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63章 严厉的太傅大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78 2019-06-26 09:08:08

  此时,坤德殿中气氛压抑,王皇后坐在正堂,愤怒的望着屋中跪着的乐阳公主,就是这个女儿,自作主张,害得王家现在受世人指点,堂堂皇亲国戚竟如此受辱。

  “母后,那日就差一点,我们就要得手了,都是周家那小子冲出来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右丞相府定是和云家沆瀣一气了!“乐阳心高气傲,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她只是后悔动手迟了,要再等一刻钟,一品护国将军嫡女的名声就能彻底毁了,今日如过街老鼠的就是她云乔。

  王皇后猛然摔碎一个茶盏,“愚蠢,我上次就提醒过你,以你那点微末伎俩,根本不是云家的对手!”

  乐阳娇蛮跋扈惯了,梗着脖子反驳,“母后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云乔不过就是个十几岁的无知少女,有什么碰不得的!”

  “无知少女?我看说的就是你!云家那丫头上次宫宴之上几句话就反败为胜将我一军,前几日灵光寺又大展风采,现在长宁谁人不知云家嫡女天资非凡,就连第一才女李梦瑜都不能与之堪比。你在这个节骨眼没有部署周全就私自行动,还被人倒戈一击。云策本就是鸷狠狼戾、杀人如麻之人,你舅父就是被他夺去性命的,你忘了?还如此不知轻重!”王皇后此时真的恨铁不成钢,她唯一的亲骨肉,蛮横有余,聪慧不足,她不得不经常跟在后边收拾烂摊子。

  “那母后的计划呢?难道就由着他们欺负到我们头上吗?”乐阳负气道。

  任由他们欺辱?妄想!如今云策的蛊毒竟似是找到了解药,云怀安的身体也大为好转,她方几经挫败,亲弟弟更是被害死在她的面前,就连他的女儿也没保住。如此大仇,她势必将云家众人挫骨扬灰!半晌,王皇后嘴边轻轻道,“春猎之日就要到了……”说着,王皇后拿起手中的剪刀,神情恨恨地剪掉了一朵正在盛开的鸢尾百合……

  ------------------------------

  第二日早朝之后,东宫内,云策正在检查昨日留下的课业,太子萧明逸紧张兮兮的站在堂中。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太傅明明只比他大两岁而已,他却发自内心的害怕。他的教习方式跟王太师的得过且过也不一样,只要有一点做的不好,戒尺就会打到他手心上,丝毫不会留情。

  事实上大乾王朝有规定,太师太傅等人只有对太子教导辅佐之责,却不能动辄责罚,即便行为有差,惩处也只能有贴身的小厮或书童代受。但是云策第一次动手就跟他明说:“太子殿下如有不服气,可以直接上书弹劾,微臣随时等着圣上摘走这顶乌纱帽!”

  萧明逸只是天资愚钝,却并非好歹不分,他深知王家捧的不过就是他傀儡的身份,在王家的掌控之下,他终其一生只能如提线木偶般活着,他们对他从未有过真心相待。而云策虽然正颜厉色,但确实在认真教导,虽然话不多,但是句句点拨直击要害,近些时日他确实受益匪浅。

  “没有用心,十板,手!”云策放下那一沓书文,拿起戒尺,敲了敲桌面。

  “太傅,我昨日身体不适……”萧明逸想找理由蒙混过关,云策讲的东西太难,他一知半解,这些治世之文根本就是他叫小厮东拼西凑写出来的。而且他在云策面前,不敢自称“本宫”。

  “二十!”云策从来不听任何理由,这种小孩子的把戏,都是他家弟妹玩儿剩下的。

  萧明逸不得不畏畏缩缩的伸手,整整二十下,云策一点不放水地砸下去。若不是顾着太子的颜面,他只怕要哭出来了,此刻手掌红肿透着血丝,微微一动钻心地疼。

  “今日重写一篇,再有敷衍,还会加倍!”云策的神情自始至终都毫无波澜,“乱世者利己,治世者利人,太子殿下要勤勉自持,以积贤为道,不可怠惰因循。”

  “我记下了,太傅!”萧明逸点头应是。

  -------------------------

  今日云乔带着清夏去找若风,过了二月酒馆就要开张了,她需要再跟若风把想法碰一下,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了。具体事宜交于若风全权处理,她丝毫不会插手。

  “若风哥哥,我来了!”同之前一样,云乔又带了一大堆吃用之物。

  若风听见声音走出来,“乔妹!”他顺手接下云乔和清夏手里的东西,“不是告诉你不许再拿了!”

  “嘻嘻,我又做了几套衣服给你!进去看看!”云乔拉着若风的衣袖走进屋门。

  清夏现在对小姐不懂男大女防的行为已经免疫了,反正也不会有人看见,就随小姐高兴好了。

  “孩子们呢?”云乔问道,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酒馆里呢!若不是你提前送信,我这回也在那!”若风给她倒了一杯热茶,放到她手里。

  “我不能露面嘛,呶,这是我想到的一些细节,都写下来了,你回头看看有没有用!”对于这个酒馆,云乔从不一言堂,她大多时候只说个概念,听不听全在若风。

  “好,我回头详看!”当然若风对于她的想法十分看重。

  “若风哥哥,我之前没有说过,这些收益四成要给周家,剩下的全部存你名下,你随便支配,我若是需要就找你取!”云乔给予若风极大的信任。

  “这……不好吧!”若风有些迟疑。

  “上次我有事隐瞒,你就对我那么凶,如今我毫无保留,你又这般别扭!”云乔笑道。

  “是,你这丫头还翻旧账!”若风点点她的额头,“你说如何便如何!”

  “这就对了嘛!等做个一年半载,就不让孩子们去帮工了,我会开个私塾,让他们都去读书。所谓,读书明理知天下,攻史求真鉴古今,人生匆匆几十年,总要多经历一些,感知一些,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云乔感慨道。

  “乔妹,你果真是个心存光明的女孩子!”若风认真道,“现在他们的武功进益都还不错,尤其是小四,自从腿伤好了之后就日夜苦练,总不枉费你一番心意。不过,你要不要也学学?至少学两招防身之术,有备无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