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第70章 乐极生悲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 晏晏长夜 2029 2019-07-02 00:15:00

  “怎么,母亲那不批准了?”云策拿起茶盏,呷了一口,悠悠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云乔低头喟叹。

  “可以去,但是要带上青泉!”云策想着也不可能天天关在家里,总得偶尔给小狐狸放放风。

  “青泉是谁?女侍?”云乔问道。

  “嗯,青武,把青泉带进来!”云策放下茶碗,对外吩咐!

  “是,世子!”

  不一会,青武带着一名女子推门而入。云乔仔细打量,这名女子眉目端正,年纪稍长,“你多大了?”她问道。

  “回小姐,奴婢今年十八岁!”青泉从容而答。

  声音平静,表情不卑不亢,还不错,云乔想着,接着眼珠一转,问道“我和我大哥,你听谁的?”她当着云策问了一个刁难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怎么回答都错,其实就是想看看她如何应对。

  云策不着边际的瞥了一眼小人儿,这般刁钻。他不做声,静静地等着青泉的回答。

  “自是听小姐的!”青泉回答。

  “那如果我跟我大哥意见有分歧,你听谁的?”云乔问完这个问题,看向云策,偷偷冲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云策目视前方,假装没看见。

  “听小姐的,但是如遇到事关小姐安全的问题,恕奴婢可能不会完全听任!”青泉面色平静,微微带笑。

  云乔心下喜爱,确实聪明坦诚,“还不错!哥哥,我保证一切按照你的指令行事,我刚才就是是试试她而已!”她走上前,拉着他的衣袖解释道。

  云策不着边际地抽回衣袖,“希望你说到做到!”信她?才怪!只要安全有保证,她就是捅下天来,他也能给补上!

  “青泉,你去乐棠苑找清秋清夏安置一下,以后就跟我吧!”云乔笑着说道。

  “是,小姐!”青武带着青泉退下。

  “大哥,青灵,还活着吗?”云乔一直就想问这个问题,他知道云策有自己的势力和规矩,但是那个青灵跟了她一段时间,她没有办法置人的生死于不顾。

  “本来是该处死,你既替她求过情了,就留她一命!”

  “那,还能把她给我吗?”其实她也挺好的,就是年岁尚小,没有那么周全而已。

  云策看了她一眼,小人儿有时候特别心软,也有些感情用事。一个人的品性决定了她的价值,青灵心思单纯,武功不错,这种人只适合做杀手,不适合贴身侍奉,他缓缓而道,“死罪可免!”

  云乔抿了抿嘴,看着云策毫不通融的目光,哎,算了,跟着她说不定也不是什么好事,“大哥,现在酒馆盈利还不错,我准备在年终左右以大哥的名义开个私塾学堂!年纪招收十二岁以上的孩子,不论出身富贵贫穷,但是为人要持心端正,勤学忠厚。”本来准备来年出再开的,但是看着情形和她自己的经济实力可以提前实施这计划。

  云策诧异道,“乔儿,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原因有三,其一,长宁高等的学府收的都是世家子弟,教育根本不能惠及民众,实则人人生而平等,根本不能以身份地位决定一切价值。普通百姓中也有出类拔萃、志存高远人,但他们求学无门,荒度一生。我们可以不收束脩,免费提供食宿,反正酒馆赚的钱也足以养活的起这些人了。其二,能选拔人才为我云家所用,这种人才不仅仅包括可以入仕的人,经商,从戎都可以兼容并收。比如,我们规定每年招收五十个孩子,其中年终各项考核排名前三名的,才有资格让大哥选为门下弟子,听从教诲。其三,现在局势如此,我们与其投鼠忌器,不如提刀亮剑,更何况现在已经动了兵部和吏部,剩下的到了年终也应该有个进展。但是人心异变,顶上的这些人,能保证三年不变,五年不变,但是十年呢?二十年呢?云家要世世代代安稳下去,就必然源源不断地培植自己的人才储备。”

  云乔长篇大论地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云策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乔儿,若非我看着你长大,真是怀疑是另外一个人假扮的!”云策说出了自己的感叹。

  云乔心里咯噔一下,妈呀,使劲太过了是吗?这就已经怀疑了,怎么办?不行,要镇定,反正这皮囊就是云乔的,她死都不会说这个秘密的,谁能相信借尸还魂这种事?

  “嘻嘻,大哥这是夸我聪明吗?”她反应极快,摆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模样。

  “是,聪明的很,有时候考虑的比为兄还要长远,你说的对,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她的想法,她的计划,她闯的祸,还有她的人,他都要统统管到底!

  “嘻嘻,谢谢大哥夸奖,但是开学堂这事必须用我酒馆的钱,这个大哥不能反对哦!”云乔说笑道。

  “好!你这丫头!至于分这么清楚吗?”云策应承。

  “当然了,女人也要独立嘛!以后你若不要我了,或者喜欢上别人了,我还可以拿着钱去……”云乔发现自己的话没说完,她家大哥就黑脸了,糟糕,一不留神把心里话出溜出来了!

  她嬉皮笑脸上前抱着云策的胳膊,“我就是说着玩的!”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云策的表情。

  云策甩开她的手,冷声道,“以后你的银钱全部放在为兄这,用多少,找我支取,包括你现在手里的,去,给我拿过来!”他怒了,小妮子心思太活泛,且她年纪尚幼心性不定,现在喜欢他,说不定过两年就变了,这么早就开始给自己铺后路,他岂能容得?

  啊?得意忘形了吧,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哥哥~”云乔故技重施地撒娇。

  “叫什么都没用,快去!”云策语气冰冷,半丝不得通融。

  “都是你过年给我的压岁钱,哪还有收回去的道理!”云乔出声讨伐。

  “就是对你太过纵容,你少废话!”还敢跟他讨价还价,真是惯坏了她。

  “是,大哥!”云乔蔫头耷耳地走去乐棠苑。

晏晏长夜

今日一更,献给你们,小乔的足智多谋,你们喜不喜欢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