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树洞梦魇

第七章 坏人

树洞梦魇 柢梦 1500 2019-10-23 22:30:00

  汪海食指敲击了枪身两下,想了想,将枪口顶在汪钊的脑门上,开口道:“汪钊,1969年生人,发展树洞集团地产生意时,强拆强占,逼死人命,曾参与涉黑事件多起,可杀。”

  汪钊听到汪海念着,脑门上见了汗,终于不再那么横了,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大海,把枪放下。”汪培玉伸手轻轻搭在枪上,微微用力,却没有将枪移动分毫,于是将目光投向了汪铎。

  汪铎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魔方,低头摆弄着那魔方,似乎汪海做的事与他无关。

  “大海,都是一家人,莫伤了和气。”周培珩稳了稳心神,又出言劝慰道。

  汪海将枪口从汪钊的脑门上挪开,又将枪口指向了周培珩,“周培珩,生年不详,医术高明却恃才傲物,曾与患者发生争执,毒杀二人,该杀。”

  周培珩拧起了眉毛,瞪着汪海,不再说话。

  汪海又将枪口指向了汪培圭:“汪培玉,1944年生人,曾包庇独子,害死七人,该杀。”说罢他又将枪口转向汪冰。

  “汪海,你够了没有,难道你真的想杀族亲不成?”

  “不是不敢,只是看在我爷爷的面上留你们一命,至于说出你们所做的恶事,只是想纠正你爸的话,你们都是坏人,坏透了的人。这个屋子里谁敢说自己没有作恶?谁也不敢。因为汪家没有好人!想要我们父子的命,随你们来拿,至于我敢不敢杀你们,你们尽管试试。”

  汪铎慢悠悠地将魔方复原,抬起来眼皮,走到周培珩的跟前将魔方塞到周培珩的手里,“周大师,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周培珩没答话,接过魔方,转过身去看汪炜全的尸体。

  “叔爸,今天海他鲁莽了,他做的有失妥当,得罚!不过我想怎么罚他是不是也得等我爸来了再考虑?”

  汪培玉点点头,手气得直哆嗦,嘴上却说:“我想大海一定是着急从国外往回赶太累了,快带他回去休息吧。至于罚不罚,怎么罚,等培圭来了再说吧。”

  “冰侄,赶紧帮你爸准备老爷子的后事吧。有事的话给叔打电话。”

  汪铎拍了拍汪海的肩膀,不再看汪培玉等人一眼,朝外面走去。汪海走在最后,出了卧室,一双充满煞气的眼睛扫视着走廊里的人,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回避着他的目光,向后退去。

  “爸,咱们怎么办?他们太嚣张了,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

  “当然不能放过他们!”汪培玉没好气地回道,“既然撕破脸皮,那只能继续下去了。”

  “爷爷,对不起,我没想到汪海会带着枪,而且还是那把枪。”

  “没事,你的计划已经够好的了,现在咱们手里有着证据,还是在上风。至于汪海的那把枪,是谁也想不到的事,谁能想到那把枪会落到他的手。”

  “爷爷,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嘛……钊,你现在就叫人去截杀他们,首要的目标就是要杀死汪海,只要除了他,老二那一脉在武力上就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汪钊听了汪培玉的命令,急冲冲地出了卧室,招呼着手下的怂包软蛋,前去截杀汪铎三人。枪不只是汪海有,汪钊也有也有,截杀汪海前,他特意取来了枪,给自己的手下装备上。一个个想要立功得赏的手下上了车,朝着汪铎追去,他们都将子弹上了膛,但是有几个敢开枪杀人的就不知道。

  “玩文的嘛,他们就更不是咱们对手了。冰,你现在去散布老爷子去世的消息,吊唁三天,三天后下葬。同时也将是汪海杀死老爷子的消息散布出去。三天之后,下葬的时候也让老二一脉跟着一块下葬。”

  汪冰领了命令,出了卧室开始准备。

  “周大师?”

  一连叫了几声,一直对着汪炜全尸体愣神的周培珩才回过神来。

  “周大师受惊了吧?早些回去休息吧,等三天后还要靠大师您为我们作证啊。”

  周培珩冷哼一声,“汪海这个畜生,居然还敢威胁我们。我治病救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害过人,竟然诬陷我,真真的畜生,大逆不道之徒!”

  他一边不住地骂着汪海,一边向汪培玉保证一定出来作证,要让汪海血债血偿。

  汪培玉吩咐人将周培珩送回去,自己独自坐在汪炜全的尸身前,静静地仔细地看着汪炜全,良久喃喃道:“我是该叫你四叔呢,还是叫你一声爹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