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66章 以牙还牙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30 2019-06-29 08:11:13

     “世子,老朽也给你把把脉吧!”风老头道。

    云策伸出手腕,一炷香之后,风老头开口:“万幸的是,由于小姐的一番折腾,那只千年冰蚕蛊好像彻底沉睡了,老朽竟然感觉不到它一丝生机,具体可以持续多久老朽不敢说,总归小姐可以多休养几个月了!”

  那还用多休养吗?趁此时机正好直接弄死啊!子蛊再进攻一次就好了嘛!云乔隐隐有些兴奋,她竟然这么能干,千年冰蚕蛊哎?两三次就能被她制服,太牛,她无限佩服自己。继而用眼神询问风老头,风老头莫名看向云策,小小姐想说什么?

  真是笨,她再次兴奋看向云策。

  “她是想问,能不能再次一举攻下!”云策转头对风老头说。

  乖乖,怪不得她被云策吃的死死的,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分小心思,都被他算的如此精确,怎么办?

  “世子身体里的子蛊也沉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风老头解释道。

  好吧,两败俱伤,然后再双双复活,然后再两败俱伤,究竟何时可以彻底了结啊,云乔怏怏不乐,难道就不能辅以草药什么的吗?回头还是她自己研究一下吧!

  “世子,老朽先退下了!”

  “嗯!”

  ------------------

  云乔被照顾的很好,跟上次一样,除了沐浴更衣,其余的事情云策事必躬亲,不出多久云乔便恢复了活力!

  初春时分万物复苏,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悸动凡心三千。云策大多数还是冷冷清清的模样,云乔没有问起那日他究竟为何和李梦瑜相拥,也没有跟他提起以后的规划和未来,除却牵手和那日一瞬而过的吻,他们也再无任何亲近的举动。

  这一日,云策上朝,云乔准备出府去做几个趁手的暗器,袖箭和梨花针的图纸和操作原理她已经全部画了出来,但是去哪儿做呢?“长宁有没有什么做兵器或者暗器的地方?”云乔搁笔,抬头望着端着药碗进来的清秋!

  “最有名的就是徐记铁匠铺了呀!小姐问这个做什么?”清秋端起药碗放在云乔手心里,示意她喝,其实云乔的病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云夫人还是不放心,又嘱咐风老头多开了几幅补身。她一饮而尽,让清秋高兴的是,小姐从不娇气怕苦,每次喝药都很轻松。

  “那你去禀告母亲一声,待会陪我出去一趟!”云乔吩咐。

  “可是世子说了,近日不让小姐出门!”清秋提醒道。

  “清秋,你是什么时候被大哥收买的?你明明是我的人好嘛!”现在一个一个的张口便提,“世子说,世子说!”弄得她在下人们面前一点威信都没有了!

  “奴婢可没有!”清秋否认。

  “那还不快去!就跟娘亲说,我在家实在憋闷,想去找青珊!”云乔想好了说辞。

  “是,小姐!”

  两刻钟后,“小姐,夫人同意了,但是让你务必注意安全!”清秋回禀。

  “走吧!”青灵走后,云策还没有来得及给她再派一个女侍,她留心些便是了。

  主仆二人施施然走上大街,无忧酒馆已经开业了,据说异常的火爆,第一批桑葚酒仅仅三日就已经全部被定出,而手里的订单已经排到大半年后了,供不应求。

  看来建个酒厂的事也有望在半年内搞定,还有温室种植的想法,他也跟若风详细说明了。不得不说,若风的理解能力以及执行能力都相当强,这要是在现代,肯定可以做到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上。

  不得不自豪的是,她这个伯乐的眼光真不错!

  不然趁着今日就去看看好了,两人刚到南市街,发现人太多,根本挤不进去,于是作罢。反正在她预期之中啊,有什么可看的,她应该要好好想想下一步的部署了。

  “哎呦,这是谁啊,这不是云乔嘛,你们知道吗,据说她前不久在灵泉寺遇到了采花贼!如今……啧啧……”这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周围的不少路人听见这八卦新闻纷纷驻足观望。

  云乔转身望去,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孩,相貌平平,却身着一套淡粉色桃花飞锦裙,头戴赤金云头合钗。行头倒是很名贵,但是……配在一起真是像一只招摇的花蝴蝶一般俗气。

  这是谁啊?她并不认识!但是观其貌而听其言,长宁府里有名的贵女,又知道很多内情的,十有八九是吏部左侍郎张居享之女张枫灵!

  论身份地位年龄可以嫁给云策的人!

  云乔知道,张枫灵是乐阳公主的好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丝毫不在意地走上前,挑眉浅笑,“能把污蔑之言说的这般理直气壮的人,上一个是王洛依,看来第二个就是张小姐你了!”

  张枫灵没想到云乔能认出她,更没想到她如此言辞犀利,王洛依是什么结局?众人皆知。只见她一双弯弯含笑的眼睛,犹如两柄杀人的刀,锋芒毕露,莫名地令人心生恐惧,“是……不是真的,你心中有数,何必巧言善辩!”

  “清秋啊,你我现在就去大理寺击鼓鸣冤,状告吏部左侍郎张居享大人辱我一品护国将军府名誉,我到要看看,谁人能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伪造出一丝证据!”云乔转身就走,跟她拼火力,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

  张枫灵彻底慌了,那日庆功宴上,王洛依在王皇后的当面维护下也没有干得过云乔!她爹不过是王家的附庸,根本没有根基,论官职不过三品,而云家祖孙三代全部都是正一品,她大哥云策更是以十八岁年龄坐稳太子太傅一职,创下大乾的有史以来的记录。她怎可能斗得过她?

  前几日乐阳公主来找她,让她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来毁掉云家的名声。她今日刚出门就碰到了云乔,想吓唬她一下,没想到两句话就被威胁至斯,“你……等等,我不过随口瞎说的!”

  云乔转身,“哦?随口便可污蔑吗?张小姐不用负责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