书作画习字,就这些!”云乔这会觉得颇为尴尬,好像突然间两个人中间有道巨大鸿沟,她越不过去,也不想再主动了。

  云策发现屋内桌上塌边随处摆放了几张画作,他随手拿起,竟是从没见过的类型。朴素简洁,不加渲染,黑白明暗之间包罗万象,风景人物都栩栩如生。

  云乔不自然地解释:“自己画着玩的!”

  “乔儿蕙质兰心,画的很好!”云策赞美!他也没想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如今书文乐理绘画,无一不精。那日她眉眼含笑,坐在菩提树下淡然抚琴的模样深深震动了他,这就是他的小人儿,理应做他手心的娇花,一辈子安然躲在他的羽翼之下,“今日为兄无事,来教你习字吧!”云策主动亲近。

  “不用了,乔儿不及大哥旷达磅礴的心境,画虎不成反类犬,还是就这样吧!”云乔摇头,他有时间多去陪陪李小姐吧,不需要在她这浪费时间了。

  云策似是没有想到在他面前一向乖巧的云乔如此直白的拒绝了她,压下心中酸楚走到桌前,一撩衣摆坐到他的对面,声音温柔,“乔儿,你生为兄的气了吗?我那日接到消息王家将有动作,不放心跟过去,不料被李家小姐绊住。我跟你道歉,你不要再同我赌气了!”这世间,能让云策如此极其低声下气,小心求好的说出这番话的,只有云乔一人了。

  她怨他吗?云策作为兄长已经无可挑剔了,她只是恨自己生出了不该有的情感,才让自己难堪至斯,“我没有赌气,大哥已经对乔儿很好了,我只是怨自己不能尽快成长起来,偌大的云家靠你一人支撑,实在是于心有愧!”他本不用承担这些,只是父亲善良忠勇有余,心计城府不足,二哥年纪尚幼又未经历风雨,说起来,云家还是欠了云策的。

  云策第一次从云乔嘴里听出了对他的身世介意,她内心里竟没有把他当成随时可以依靠的港湾,仿佛她在时刻准备着他抽身离去,他语气微重,“有我活着一日,你就不用操心这些!”

  “我知道的!”云乔唇间凝着微笑,言语间透着敷衍安慰之意。

  半晌无言,云策觉得小人儿确实又躲进了自己的世界里,任他温言细语,再也不肯出来了,他暗暗握紧拳头,懊悔不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